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一十六章 大结局

小说:庶女也逍遥作者:细雨佾佾更新时间:2019-04-04 06:03字数:1122301

“还在想他吗?”韩放和楚月牙共乘一骑,在从民富城到信阳都的小道上,空气清新,楚月牙感受着这种舒服的感觉,一直没有说话,直到韩放突然在她耳边开口了。

“什么?”

“没什么。”韩放轻声道,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楚月牙坐在韩放前面,他自然看不到她的表情,她抿了抿嘴,心中暗叹,还是个小孩子的脾性,她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想他,那个“他”,她明白的,被深深放在心底,埋起来,插上十字架。

齐州城已经过去很久了,郑龙也过去很久了,久远到好像那一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放佛模糊,却又清晰得很,最大的80SS龙爷死了,死得一点儿也不轰轰烈烈,只是在地上挣扎着就这么没声没息了。齐大富没有损伤,他的损友欧阳亭真心不是逃走了,而是去报信去了,通知龙爷的宿敌叶

叶仇来了,秒了龙爷,带着狄夜走了。他们都得救了,齐大富继续做他的地头蛇,欧阳亭继续摆弄花草,韩放和楚月牙则是赶回信阳都。

“韩放,我们欠他。”楚月牙终于还是说出这么一句,“许多许多,换不清,特别是我。”

韩放嘴角的笑容僵住,随即便是释然,她说的是“我们”欠他,这样就足够了。

“韩放,咱们下辈子都是要还债的人。”楚月牙又道,带着叹息,她要还杜辰逸,要还狄夜,他要还陆泠,都是负载累累。不过,还真过分,什么都推到下一辈。

不过现在楚月牙是很确定有下辈子的,穿越······还有被楚月离害得跳崖的时候都一次次证明了这个问题。

“你后悔吗?”一阵沉默之后·韩放便问了这个问题,“从一开始,你有那么多的选择,最后你却跟着一无所有的我,你后悔吗?”

“那么你从一开始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王爷,到现在变成一无所有孑然一身的人·你后悔吗?”楚月牙道,说到这里又顿了顿,改口道,“不对,不是一无所有,而是除了我之外便什么都没有的,你后悔吗?”

“不悔。”韩放吐出这两个字来,心中却是一阵释然。

“那不就结了。”楚月牙笑了,“很多事情呢·我都把他放下了,你也就不要去想了,谁没有点儿过去呢?现在咱们当务之急是进信阳都,我想见见我娘,好久好久没看到她了·还有水柔,婵娟···…”

“要不要先去你城郊的宅子?”韩放突然提出这个提案,“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去好好看过吧,现在这条路反正也顺路,不如就去看看?”

“好,先去看看。”楚月牙立刻点头,“你不说·我都还忘记我有这个产业了·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发展成了什么样子了。”

在韩放的快马加鞭之下·很快便到了楚月牙的买宅子的镇口,早有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候着了。

“盈香?”楚月牙看清等候之人之后,立刻勒马跳下马来,伸手就拉住了盈香的手,“你是盈香?”

“是,小姐,我是盈香。”盈香也十分激动,几乎要热泪盈眶了,看着楚月牙,“小姐,盈香很想你,你这些年都到哪儿去了?小姐,你长高了,长大了,是个大美人了…···”

“盈香,辛苦你了,我是个不负责任的,将烂摊子丢给你,自己就……”看着语无伦次的盈香,楚月牙也有一种被她传染了的感觉,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大家好不好?还有你爹呢?大力呢?对了····…盈香,你怎么梳着妇人的发髻,你和谁成亲了吗?”

“我和······大力······”盈香脸上略微闪过羞怯,“原想着等小姐回来的,只是······也不知小姐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简小姐就将我和大力……”

“好。”楚月牙点点头,盈香早就到了适婚年纪了,是她一直忙来忙去,都疏忽了,“对了,你怎么在这门口等着我,你知道我会来吗?可是……好像我没有提前通知你啊?”

“呃······昨晚做梦,有周公托梦。”盈香眼神有些躲闪,看了看站在后面的韩放,“小姐,先去宅子中吧,许多人等着呢。”

“许多人等着?”楚月牙越发疑惑了,回眼看了看韩放,他只是微笑着,什么也没说,难道是他通知的?可是这一路上,他和她形影不离,他要是去通知了,他一定知道的。

压下心中的疑惑,楚月牙跟着盈香朝着镇子里面走去,很快便到了自己买下的宅子门口。

依稀还记得那一次来看宅子的事情,好像和杜辰逸还有几分纠葛,好像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了,后来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那么多的阴差阳错,最后一步步的走到今天。

