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死之终结为殇

小说:萌昧时代作者:两三页更新时间:2019-05-05 07:12字数:264695

  切,明明这样弱小,我一根手指便可以杀灭的存在,凭什么跑到这样前面的地方来,想要送死吗?可恶,可恶。李夕看着胖子那已经完全失去了气息波动的身体在这片废墟中如同失去颜色一般,一起沉寂在这片地狱之中,被那黑暗吞噬着,被那单调同化着。

  剑已凌尘,似要破空一般,红白二色的雾气盘旋成风刃,剑影在周身飘渺,如同发生某种聚变一般,周围的空气瞬间被挤压排斥,一旁再次赶上了的四千亿萌荫居然也被直接排挤出去,不得入内,李夕周围如同荡剑十方,灵势狂舞如蛟龙,一道道似海浪般的涟漪在空中叠加震荡。

  “这是?居然是剑王的极道剑势,没想到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正在和机械巨兽战斗的团长凯印斯一阵惊异,原本打算出手的他连忙退避,剑王之势,可撕天裂地,就算是同为s级的绝世高手,但他也不敢与之争锋,即使是当年剑王留下的一道极道剑印而已。

  从一开始并没有太在意出现在这里的少年和少女,不只是他们不属于这场战争,并且他们是所谓的学院联盟的人,仅仅是a级的实力,而且还为到达巅峰,这样在他的眼里就如同蝼蚁一般可以任意打杀,因此凯印斯并不会去多加理会,不过现在看来这少年身上居然又极道剑势,却是一道杀招。

  一直以来,李夕都是那种很难等待的家伙,也对毕竟年轻气盛,少年所想的世界比之他人更为直接,既然心中有仇恨,那就找出那些仇人将这仇恨了结了,这样不是天经地义吗?为此,他可以不顾将来,不顾可能引发的后果,尽一切的努力去使自己变强,即使花费再大的代价。

  这道剑印,原本可以帮助李夕获得正统的剑道传承,可以体悟许多剑道秘术,甚至可以让他剑势圆满,成功冲击s级,成为绝世强者,然而这些都只是将来的,而他所要的,只是现在。

  融合如长剑的极道剑势,让这柄尘封在岁月中的长剑再次开封,寒光依旧,杀气凌然,而里面隐匿着的极道剑势,却可以帮助他消灭一切的仇恨,罪与恶的屠戮,腥血的散发,合着虚空中无尽的悼亡之哥,遍布着这座曾经繁华的都市。

  我所要追求的是什么?李夕不知道,当他的力量越是强大,他的心越是迷茫,从七年前那一夜的杀戮,之后孤儿院的生活,无知无觉一般的活过了童年,到了现在,知晓了所谓的仇恨,得到了力量,然后呢?也渐渐意思到了自己所要的并非是一味的去将自己的内心埋葬在仇恨之中,因为那样会伤害到别人的。

  “大家都团结起来,互相帮助,这样就不容易受到欺负了,而且我们并没有放弃成为强者的梦想,因此每天都有协会里的人自发来这儿修行。”这是胖子的话,仅仅只是想要单纯的变强吗?说什么蠢话,李夕是这样想的。

  自己,似乎还完全不知道胖子的名字啊,果然是个让人提不起兴趣的小人物,不管在哪方面都不出色,如何可以崭露头角呢?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居然,居然就死在了这里,李夕无法原谅,是自己的不及时阻止,还是这场战争的原因,或是所谓的命运抉择。

  极道剑势,绞碎了周围的一切废墟,更是让李夕身上原有的灵势混乱不堪,因为还未理解这样的力量,光是威压便可以压垮任何a级强者,大地龟裂得更加厉害了,长剑泛着耀眼的白光,直接破碎了周围的空气,四千亿萌荫身上的气势已无法阻挡。

  “笨蛋,废渣,快停下了,你要任性到什么时候?现在不是你动用这些力量的时候。”她拼命的朝着已经容身在剑刃风暴之中的李夕喊道,声音有些急促,还有担忧。

  一席黑底红纹的纱裙在剑刃之中犹如蝶舞一般,艳红色的长发摆脱了那一条黑色的发带,散乱了一阵腥味,苍白色的气旋更是掀起了方圆百米的废墟土尘,而中心的长剑,此时已经散发着足以斩天伐地的势。

  隐隐在断裂的虚空中可以看到雷云风暴,不只是错觉还是光之折射而成,一阵天地躁动好不玄幻,四千亿萌荫已经无法听见风的怒吼,无法看清剑的屠戮,只是感到一片赤红之色,双眸如同流萤一般闪烁着,为什么有一股湿润的感觉?

