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匆匆,家驹空悲叹,远宜感伤

小说:大染坊作者:从此醉更新时间:2019-05-06 23:46字数:156325

楼上,远宜削个苹果递给家驹,家驹接过苹果放在一边,叹口气,表情怅惘.

远宜轻声问:"卢先生,是我让你生气了吗?"

家驹摇摇头:"没有,只是恨自己没和沈小姐生在一个年代."说罢唏嘘不已,头也垂下了.

远宜笑笑:"生在一个年代又怎么样?"

家驹目光??:"我要是和你一般大,就会不顾一切地追你.四十了,晚了!"

远宜给他端过茶:"咱们是忘年交的朋友,一样很好的,何必去想那么多?卢先生,我不愿意看你不高兴的样子."她把嘴努起来,故意使气.

家驹干笑了一下:"刚见你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海涅的一句诗."

"噢?"

"你听得懂德文吗?我知道你英文很好."

远宜摇摇头,那么天真.她看着家驹,眼神清澈.

"那诗不好翻译,如果硬是译成中文,大概的意思是\'叶子落去之后,才想起枝头上的花,但是,明年的春天你已不在了\'.唉!

远宜说:"卢先生,你太让我伤感了."她玩着白手绢,眼脸垂下来.

家驹动了真感情,长吁短叹,不能自己.

远宜眼睛一亮:"卢先生,我给你弹钢琴吧!"

家驹恍恍惚惚地应道:"好,好,弹吧."

"你愿意听什么?"她歪着头问.

家驹这才回过神来:"噢,噢,弹,弹dia1ogue du v1 mer ,风和海浪的对话."

远宜很高兴:"卢先生喜欢德彪西..."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