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府中事起

小说:蛮妻难驯作者:洛海清更新时间:2019-04-04 06:03字数:341232

先皇寝宫前的变故,使得一干人等惊疑不定,虽说在万公公的协助下“新皇”倒是发布了几道还算靠谱的命令,但不少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么个名不见经传毫无建树的货色究竟有什么好?先皇会打算把皇位传给他?!真不知是先皇弥留之际变糊涂了,还是另有玄机。

只是很多享用过余公子馈赠糕点的官员很有默契地选择了沉默,并未对此出声质疑;另一些不受牵制的人却因形势变化势单力薄,暂时没有跳出来;更有甚者,明明察觉到了什么,却决心按捺住等一个可能难以出现的机会。

先皇遗体被送入皇陵安葬,新皇登基被排上了日程。

礼部上报,吉日在下月十八,便也是掐着时间做了一系列的布置。

而十四皇子方毕霈作为新皇,倒是对登基大典有足够的好奇和重视,没少将礼部的人叫来问东问西。

礼部的人起初是有些奇怪,这位即将登基的新皇竟然丝毫都不了解礼制吗?可久而久之便有多人都察觉到这个新皇根本就是在难以置信中寻找一些证明,想要确信他真的是要登基了。这要是被户部的人看见了,少不得要暗自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新皇比作发了一笔横财的穷鬼,整个就是一还处于梦中的暴发户!

原本朝中的势头都隐隐分做几派,由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各自牵头,当大皇子被“烧死”后,他身后的那伙人就渐渐散布,逐渐融入到了三皇子或者四皇子的身后,只是仍有一部分保持了中立,并未表现出倾向。

而这个简直可以说是不在众人视野里又默默无闻的十四皇子,骤然间摇身一变,就成了新皇。那大刺刺站在他背后的人,竟然是那个长公主府面首余公子?这算什么搭配,怪得让人不能理解。此前也没有人听说过这位余公子有看好十四皇子的意思啊!说句不好听的,但凡眼不瞎耳不聋,脑子没有进水的人,绝对不会将宝押在十四皇子的头上。

只是,朝中大部分人被余公子的“点心”牵制,就算没有那个赞同的心思,也不好明着来唱反调。

二皇子方毕霖也不知道是真没收到消息还是不打算立即回来凑热闹,打前些日子“拐带”女子出京后,就一直没有再发什么指令回来,活脱脱就是明摆着不打算过问了。

三皇子方毕霄还算镇定,虽然他可以说是迄今为止,被大多数人认为能站上那个位置是理所应当的人,谁知除了个自导自演的四皇子方毕霆,竟然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且这位“咬金兄”还有个人明确地站出来支持,手上还拿着“如皇亲临”的印信。他要是拿不出什么足以推翻这些的东西,那要是有额外的举动,便是不将先皇旨意放在眼里了。再说,三皇子向来不和这位余公子有交集,若是有什么那也是暗中偷偷地使绊子。所以说,三皇子和他那一派的人便开始有些担忧了,私下里没少互通消息多做安排。谁知道那个突然横插一脚的余公子,会不会做出什么令人猝不及防的事情。

至于刚卯足劲儿蹦出来,就被余公子一竿子打翻的四皇子,刑部的官员们已经板着脸审了数日。四皇子虽然死咬着“冤枉”不放,但他那堪比猪一样的“盟友”,以及早被折磨崩溃的女探子,没少给他添堵添罪。试问就小余公子和方毕泙那么两个人,从来养尊处优自以为尊,视他人为无物,可倒霉事情还没方毕清经历得多的人,哪里能经受得住拷打?没几日,四皇子就听见了“供词”,那脸上的表情可不谓是一个精彩万分啊!光是当时站在一边的官员,都觉得当时所见,简直新奇得可以载入刑部史册了。

所以说啊,这后世有那么一句话还真的是让人不敢胡乱否认啊。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四皇子那几个合谋者若真的是丹心一片绝不动摇,他又怎么会被审得清清楚楚?多的事也就罢了,光是这“伪造遗诏”这一样,就够他喝一壶了。十四皇子背后的余公子会不会放过他,还是个未知数。

再说,猛地捡了馅饼的十四皇子。他自是觉得自己扬眉吐气了,哪怕四个哥哥站在自己跟前也不用再唯唯诺诺害怕了。那时候那四个人从来不将他放在眼里,现在虽然少了一个,可也那也不得不说,他们现在不得不将他看在眼里了。岂不知,人家就算眼里有他,也是因为他背后有个余公子的身影。可这对于十四皇子方毕霈来说,要靠他自己来想个透彻还真的是不太可能!自然,方毕霈那脑子里就不会想余公子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因为他脑子里根本就没有那么根弦!

