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难做

小说:三世争雄作者:清溪向更新时间:2019-05-04 19:45字数:100785

  凌厉的剑锋闪着寒光直扑时辰的面门,但他却不慌不忙,伸出两个手指夹住了那把剑,持剑人努力的想把剑拽出来,但手中的剑却是纹丝不动,旁观的龙节见状低声呵斥道:“小妹,不得无礼。”

  原来那持剑人不是别人,正是龙毅七岁的女儿龙彤,她或许是从家仆那里得知父亲请了一位文武全才的西宾,心生好奇的她特意前来讨教。   时辰松开手指笑道:“时辰见过小姐。”

  龙彤收剑抱拳道:“龙彤也见过先生,先生刚刚一下子就把龙彤制服了,按理说龙彤应该佩服,可惜您只是和一个七岁的女孩子过招而已,不算本事,早就听闻,先生无所不能,想必功夫也是一顶一的,龙彤斗胆,请先生和爹爹比试一番,看看是谁厉害。”   时辰问龙节:“龙将军功夫如何?”

  龙节很老实的答道:“父亲说过,鹰扬派创立的时候先祖听说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听说幼鹰学飞的时候,被母鹰带到悬崖边,然后逼着幼鹰跳下去,如果幼鹰不能学会飞行,便会粉身碎骨,父亲自己说过他的功夫不是很高,但每每能在百万军中突出重围,靠的就是幼鹰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神,父亲又说过这叫什么……”

  “背水一战!”时辰替他说完了最后那四个字,忽然他便头疼起来,这龙将军分明是个遇强则强的主。他似乎有种猜测但又不是很确定于是又问龙节:“龙将军是如何与别人切磋武艺的?”

  龙节很骄傲的说道:“别人轻易不敢和父亲切磋武艺。”

  这一句话,足以证明时辰的猜测了,简单来说,就是龙毅打着打着就会兴起,本来很友好的切磋武艺生生的被他弄成生死之战了,嗯,到时候非打不可的时候,我还是乖乖的认输吧

  他想打个马虎眼揭过这一篇,可一向让他以为是宅心仁厚善良的少年的龙节来了这么一句:“其实,学生和小妹的想法相同,也想看看先生和爹爹谁胜谁负。”

  时辰暗骂,这两个小家伙是嫌我死的不够快是吧,好在他们还承认我是先生,就拿这个压一压吧。

  “和龙将军切磋一事先放一放,现在为师要开始给你们讲课了。”

  龙节和龙彤很认真的听着,时辰来此的主要目的是帮助沈从查案的,这课本来讲的差不离就行了,可为了赢得两个小孩的好感,时辰就让他们自选要学的技艺。

  龙节自不必说,他是知道的,歧黄之术他多少懂得一些,不敢说成为当世名医,但教龙节这个小孩子是绰绰有余。

  只是他不清楚龙彤喜欢什么,只得暗中思忖:女孩子应该喜欢女工之类的,可这孩子却是将门虎女,不能按一般女孩子对待,从她刚一见面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来看,她应该喜欢功夫吧,不如。

  龙彤听得先生要自己选出自己要喜欢学的东西,领时辰和龙节都没想到的是,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扭捏了好半天,才小声说道:“先生你能教我,怎么样才能嫁给爹爹吗?”

  时辰先是楞了一下啊,继而捧腹大笑,龙节急道:“小妹,你怎么说出此等大逆不道的话来。”

  龙彤不服气道:“我喜欢爹爹,有什么不对吗?我问过爹爹,他说他也喜欢我,既然都互相喜欢为什么我不能嫁给爹爹?”

  时辰笑着说道:“当然可以,可以,你先告诉先生,你为什么喜欢龙将军。”

  龙节要开口制止,但被时辰一个手势压下去了,龙彤仔细想了半天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

  说的兴起的时候,她干脆跑出书房在院落里大喊道:“爹爹,彤儿要嫁给你。”

  龙节见自家小妹要丢人,连忙冲出去捂住她的嘴把他抱回了书房。

  这么一闹,时辰已经心思授课了,但龙节一个劲儿的追问医术上的问题,时辰只好挑自己知道的讲授给他。

  半年就这么过去了,一天夜里,时辰彻夜难眠,心想如何才能拿到足以证明龙毅无辜的证据来,这些日子以来,他虽和龙节、龙彤和龙虎相处的很好,但却始终不能见龙毅一面,更别提成为他的心腹了,这让他十分苦恼,忽然之间,一个念头让他安心起来,且不由得哂笑自己,反正有的是时间,只要在这里呆的久取得了信任,何愁赏金不到手?我本来还要想办法拿到那几封信,可是现在用不着了。

  且说,人如果睡着的话,视觉、听觉、嗅觉以及其他感官都会暂时关闭,但有一样因人而异,这个叫做起夜,时辰本就有这种毛病,更何况他还躺在床上思考了好久,于是很不情愿地他起床了,为了不吵醒其他人,他好心地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准备找个茅房解决,还没等他走到目的地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人来照着他的天灵盖就是一下,将他打晕在地。

