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蚊子血

小说:无情剑和他的朋友作者:乌鸦回梦更新时间:2019-04-04 06:03字数:321188

她即已选择便不会回头,是苦是甜是她选的她都得接受,虽只有几个月可是林桃儿已成长,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不在哭泣不在柔弱,苦难岂不是让人成长。

林桃儿现在又何曾幸福?她又何曾真正幸福快乐过?她岂非正在被苦难折磨?阿飞何曾真正放弃过敏郡主?

她原以为阿飞来了江南便会顺廉王的意思,这样敏郡主就有了归宿。而敏郡主跟了江燕语便再无回头路了。而阿飞和江燕语因为这样的关系怕是要永生不见了。

她本就想要彼此再不相见一切重新开始,可是阿飞居然对敏郡主说不要嫁给哥哥。

阿飞想要怎样?

阿飞想要把敏郡主怎么办?

林桃儿不知道,她若不好,他怕也不能真的放下重新开始。

她还能等多久?

她不知道,但现在已无可挽回她唯有走下去。

阿飞病了,他的身体一像很好,可是现在他病了。他想要起来可是他的身体已支持不住。病来如山倒,他浑身都在出汗却又冷的在发抖。

林桃儿并没有哭,她已不会再哭她安静的请医生,安静的熬药,安静的伺候着他。她现在唯有沉默,她也说不出任何话来。为什么会样?

接下来他们不是该幸福快乐的永远生活在一起吗?可现实怎么会是这样。

林桃儿很坚强,她已变的坚强可是她必定柔弱,在阿飞病倒的第三天,她倒下了。

她再醒为便看到了江燕语,他终不能不管她。

“你身子本来就弱又太过劳累便倒下了,没有其它,好好休养。”

林桃儿想说什么却终没有开口。

“这里是陆家后园的一个小院本来空着,我更找陆平安借了。给你们住。”

“你……”

“我住在花四你家,不过我每天都会过来。”

江燕语站在院子里犹豫着,他还不知道要不要告诉敏郡主阿飞的事情。阿飞得的病是心病若非无此还有什么能让他倒下?

为伊人消的人憔悴。

只是伊人是谁?

林桃儿或是敏郡主。

“告诉她吧。”

“告诉了又如何?”

“她如何是她的事,可是说不说则是你的是。事既然与她有关你就应该让她知道。你知道不说却是你的不是了。”

敏郡主看着江燕语轻轻道:“你要我怎么办?我已退出成全他们,你现在要我怎么办?”

是呀,要她怎么办?

“去看他。”廉王爷走了进来,花四爷就陪在旁边。

“爹爹你怎么来!”敏郡主身边已久无亲人,现在见到廉王尽是欢喜,可是泪却也涌上了上来。

“我的好孩子,你一定吃了许多的苦。”廉王怜惜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爹爹!”

“既放不下那就去看看他吧。”

江燕语安静的看着。他没想到廉王会让敏郡主去看阿飞。

他们终是见面。阿飞没有想到她还会来看他。

他的心里清楚,是他丢下了她。他该知道她的心里只有他的可是他的里却还有个林桃儿,他还有着他的骄傲,他还有着嫉妒她跟着他时才是最快乐的。

他有让她伤心,可是她终有来看他。

“你怎么病了?你要快快好起来才是。”她就站在床头看着他,可是终不愿在靠近。

林桃儿看着江燕语,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跪到江燕语面前,没有流泪,她已没有眼泪她唯有坚强。

“哥哥。你娶敏郡主好吗?”

“为什么?”

“廉王让阿飞来跟你说让你娶敏郡主。可是阿飞却来说让敏郡主不要嫁给你。他已答就廉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后悔。”

“是吗?”江燕语艰难一笑。

江燕语去求紫藤,去求紫藤去照顾阿飞。可他不敢看她的眼睛。

紫藤安静的听着,然后起身抱住他:“我知道你的难处。我也知道阿飞很好。我去照顾他。”

紫藤是何等聪明的女子,她又如何不知?她也老早知道阿飞不让敏郡主嫁给江燕语。她当然知道江燕语为什么要让她去照顾阿飞陆家高门大户会少了丫环?只是江燕语不忍看着阿飞如些痛苦,他既不想阿飞如些痛苦那他就得背负,他既已选。她也只好跟着他去选了。

廉王没有想到江燕语会让紫藤去照顾阿飞。他是知道他们中的故事的只是没有想到江燕语会如些选。

“我知道你恨阿飞负了敏郡主所以你才要他来江南逼他劝我娶敏郡主可是阿飞并不是因为薄情或是喜新厌旧才负了敏郡主的不是吗?”

“你也有两个孩子子了,其中一个还是女儿。你要知道敏敏是我的掌上明珠不是他爱情的俘虏,不是他怎么对待都可以的。”

“他负了敏郡主。他心里又何尝好过?更保况林桃儿是真的爱他,他亦是人对待一个如此痴情的女子他不可能无于衷。”

“那敏敏呢?”