方毕霈想着自己不日登基全靠余公子那神来一笔,没少在这段时间里和余公子套近乎。那谄媚模样,还真是够丢一国之君的脸的。

而余公子对于这个喜好面子却没脑子的六岁小屁孩实际没什么好感,对于这小小新皇的殷勤关切没什么感动可言,也就念着自己的目的耐着些性子“嗯啊”地敷衍着。至于那小娃娃脸上流露的表情,实欠了许多仔细观察的兴趣。

而一直安于被软禁在王府的崇王府,一时间在府上多了些让外围之人意外的“热闹”。

林潇潇,崇王爷的一位侧妃,方毕泙的生母。她当日听说自己那引以为傲的儿子被抓去了刑部大牢,顿时就疯狂了。

此前便有说过,这位林侧妃娘娘的脑子其实不大好,在说话办事的时候少有身为王府侧妃的自觉,考虑起事情来,也少了很多周全之处。崇王府一府上下,除了她和方毕泙的院里的人,就几乎没有谁觉得她好了。此番入宫,崇王爷便略谨慎地只带上了几个儿子没有带侧妃。

她一听说那消息,当即就闹着要找崇王爷,而那时候宫中的众人还没有散,崇王爷也没有出来。那递消息进来的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人,匆匆留了话便离开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而林侧妃因心系亲子,带着她院子里的仆役丫鬟和门口的站着的官兵闹了起来。

邱茹婠邱侧妃本就是个淡然模样,陡然听见动静便差人去查看。听闻那个不靠谱的林侧妃又在胡闹,她皱皱眉心里其实是不想管的。然而,今时今日,早就不是以前的王府,纵使她不愿沾惹,此时也没有人能帮忙解困。王府中几个稳重的少爷都和王爷进宫了,此时也只有她一个来拉拉这个蠢女人了。

邱侧妃很清楚,门口那些官兵根本就是从禁卫军里调拨出来的,虽然不知道是谁的意思,但这样的软禁有好有坏。坏处是这样森严的看守,除了那个被某些人默许或者是故意放走的方毕泙,其他的人要想这么轻易出去,根本就是做梦!然而好处是,另外的人要想随意进来,怕也不会那么容易!

而此时林侧妃想要带着她那些下人去跟禁卫闹事儿,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和自信?那些人可是只听皇命的,一般人的命令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要是端着王府侧妃的架子去颐气指使,少不得惹得那些大人心头不快,或许由这气性戳她一刀都只是轻的。

毕竟现在的崇王府可不像以前那么特别,而今日急召皇亲入宫,怕是皇上不行了,而谁会成为新皇还不一定呢!到时候要是因为林侧妃的举动而借题发挥,那怕是十分不妙了。

邱侧妃想清楚后,便匆匆叫上自己身边的丫鬟婆子,顺道安排了些人去粗使杂役的院子,将那些干力气活的下人叫出来,匆匆整理了仪容便往外走。

“好你个狗眼的瞎货,竟敢拦我!你算什么东西……啊!你敢动我丫鬟!……”

一到门口就听见那林潇潇的尖锐声音,光听那声音仿佛就能看见那女人又跳又挠的模样!邱侧妃忍着自己渐渐明显的头疼,快步走上去就厉声喝道:“林潇潇,住手!”

别说林侧妃,就是其他崇王府的人都齐齐静了一晌。

邱茹婠向来温和,待人并不严厉,此时突然呵斥出声,着实和平素的模样大相径庭,少不得要将熟知她性子的人吓一跳。

原本吵闹得起劲的林侧妃骤然收声,看向邱侧妃的目光露出些难以置信,过了一会儿后便醒过神来,她总算回过味儿,这会儿对着她吼的不是崇王爷而是邱侧妃。

“你竟敢吼我?!”林侧妃惊叫着便对着邱侧妃冲了过去,全然忘了自己此前急匆匆想出府是为了什么,前一刻心中的焦急还留在心里,张口就口不择言,“你这女人得了个粗俗媳妇儿,也学会大吼大叫了?”

林侧妃也不顾刚刚被门口禁卫推翻在地的几个丫鬟,对着邱侧妃就冲了过去。

这会儿邱侧妃打发去叫人的丫鬟急匆匆跑来复命,那些干力气活的下人都过来了。

于是乎,林侧妃带着她那院子里的下人猛地往前冲的时候,便陡然发现求侧妃背后站定了不少膀大腰圆的下人,还没细想一二,便心头一颤。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