“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吗?”楚月牙揉揉眼睛,站在宅子门口轻声问道,扎宅子今日是以红色为主题的,好像是要操办什么大喜事一般,就跟这户人家的要嫁女儿一样。

“小姐回来,不就是天大的喜事吗?”盈香狡黠一笑,然后推开了门,拉着楚月牙进入了院子中。

院中的场景,让楚月牙大吃一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不仅是那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还有等在院子中的人,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让有人一种回过神来的恍惚感。

“月牙。”其中一人上前,微笑着看着楚月牙,虽然年纪已经不轻,可是依旧能看出这张脸曾经的倾国倾城,“你瞒得娘好苦。”

“娘······”楚月牙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生意,已经带着哽咽,一下子便扑到了九娘的怀中,一种归属感油然而生,“娘,女儿不孝,女儿不辞而别,娘不要怪女儿,现在女儿回来了。”

“回来就好,我知道你也是不想让娘担心。”九娘含着泪花·轻轻的拍着楚月牙的头,“回来就好,看见你平平安安的,娘就很开心了。”

“大好日子哭什么哭。”秦疏落爽朗的声音打断了楚月牙和九娘,“过来,月牙·让我们姐妹几个好好看看你,胖了还是瘦了,是不是便漂亮了,有没有被韩放照顾好。”

楚月牙离开了九娘怀抱,将眼中的泪水擦去了,带着笑容站在了曾经指天为誓,结拜过的姐妹面前,一个个的看过,口中说着话:“疏落·你看你就知道你和谁好上了,是不是那个穷子啊?现在他怎么样?”

当初要离开之前,楚月牙就隐隐约约秦疏落和吴承——在书学院中成立翰墨诗社和孟绣容比拼的时候,吴承因此和他们有了交集——有那么点关系,似乎对他上心得很现在看到吴承也站在一边,她才说了此话。

秦疏落脸颊一红,接着又大大咧咧的道:“怎么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不乐意看到你好姐妹找到好归宿吗?”

“乐意得很,等着喝喜酒吃喜糖呢。”楚月牙笑了,看向高烨霜,忍不住就扑哧笑了出来“烨霜你怎么变成黑珍珠了?上哪儿去野了?”

“出去游山玩水。”高烨霜也笑,露出白牙神秘一笑,“遇上不少事儿呢,对了,我准备出嫁了,嫁给一个愿意带着我一起游山玩水逍遥一世的人。”

“是吗?那太好了。”楚月牙也为高烨霜高兴,当初因为她假扮简明亮带来的误会已经彻彻底底的消除了,“我和韩放也是打算踏遍大江南北,到时候说不定还能结伴同行呢。”

“你们都出去玩儿了,哼,把我一个人丢在信阳都。”秦疏落皱起鼻子,很不满意的道。

“对了,水柔呢?还有婵娟呢?”楚月牙问道。

“婵娟追随简明轩大将军去了边界,守着,可能要过年的时候才回来。”高烨霜解释道,“至于水柔吗……你可是错过了一件大事,水柔已经和秦疏落的哥哥,秦疏风成婚了。”

“丫的,居然这么快就成婚了,我也没有出去多久嘛。”楚月牙不满的道,“他们人呢?”

“他们会来的,很快。”秦疏落道,眨巴眨巴眼睛,“在你的良辰吉时之前,保证赶到。”

“什么······我的良辰吉时?”楚月牙一时没有回过味儿来,求助似地回头看看韩放,去见了韩放一脸狐狸一样的笑容,正在和九娘说着什么。

“成亲啊。”秦疏落和高烨霜异口同声的道,“韩放好早之前就说了日子,说一回来就跟你成亲。”

“是······是吗?”楚月牙愣住了,心中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我……怎么不知道呢?”

“我们知道就好了。九娘,我们先带月牙进去梳妆打扮。”秦疏落和高烨霜笑眯眯的道,一人架起楚月牙一边手,然后又低声对楚月牙道,“韩放已经说了,你已经是她的人了,既然都是了,自然该早成婚,九娘也是这个意思的。”

“韩放这个卑鄙小人!”