“她是个坚强的女子。”

“那并不表示她可以被伤害。一块水晶有了伤痕依旧是水晶可伤痕总是丑陋的。”

江燕语无话可说。

江燕语要离开,他必须离开,他还有正事要做。廉王来江南本就是来办正是的。航道上的事情还没有完,青帮还在,钱均走了洞庭湖上本来的势力并不安宁而南宫家并没能将他们镇住南宫虽是世家可是他们与航运并无瓜葛现在强插一手很多人都是不服。开始插手时青帮就与他干上,现在其他人对南宫家又如何愿意接受。

南宫绝是一代高手可并不代表他有能力将航运上的事整利落。

江燕语必须得去。

陆平安也愿意他去。陆平安并不想做第二个钱均,第二个方重威,可是他要航道安宁。他给江燕语提供了强大的人脉。航道上他哪个码头不熟?

而江燕语也有决对的实力让他们驯服这其中不只是武力还有背景。江燕语能给航道上带来安宁只要他在不管是官面上还是黑道上总不会与他强出头,众人看的明白。既然他能来众人也愿意归顺。有事了,他可以抗着,最重要的是众人也不必为了争权夺利在相互残杀。他们相互不服但对这人他们还是要服的。

航运之行特别的顺利,出乎所料的顺利。皇帝已收到回报。他很满意,他找到了对的人去做对的事。他选了江燕语这个江湖出身有着一摞江湖朋友还有科举背景的人,他本身或不完美但总有人愿意帮衬。

阿飞已经好几天水米未进了,他并不是个轻易会倒下的人,他对生命有着敬畏他不会自寻死路,若能活下去他一定会活下去的。可是他吃不下,他有强迫自己吃下去,可是吃下去又如何?最后还是吐了出来。

紫藤看着看着这个如花岗石雕成般的汉子在眼前迅速的瘦下去变的形消骨立的可怕。

终是不忍!她解开她的衣服将**放开他的嘴里。紫藤的**饱满鼓胀里面蓄满奶水。

阿飞用最后的意识拒绝着可是终不能抵抗,紫藤稍一用力,奶水便射进了他的嘴里。甘香浓郁弥漫他最后的意识。他吮吸起来,那是人的本能,在生下来后就知道做的事。生存的本能。

阿飞的情况有了好转,在紫藤的乳汁温柔体贴下有了好转。

可是紫藤呢?她在消瘦,仿佛她的生命透过奶水给了阿飞。

敏郡主看着,她知道那段过往。她知道阿飞爱过紫藤,她还知道他爱紫藤却从没想过要占有紫藤紫藤爱江燕语,阿飞就成全。阿飞爱紫藤是如此纯粹。

敏郡主清楚记得,她去问阿飞在江燕语如此颓废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抢他的女朋友。敏郡主清楚记得那时的阿飞对灿然一笑说:“没有。我是很爱紫藤但紫藤爱江燕语。我从没想过要拆散他们。我们现在这样是因为我们足够了解江燕语,他总有一天会受不紫藤跟着我,冲过来找我拼命的。他并不是会忍受痛苦的人,他会解决他的痛苦。他现在的痛苦是紫藤离开了他。他定会把紫藤在追回来解决他的痛苦。”

他那一笑是那么温柔,那么亲切,那么可爱。她从没见过笑容会在一个人的脸上起那么大的变化。她爱上了那个人,老实可爱的人。

可是如今呢?那个可爱老实的人为什么让她受伤?他自己又怎么把自己搞成那样害我心痛?他让人心痛也就罢了。为什么他又能从别的女人那里得到安慰是别的女人不是自己。

林桃儿看着阿飞的变化,她看着她的嫂子。她已从阿飞身上淡淡的奶香知道发生了什么。面对这一切她都装作不知道,她不知道在她爱上阿飞的时候阿飞爱着紫藤。现在她要让阿飞活下去。她好不容易才得到他,他不能刚得到就失去。反正紫藤是她的嫂子,她还有两个孩子,她是不会跟着阿飞的就算她能舍下哥哥,她也舍不下两个孩子。

林桃儿在精心的调养下已好了起来,可是敏郡主却在一天天的消瘦。她看着紫藤她不停猜想着他究竟有没有爱过自己。他爱过还是没有?他的心里是否一直有个紫藤?自己是不是曾经占据过他的心?

敏郡主终于忍不住她冲过去问他:是否全心全意受过自己。”

“你占据了我全部的心灵。”

“那么为什么?”敏郡主已泪如雨下。

“林桃儿是一根针她钻进了我的心里很痛却拔不出来。”

“那紫藤呢?”