  飘荡于空中的李夕,宛如天女踏月一般,闲庭信步似的在虚空中迈步,脚下的势如同龟裂一般在其脚印之中四散而去,执剑于空,再次睁开双眸,前方,却是失去了束缚的机械巨兽。

  怒吼之声传递在这片魔法城之中,千米之外的高层楼房的玻璃也出现了一丝裂痕,不过却在这时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旋阻挡住了虚空的震荡,那是学院联盟针对城市中心的魔法高塔所布置的一层给力气障,此时却是阻隔住了千米之外那场巨雷般的躁动。

  机械巨兽的身体再次泛发出耀眼的赤红光芒,那是机动能力全开的征兆,无穷的威压让人无法直视,那是一种胆寒内心的锋芒,千米之内,未有那屹立着的魔法高塔依旧完整,而一些还未撤离的黑暗骑士或者是葬魔社的成员,即使是在千米之地的边缘,亦是苦苦支撑着。

  在这样的极道剑势环绕之下,足可劈开一切的威势,即使是天地雷罚也可以将之轰散,承受着灵势逆乱的痛苦,李夕的双眉仅仅的皱着,而双眸却布满了血丝,还有似乎因为酸痛发胀而流出的泪水。

  “各自为战,不属于自己的战场便可以独身自保,不是自己的至亲好友便可以冷眼旁观,也许,我便是这样的蠢人,有有什么资格说他们?”李夕握着清鸣的长剑,自嘲的一笑。

  一直以来都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一切悲剧的发生,因为自己也有所谓的悲剧在上演着,所以,只要保护自己便可以了,只要达到自己想要的便可以了,其他人的事情,与我何干?

  我虽然弱小,但我有着名为理想的欲望。这是胖子所为之战斗的理由,每个人都有欲望,那便是战火的引线,便是罪恶的源头,也是悲伤的酝酿,那么我所酝酿的悲伤有时什么?名为自私的欲望?定义为无情的冷漠?

  学院联盟,暗魔界的其他势力,这一切的人都这样冷漠的看待这所谓战争到来,我们的等待是在为了更好的下子,对,执掌棋盘需要的不是绝度的冷静,而是更为残酷的无情。

  变革所带来的牺牲将是埋葬战争罪恶的土壤,而新生的世界将会以这些肥沃的土壤为根基壮大起来,我们征战之地,是罪与恶的潜行之处,是光明的衍生之处,而我们所要埋骨之地,却是罪恶终结之处,是新生希望蔓延之地。

  这是葬魔社的另一条信念,未知而拼搏,为之而牺牲,他们从来没有怨言。即使我的力量进步神速,即使我的感官越趋于发达,但我依旧比之这些战斗的人弱小太多了,李夕有着这样一种感受。

  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拔剑,你们有太多的顾虑,有更为理性的思维,还有更加完美的计划,而我有的只是满腔的气愤,只是所谓的任性,还有那大家所有的自不量力,因此我才可以斩出这样的一剑。

  极道剑势的释放,已经震动了整个城市,当年剑王没有几个人之晓,而比肩他全力一击的极道剑势或许可以劈开这座城市也说不定,只可惜,李夕是无法发挥到那样的程度。

  机械巨兽感到巨大的危险,它已经完全启动了所有储备能源,转化成了无尽的威压,蓄势待发的能量瞬间布满整个巨大的身体,四条粗大的钢铁架子微微下蹲,是要以迅雷不及之速冲击而上,将那比之黑暗骑士团长凯印斯更为巨大的威胁清除。

  飞跃而下的李夕,看起来是那样渺小,剑势锐不可挡,而那即将跃起的巨大猛兽,犹如冲天巨炮一般,声音的传播完全被那冲击的力量绞碎了,连扩散的时间也没有,吞噬在了那个巨大的火球之中,视线所承载的光芒也被更为耀眼的爆炸产生的火花粉碎。

  李夕的极道剑势,如同量天尺一般无穷发散而出,就这样势如破竹的把即将跳跃而上的机械巨兽劈成两半,也把其内的一颗红色宝石削成碎片,混乱的能力虽然被剑势绞成烟尘湮灭于虚空之中,但依旧有少许造成了巨大的爆炸。

  周身逆流的灵势在这样的威压之下也隐隐有停顿的迹象,似要融合着,却又互相排斥着,而一股外来的极道剑势更是在体内的脉络中灼烧着身体,疼痛到了已经无法形容的地步,但双眸映着火花的荧光,却是那样的清澈。

  生命或许正在流逝着,我所能记起的会是谁呢?脑中试图回忆着什么?谁也没有出现,这里不属于他们的战斗,这便是理由,然而自己却任性的出手了,也不会期望着谁来救,而如今,这或许便是惩罚吧。

  黑旗是不是还在古老头哪里?十六夜会长似乎总是以一种冷漠的眼光看着别人,或许自己在她眼中也是如此吧,好像四千亿大小姐还在不远之处呢,这下子可真的成为了废渣了,不,可能连渣都不剩了。

  学院里的三巴嘎或许还以为自己出城留学了吧,泰特那个人参赢家真让人不爽,最有趣的是三千万尘观了,估计这孩子还在努力修行着,准备成为一名勇者吧,话说,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样腹黑的属性了?

  还有,丝菱同学的第二重人格很有趣的样子,伊洛缨同学?伊琳,那样的忧伤或许还会延续下去,或许有人可以让她摆脱那种烦恼吧。

  朦胧中,似乎可以看到七年前那一栋豪华的庄园,清澈稚嫩的声音,似乎在呼唤着什么,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无法保护,所谓的仇恨,也许就是这样的终结吧,李夕的双眸,退去了一些赤红,却也慢慢的闭上了。

  爆炸的火花消失了,魔法城的中心,距离魔法高塔数百名之外,却是一个巨大的深坑,黑暗如同无数层地狱一般,永无止尽枯寂,还有一种淡淡的彷徨弥漫着这座城市。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