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报复

小说:唐·李世民——凌烟阁24攻臣作者:sindy迪迪更新时间:2019-04-04 06:03字数:512507

33 报复

李孝恭身子发僵,甚至连呼吸都像是被凝结了一般,可他心里翻滚着的却是滔天巨浪、汹涌澎湃,难以止息,耳廓里也似是在嗡嗡的作响。

但是,其实牢房之内这时又是一片的寂静。在这寂静之中,一身白衣的李世民慢慢的从跪坐的姿势站立了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双目圆睁、张口结舌的孝恭。然后,是这样的话语从他双唇之间吐出:“孝恭,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在公在私,我都不会杀你。但是,我要你为伏威的死、尤其是为阚陵的死,赎一辈子的罪!”

孝恭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喉间接连用力地咽了好几下涎液,这才挤出微弱而嘶哑的声音,道:“殿下……这是要我……要臣一辈子地在这牢中?”

“不。”世民的面色甚是平静,“我会放你出去,但你从此要居留在这长安之内,养尊处优地过完这一辈子,就像……伏威那样!”说到此处,他眼中凌厉的寒光一闪而过,只看得孝恭心底随之一股寒气直冒上来。

但世民这时已转头望向墙上那唯一的狭小的窗子,使孝恭无法看到他脸上或眼里的神色。他继续以平静得近乎冷漠的语气道:“我不会随便地杀人——至少不会像父皇对待那些降王那样。本来李瑗如果肯乖乖地听召入朝,我是绝不会伤他一根毫毛的。只要诚心地降服于我,哪怕是……本来如果大哥愿意的话……”

说到此处,世民的声音低沉了下去。尽管孝恭仰着头竭力地看向世民的脸庞,但那窗子透进的光线只是把他面部轮廓的阴影投射了下来,使孝恭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团。不过,虽然是看不清世民的样子,孝恭还是能从他的语音之中觉察出一丝的波动。

但旋即,世民的声音又再响了起来,且恢复了平和与平稳:“但是我要你一辈子都体会着伏威蜗居在这长安之内时的滋味,我要你身同感受!一直……一直……,到你离开人世的那一天!”

说罢,世民霍然转身,快步走出了这狭小而幽暗的牢房。

李孝恭不由得合上了双眼,似乎是在这光线暗淡之处,世民那身上的白衣明晃晃得刺痛了他的眼睛。

这,就是世民替伏威,对他施行的终生的报复了……!

有那么一刹那,孝恭甚至有点巴不得世民亲手一剑结果了自己的性命,可能还更好一些,更算得上是对他的仁慈。

可是,贪生怕死毕竟是人之常情。想想,他不就是因为贪生怕死,这才屈从了建成、元吉的指示,陷害了阚陵吗?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时的软弱,不仅仅是葬送了阚陵,更是葬送了自己,葬送了世民对自己本来会有的某种心情。

忽然之间,孝恭在昏暗的牢房之内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声在狭小的空间的里回荡着,震耳欲聋。

这,才是对他最大的、终生的报复吧?——永远地失去了世民的心!

武德九年八月九日,皇帝李渊把皇位传给世民,退位为太上皇。次年,世民改元贞观,当年是为贞观元年。就在这贞观元年,世民下诏为杜伏威平反,恢复其生前的官爵,并以公礼改葬之。后来的史书,把杜伏威列为唐臣传,其年轻时的密友辅公祐却是列入反王传,二人的境遇可谓壁垒分明。

贞观四年正月,曾在武德年间长期在李孝恭麾下担任副手的李靖,仅以三千精骑深入大漠,一举击破突厥大军,最后连颉利可汗也被俘获,突厥一国由此灭亡。这一役使李靖一跃而与东汉名将霍卫同列,其后更进一步深受重用,出将入相,官位达于巅峰。

与此同时,李靖那昔日的老上司李孝恭已从武德年间的赵郡王徙至河间王,留居长安,不再染指军务朝政,后房之内豢养了百余歌舞优伎,日日笙歌,夜夜丝竹,醉拥美人,尽兴达旦。在外人看来,这武德年间军功之盛仅次于今上的河间王,深受皇帝亲重,宗亲之内,无人可比,优游度日,乐享人生。然而,从他的府里也曾传出他的一番话:“吾所居颇壮丽,非吾心也。当别营一区,令粗足充事而已。吾殁后,子也才,易以守;不才,不为他人所利。”流露出他内心不无忧惧之意。

贞观十四年,李孝恭在饮酒之际突然发病,未几暴薨,时年五十,正值壮年。身为皇帝的世民亲自为之举哀,哭之甚恸,并下诏追封他为司空、扬州都督。孝恭在生之时,军功都是在平定江南之中立下的,“扬州都督”一职,自然是表彰其平定江南之功。九泉之下的李孝恭若有知,却不知道会是含笑无憾,还是感到些许的悲哀?——毕竟,自从他在武德七年被当时的皇帝李渊以怀疑有不臣之心的罪名下狱,其后再无罪开释出来之后,就再也没能回到江南,更不要说回到扬州了。而更后来的贞观之年,他更是没有踏足离开长安一步。他倒是自此都一直能够与世民同在长安一城之内,但当年渴望有这样的日子之时所怀有的心情,此时已尽数灰飞烟灭、时过境迁、人事全非了吧……

贞观十七年,世民为了纪念和他一起打天下、治天下的功臣,在皇宫之内三清殿旁修建了一个小楼,起名为“凌烟阁”,在内陈列了他钦定的二十四名功臣的与真人大小一样的画像。其中除了长孙无忌这外戚情况特殊而排众而出名列第一之外,李孝恭以与皇帝同姓的宗室至亲之身得以高居第二,还排在房杜、李靖等人之前。此事若已谢世三年的李孝恭能得知,不知又该作何感想了……?

后记:

1、从正史来看,世民对杜伏威的“好”,仅只体现在他登基之后以“知其冤”而给伏威平反了。但史书上这寥寥一句,却透露出无尽的含意。因为世民登基为帝之后,前后仅为两个在武德年间“冤死”的人平反,一个是杜伏威,另一个就是刘文静。刘文静与世民关系之密切,史书上的记载是满坑满谷,相信对隋末唐初史稍有了解之人都知道了,刘文静其实也是因世民而死,也该是人尽皆知的吧。世民因此而在登基之后为他平反,这很好理解。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世民为刘文静平反是迟至贞观三年、也就是世民的势力已经极其巩固之后才做的。可世民为杜伏威平反,却是一上台、局势稍定的贞观元年就做了,透露出世民对杜伏威的内疚抱歉,甚至是胜过对刘文静,则杜伏威生前与世民关系之深,实在是引人遐思,本篇正是以此为基础,演绎出二人之间这么一段悲情的故事吧…………

2、好了,这篇就这样结束鸟~~~~世民的报复,狠吧~~~

3、这里透露出世民甚至想过把大哥包容下来滴~~~~虽然这番话是偶虚构的,但不等于是完全没有依据~~~~武德七年的“杨文干事变”中,世民其实是有机会可以杀建成而没有杀,这算是偶编这句话的一个史实依据吧~~~~8过,当然了,“杨文干事变”之后,世民也好,建成也好,都走上了非得置对方于死地不可的不归路上鸟………………这些,就留待“番外”里再呈现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