第十章魔咒(9)

小说:桃花鱼作者:李东华更新时间:2019-04-04 06:03字数:112235

  我妈妈说她也加班。

  王北里马上很懊恼地说:“真糟糕,那么晚饭您怎么吃?一个人在家,如果懒得做,就叫外卖吧。”

  看完《阿依达》之后,我们飞车回来,王北里先回家,我在楼下溜达了二十分钟才上楼。我妈妈用警惕的明察秋毫的眼睛扫视了我们一番,力图从我们的脸上发现某种蛛丝马迹。但是,我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那天晚上,我母亲什么也没发现,平平安安地过了一夜。

  三天之后,一切还是露馅了。这一点,就只能怨王北里。

  那天晚上,我们三个人一起吃晚饭。我问起王北里正在做什么书,有好看的可以推荐一本给我看。

  他没精打采地说,没什么好看的。现在的东西都不讲究艺术,只讲一种形式的阔大。就好比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的那个《阿依达》,到了后来,居然什么马、老虎的,把一大堆活的动物推到舞台上,真是可笑,像我们的京剧,马鞭一甩,就是在骑马,走那么两三步,就是已经打马飞奔了几千里。

  一谈到《阿依达》我也兴奋了,全忘了这是瞒着我妈妈的秘密行动。我说:“最可笑的是,最后有两只巨大的气球蝴蝶飞到空中,说是什么梁祝化蝶,哈哈,简直把美好的梁祝化蝶全糟塌了,实在是不伦不类,太搞笑了。”

  我正说得眉飞色舞,突然,我的眼睛碰上了我母亲的眼睛。

  坏了!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吞进肚里去。

  8

  这件事情的后果我就是不说大家也清楚得很,和《爱之巢》事件没什么两样,我母亲又离家出走了一次,当然又是去火车站,这一次,我和王北里在去不去找回我母亲的问题上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争执。因为,我姐姐已经来过电话,说我母亲给她电话了,要求去她那里,她跟我姐姐说,才结婚两年多,过去那么单纯、善良、孝顺的安慧,已经完全被王北里这个大染缸,染成了骗子。

  王北里说,既然她要去你姐姐那里,就让她去吧,何必要阻拦。

  我说,如果让她这么走了,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你。

  没办法,王北里只能垂头丧气地又和我去了一趟火车站。我母亲已经买了去我姐姐家的火车票,我看着她无助的单薄的背影,心想,一个人为什么要把子过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为什么不是从丈夫那里到大女儿那里,就是从大女儿那里到小女儿这里?就在这三点一线中来回地走,没有更多的去处?

  那么我自己,在我的娘家和王北里之外,是否还需要有另一个去处?在那里,我可以安静地一个人生活,决不怨天尤人。伍尔夫说一个写作的女人应该有一间自己的屋子。一个女人,她是否需要一处自己的屋子,并保证住在里面,不因寂寞而发疯?

  我替母亲退了票,又一次把她领回来。

  那天晚上,王北里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再发生一次类似的事情,那么,离家出走的就不是你妈妈,而是我。

  阅读精彩小说,享受文学之乐,尽在读吧文学网。请牢记我们的域名:读吧文学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