“她是月亮。不属于我,可我却能在月光下得到宁静。”

敏郡主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转身离开。

紫藤看着,离去的敏郡主,摸摸阿飞打疼的脸安慰到:“没事的,我去看看她,你亦不必太难过一切都会好的。你先睡一会,呆会我在来看你。”

万花楼,万花楼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敏郡主再想不到紫藤会请她到这来喝酒。

喝酒的地方有很多种。可是两个女人到妓院去喝酒总是不太对的。可是紫藤请了,敏郡主依然去了。

她并没有换成男装,因为紫藤没有,紫藤不但没有换成男装还打扮的很漂亮。紫藤带着她走进万花楼,已有男人在看紫藤。紫藤光彩照人不输给万花楼里任何一女人,包括四楼十二院的院首。紫藤本就是她们之一,虽然现在紫藤年岁略长可是她身上的风韵却越加的迷人了。

紫藤在进入万花楼脸上便带上了迷人的笑容,那笑容仿佛是春天的湖水般迷人又带着紫藤花的摇曳与淡紫色朦胧的光辉这样的紫藤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陷下去。

敏郡主已看到紫藤的变化那是与平时的紫藤不一样的。平时的紫藤若是朝阳现在便是月光,平时若是院中花架现在便是空山细雨中的楚楚。

紫藤带着她走过大厅,她以为她们会进阁楼。可是紫藤没有,她只是在廊上坐了下来,那里大厅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们。

已有人在看,已有很多人在看。在紫藤经过大厅时他们就在看,现在看的更放肆。

“你说那些男人这样看着我,是不是爱上我了?”

敏郡主看着紫藤不明白她要说什么。

“你看到那些男人了吗?他们都大多有家有室。他们的妻子不美丽不贤惠吗?不一定吧。可是你在看看他们看我眼神,那里面是不是满满都是爱。”

是这样的这是事实,可敏郡主看的心惊男人原来是这样。

“你说他们爱不爱。”

“男儿多薄幸。痴情的总女人。”

“噢?那江燕语爱你,他可对我做薄幸之事?”

“是我选错了人?”

“也不是?”

“那是什么?”

“有个女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也许每一个男人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抺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这话真够狠的。”

“不但狠还带着女人不着痕迹的悲凉。”

“你是那没有娶到的白玫瑰。”

“你也是,只是是江燕语的。”

敏郡主吃惊的看着紫藤。

“那么你对阿飞……”是报复自己是江燕语的白玫瑰吗?或是她又爱上了视她为白玫瑰的人?

紫藤一笑:“可我也不是江燕语的红玫瑰或不单单是红玫瑰。”

“我照顾阿飞是因为江燕语欠他的也是因为林桃儿的原故。”

“可是这一切都不足以让你做到那个地步。”

“做的到,我爱江燕语凡是他要我做的我都会做到。他要我好好照顾阿飞。”

“可是……”

“江燕语当然知道阿飞对我的感情。不然他也不会要我去,阿飞若对我没有一丝感情我去了又有什么用?”

“你们……你不怕将来江燕语吃醋吗?”

“他已以在吃了,只是那不是酸的是苦的。”

“那你……”

“他以为我会和阿飞发生些什么。可是最后若什么都没发生,我还在原地等他,你说他会不会很开心?”

“可是阿飞看过还……”

“不只一个男人碰过我的身子。我是从这万花楼出去的。”

“他可以不计较?”

“也不全然释然,只是他爱我。他也清楚知道我爱他。他会知道我让阿飞碰我的**就跟你让他碰你的**是一样的道理。”

“你……”敏郡主窘红了脸

“男人有时候就是孩子。你又何必计较?”

“你和江燕语……”

“我们都是全卑贱里开出的花。我们知道彼此有多珍贵。”

“我要怎么做?”

“我不知道,我不是你江燕语也不是阿飞。不过过两天江燕语就要回来了,你可以看看我怎么做。”

“我和阿飞与你们有什么不同?”

“你们都太骄傲,对彼此也太过有信心。所以你们之间对彼此经不起一点失望。更何况中间还有个林桃儿。”

“她来了我要怎么办?又能怎么办?”“若是有女人靠近江燕语,我一定看牢他。”

“看的住吗?”

“为什么看不住,就凭我跟他睡了那么多个晚上,我也比较优势你说不是不。”

“可林桃儿……”

“你说你和林桃儿谁是红玫瑰谁是白玫瑰谁是明月光谁是蚊子血?”

敏郡主略一沉思到:“都不是。”

“所以阿飞才可怜。到妓院的男人并不一定都是冲着女人的身子来的,他们可能真正想找的是明月光或是朱砂痣,不然四楼十二院的女人靠什么活。你说现在的阿飞是不是也想要一片明月光什么的?”

“我已离开,我现在是江燕语的妻子,我并不想再做别人的明月光或是朱砂痣,你明白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