晚上,一切准备就绪,一对新人,满屋好友,带着祝福——

“吉时已到,新娘新郎拜堂。

楚月牙心中很复杂,虽然知道迟早都要到这一步,可是这么突如其来,真的让她有些忐忑。心里准备倒是做得很好的,一直都知道会和韩放成亲,不会草率,毕竟两人一起经历那么多的事情,许多的心结也解开。

只是······总觉得有那么点儿仓促,特别是在这么多朋友和亲人面前,好像手脚放哪儿都不对。

不过心中却很开心的,好像一切都走上了正轨,而身边的朋友们似乎也都一个个的有了自己的幸福,很好,这样就很好了。

“一拜天地。”楚月牙被秦疏落扶着,对着门外拜了拜。

“二拜高堂。”九娘在上面,还有阿语也在上面。

“夫妻对拜。”

夫妻二字,钻入楚月牙的耳中,有一种陌生却又很甜蜜的感觉,大约从此以后,便是另外一个开始了。

“送入洞房。”在众人的喧哗声中,韩放拉着楚月牙的手朝着早就布置好的新房走去,他的手很热,甚至有些出汗的感觉,一路上他没有说话不过拽着楚月牙的手却是那么紧,好似一辈子都不会再松开了。

进屋坐定,楚月牙盖着盖头什么也看不到,只晓得韩放在身边坐着,心中扑通扑通的跳,还以为自己会平静的接受原来就是不一样,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觉。

“我······掀盖头了。”韩放的嗓子发干,“我也没怎么成亲过,没有经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就……一切从简了。”

“没怎么成亲过······你还希望你有很多经验吗?”楚月牙听到韩放紧张忐忑的声音,突然之间就轻松平静了,有人比她更不自在,她有什么好紧张的“快掀吧,我要闷死了。”

“嗯。”韩放闷闷的“嗯”了一声,伸手轻轻将楚月牙头上的盖头掀了下来,烛光中,看着她凤冠霞帔描眉涂粉,动人得很,脸上微红,侧过脸去,不轻不远的道,“很好看,就是脸蛋儿像是猴子屁股。”

“你的脸才像是猴子屁股呢。”楚月牙愤怒的道,掩饰自己发烫的脸“我这是他们那帮混蛋给我擦胭脂擦多了。”

韩放闷闷的没有说话半晌只是站起来,一瞬间楚月牙还以为他要逃走是不是自己太过凶残了,不过他只是到了桌前,倒了两杯酒,端到了楚月牙的面前来。

“干嘛。”楚月牙先是愣了一愣,看到韩放微微有些变黑的脸,然后道,“哦,交杯酒。”

“你能不能······温柔点儿,好歹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韩放很无奈的道,被她两句话一刺激,顿时都觉得刚刚的紧张消除了,“喝了,我们就……唔,睡觉。”

“我有一个问题。”楚月牙拿过了酒,开始询问她今天疑惑了一天的问题,“你是什么时候通风报信的?娘他们好像今天特地等着我们,难怪你最后几天赶路赶得那么急。”

“那天我们在山上游玩,你不是说,还没有拜堂成亲吗?我原本当时就像指天为誓娶了你,不过后来想想,你肯定愿意你娘见证着。”韩放解释道,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我到了寺庙之后,便让寺庙的和尚给了传信的信鸽,送信到了九娘那里,越好时间,等着给你一个惊喜。”

“原来如此。”楚月牙点点头,看着手中酒杯,突然有些恍惚,轻声问道,“喝了这杯酒,我们以后……就是夫妻了,是不是?我要为你生儿育女伺候你什么的?”

“那是自然。”韩放理所当然的道。

“做梦。”楚月牙利索的吐出两个字来,抬眼看着韩放,烛光下,一身新郎衣服的他,似乎显得特别的英俊,“你伺候我差不多我,我告诉你,你听好我这里有三从四德,三从就是夫人出门要跟‘从,,夫人命令要服‘从,,夫人讲错要盲‘从,,四德就是……唔······”

还没有说完,韩放便堵住了楚月牙的嘴唇,当然是对付女孩最好的利器,用唇封上,细细密密的品尝着他的味道,用舌撬开她的牙关,钻了进去,攻城略池,一路激情。

楚月牙的心“咚咚”的跳着,开始还能把持着,呈现一个欲迎还拒的状态,到后面就把持不住了,你攻城略池,我也会,“唇枪舌战”就这么展开,许久许久,两人都微喘的时候才分开。

“喝了。”看到楚月牙被他吻得通红的嘴唇,韩放觉得很满足,挽过楚月牙的手,“来。”

“最后让我说完,四德是,夫人化妆要等‘得,,夫人花钱要舍‘得,,夫人生气要忍‘得,,夫人生日要记‘得,!”

“遵命,夫人大人。”韩放笑,和楚月牙将交杯酒一饮而尽,“简言之,就是被你奴隶一辈子,对不对?”