  原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时辰自己的学生之一——龙节!龙节见他已然昏厥过去,便吹了声口哨,周围埋伏的七八个侍卫听到公子的命令涌上来,其中有两个人,一人抬头,一人抬脚的把他抬离了此地。

  龙府有好一个习武厅,顾名思义就是龙家人专门练武的地方,内中十分宽阔,可由二十几人相互切磋,周围十八般兵器一应俱全,只是这里面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怖气氛,若是胆大之人进去了便生龙活虎,胆小之人恐怕都会尿了裤子。

  此时,厅中有一人负手背对着大门,龙节跑到里面叫他:“启禀父亲大人,孩儿把先生请到这里来了。”   龙毅点点头,道:“把他带进来吧。”

  龙节跑到外面给了那两个侍卫一个手势,尚在昏迷中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何事的时辰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从自己的房间抬到了习武厅。

  龙毅见他兀自昏迷便吩咐龙节将他弄醒,龙节不断的摇晃时辰的身体喊道:“先生醒醒,醒醒。”

  可时辰睡的正酣,哪里肯醒?龙毅走上去朝着他重重的踢上一脚喝道:“快起来。”   然后,龙毅又教训儿子道:“你不要总是这么仁慈。”   龙节嗯了一声道:“孩儿知道了。”

  时辰腰间吃痛,不得不醒转过来,眼前的情景让他有些发懵,龙毅正阴森森的瞪着自己,龙节满面愧疚之色,不过被龙毅一瞪,那脸色便立即消失了。

  时辰很快就觉察到大事不妙了,正寻思脱身之计时,只听龙毅用平和的语气说道:“你是怎么混进本将军的庆功宴的?”

  龙毅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时辰可以听出那隐藏着的杀意,时辰急忙坐起身子,侍卫们以为他要逃跑连忙用佩刀呈交叉状放在他的脖子上。

  不得已只好躺在地上的时辰苦笑道:“在下怎么好意思躺着和将军说话呢?”

  龙毅冷笑道:“反正你早晚要躺下,本将军饶恕你的无礼之罪!”

  时辰瞪了龙节一眼,龙节连忙避开他的目光,环顾四周,不过很快他便释然了,只怕龙毅早在自己混进龙府的时候就已经怀疑自己了,他一开始也存了戒备之心,只是龙毅那边久久没有动静,他便以为对方已然信任了自己,却没有想到,在他放下戒备的时候,却惹来了即将到来的杀身之祸。

  要想脱身,对于可以随意穿越的时辰来说,实在太容易了,只不过这一关必须要过去,想到这里,时辰在心里暗暗的为自己叫苦,别人当细作都是为了害人,而自己却是诚心诚意的帮他们家,虽说有赏金的成份在,但自己也的确出过力了啊,这龙将军不感激自己也就罢了,怎么能忍心下毒手呢?

  话说,时辰悄悄观察龙毅的神色,只见龙毅一直盯着他看似乎要看穿什么,时辰避过他的目光,依旧是笑容满面的道:“将军征战沙场,杀敌无数,即便是血流漂杵脂如泉,那也是您的功劳,只不过在别处杀人,按律法来讲也要判个杀人的罪名,将军一世英名,若是被在下玷污了,可划算不来。”

  龙毅冷哼一声道:“本将军杀了阁下,也算是一件功劳。”   时辰道:“敢问将军,功劳何在?”

  龙毅道:“庆功宴上的请柬都是本将军亲笔写的,本将军从不记得请过阁下这样的人物,可是”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请柬继续说道:“可是这上面的字迹,又的确是本将军的,本将军想了很长时间,才明白过来,很有可能是善于模仿别人笔迹的高人伪造的,模仿笔迹倒也不难,只是连本将军都差点糊涂了,嗯,这样的高人世间难得啊,该不会是阁下吧?”

  时辰连忙推辞道:“在下哪有这个本事,将军请接着说。”

  龙毅道:“本将军打从一开始就知道阁下没安什么好心,那么煞费苦心的混进来,又在宴会上露了一手,本将军很好奇,你到底带小虎去了什么地方,你又跟他说了什么,为何那日无论本将军如何责打,他就是不肯吐露半句?”

  时辰吃了一惊,原来那日主公挨的一顿打,却是因为我,这可糟糕了,不知那边已经成了魔君的他会不会还记得此事?

  “嗯?”见时辰在发呆,龙毅出声提醒道,“阁下不为自己辩解么?”

  时辰道:“诶,事已至此,只怕在下说什么,将军也不会相信了,在下平生最恨别人不信任自己,想在下这些日子以来不敢说有什么大功劳,但对将军的令郎和令爱是倾囊相授,唉,却没想到自己从一开始便被您疑心,既然您不相信,在下也懒得解释什么,只有一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说着,他身子一挺,脖子迎着那两个侍卫的刀,侍卫们不急躲避,眼看那刀就要把他的喉咙割开。   欲知时辰生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