“不错,思想觉悟很高嘛。”

月色如水,红烛闪烁,帷幔落下,一刻值千金。

三月开春,天气渐渐转暖,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和谐。信阳都有一处月明湖,柳絮飘飘,踏青之人众多。

“饶大师说,你的毒已经彻底清理了。”韩放牵着楚月牙在湖边漫步,感受着春风拂面,心头舒畅得很,“这件事情总算是彻底的了结了。”

“太好了,咱们可以开始游山玩水,踏遍大江南北,然后累了,就找一处人杰地灵的地方,结庐而居你看如何?”楚月牙兴致勃勃的策划着,三个月的解毒生活真的快闷死她了。

简水柔怀了孩子,高烨霜游山玩水,婵娟跟着简明轩又驻军去了,秦疏落忙着谈恋爱忙着婚事,楚月牙表示很无聊。

“顺路去看看阿语。”韩放接口道,阿语现在去碧霞城找那位她的旧相好了,“看看他现在如何。”

“嗯,还有去看看太太。”楚月牙补充了一句神色略微有些暗淡。

就在上个月,出了一件大事,方晓和刚刚诞下皇子的楚月琴勾结太子韩昌隆密谋造反,窃取皇上玉印,楚月琴死方晓和韩昌隆幽闭一生。因楚月琴是楚弥女儿,受株连。皇上念在楚弥曾是栋梁之才,留了性命,全家被发配边疆。

唯有楚昊然与楚月牙与楚弥脱离关系,没有收到牵连,至于太太,皇上念在太太年岁已老,便送到了信阳都附近的寺庙静修前太子韩昌隆的侧妃楚月离自动削发为尼伺候在楚家老太太身前。

至于这其中是非曲直,楚月牙不清楚也许这是皇上的手笔吧,将和龙爷曾勾结在一起的一干人等就这么不咸不淡的处置了,立了谨王韩风为太子,朝堂又是一派风平浪静了。

只不过这些已经不再楚月牙的关心范畴。

“你跟岳母提过没,我们要出去?”韩放也在一阵沉思之后问道。

“提过。”楚月牙点点头,叶仇和九娘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现在很幸福,而且在楚月牙眼中她娘和叶仇都还年轻得很呢,正是结婚的好时机才对,“娘现在没有意见,很放心。”

“那好,明天就走,想去哪儿?”韩放脸上露出微笑,拉着楚月牙的手,“走,我们去采买东西,这一次我记住了,咱们可以什么都不带,统统放在你的······秘密空间里面,轻装上阵。”

“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楚月牙白了韩方一眼,两人笑着朝着市集走去,没有留意到一颗粗大的柳树后,好几人正在目送他们的离开。

“你现在真的要······参一脚?”女子的声音明媚带着几分嘲笑,“你不觉得你现在出现很多余吗?”

“岚,你太给他留面子了。”毕鸢看了看一身男子劲装的岚,“他这就是摆着架子去横刀夺爱,给人制造麻烦的。”

“既然我活下来了,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了,又没有任务压身,多无聊,当然要去干点诸如横刀夺爱一类的事情咯,对不对?”一身白衣的少年从树上跃下,动作干净利落,俊美无匹的五官让看见的少女不由得驻足,一双眸子中闪动着狡黠的光芒,“我喜欢楚月牙又不是什么秘密。”

“狄夜你这疯子,算了,随便你,我去找我师妹去了,她还等着我呢。”毕鸢摆摆头,转身离去。

“你呢?岚?”狄夜转头看向岚。

“我在村里带着孩子等你。”岚突然低了头,说了这么一句,抱着剑,英气逼人的走开了。

“呵。”狄夜看着岚离开,身子靠在柳树上,深深吸了一口空气,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次日,又是春意盎然,风和日丽,楚月牙和韩放并建立在船头,看着清澈见底的河水,正在研究踏水而行的功夫问题。

“踏水而行有何难?”正在此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带着几分笑意,这声音可真熟悉。

楚月牙和韩放回头,看着站在了他们身后的一人,同时异口同声的道:“狄夜?”

“什么狄夜?”少年微微一笑,手中很风骚的拿了一把这扇,啪的一声抖开了扇子,“我叫叶夜,看两位旅途寂寞,我就勉为其难和你们结伴而行吧。”

“滚。”

全文完——

以下不占字数:

终于完结了,基本要到一年了,细雨很激动,很开心,也有些遗憾和愧疚。因为个人感情的原因,这文的后面部分,我知道的,有点儿崩。不过现在,细雨已经彻底走出来了,自由自在的单身生活,很开心,下个文一定给力到底。

例行感谢一下,首先是各位亲们,谢谢你们一路陪绑,谢谢你们的每一分支持,其次感谢我最录亲爱的责编汤圆,再次感谢写手姐妹们,一起拼字,讨论剧情,共同进步!

这个文,还有一个杜辰逸的番外和一个狄夜的番外,过几天会放

新文大约六月初开,希望亲们继续支持~爱你们~!~纟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