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 医院(1)

小说:越狱作者:无聊的心更新时间:2019-05-05 23:53字数:106298

四月的早晨已经是阳光明媚,如果说三月的天还带着丝丝寒意,那来到四月,扑面而来的却是阵阵暖风。吹的人心神荡漾,是一个恋爱的好季节。

高耸的现代化教学大楼,正是汉江大学的住址。阳光照射到那洁白的楼房上射影出一道道和煦的光芒,直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不可错过的美景。

而此时,汉江大学里通往校门口的绿荫大道上,有着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的走着。

“你去哪呢?要不要我开车送你?你爸爸叫我照顾你耶。”身后那男子微笑的向前面的女孩说着。那男子眉目清秀,穿着着时髦的衣服,整个人显的英姿勃勃。阳光照射在那男子的笑脸上,让人想起,这就是所谓的“阳光男孩”。

走在前面的女孩停下脚步,只见那女孩一头披肩长发,稍许清瘦的鹅蛋脸上有这一副丹凤眼,六分美丽三分英气再加一分可爱。此时那女子的眉宇间有些疲惫,袅袅婷婷的身材挥着纤纤素手使劲的推着那名叫李宇凡的男子,神情间有些气愤的转过身子对那男子说道:“李宇凡,你别跟着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懂不懂什么叫自由?”

李宇凡有些郁闷的被推着,回头说道:“那你总得告诉我你去哪啊。不然我回去了你爸爸问起来我怎么说?”

那女孩停止了推耸,深情中有着淡淡兴奋,但更多的是苦涩和憔悴。转过身子不理身后的男子往校门口走去,嘴里淡旦的飘出一句话:“去医院。”

那李宇凡还想跟着那女子,可是那女子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突然的转身,搞的李宇凡立马停住脚步。只听那女子十分愤怒的大声说道:“说了叫你别跟!你再跟我大家连朋友都没的做!”说完,互住自己的跨肩背包,快速的像校门跑去。

李宇凡此时很无奈,可能是没想到那女子的脾气那么的倔,想来再跟着她的话她一定提包砸人了。不过,李宇凡心中又生一计,不能明着跟你,我就来暗的。于是乎,脸上露出笑意的往学校的停车库跑去……

那女孩跑出校门后,回头往学校里望去,整条校园大道上已经看不见一个人影了。顿时站在原地,深深的嘘了一口气。缓过气后,女孩往边上的公交车站走去。

那女孩就是姚思祺了。夜枫被抓让他深受打击,可那不是最严重的。因为在姚思祺的心中,夜枫是无罪的,只要够证据,夜枫依旧还是可以出来。最最让姚思祺伤心震惊的是在那次和夜枫见面时,夜枫说对她说分手,姚思祺简直不敢相信夜枫会这样的做。她了解夜枫的性格,知道夜枫是为了自己好才这样的说。可是姚思祺不认为,越是这样会越觉得伤心,夜枫是在自暴自弃。每每在睡梦中看到当天的情形,醒来后的姚思祺不由的又一次次的落泪。

来到了公车站,姚思祺依旧往四处看了看。发现李宇凡真的没跟来后,才安心的开始等起了公交车。

姚思祺并不是因为讨厌李宇凡,说真的,她打心底里开感激他,感激李宇凡他们一家。夜枫的事情在汉江乃至全国都引起了渲染大波,无数的学者评论家教育家都讨论这件事。国家教育的体制不明朗,社会对孤儿的重视态度不够,警察打击罪犯力度不行,环境污染问题严重……夜枫的事情关环境污染有什么关系?他们会说,就是因为毒品残留的废物污染的环境。

总之,一切有着相关联的事情都被他们狠狠的批评,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国家机构。而其中还不乏有些有心人的煽动。就在这样的轩然大波下,姚思祺的父亲姚建锋也就是汉江大学的校长被指向了矛头的最终端。位置也岌岌可危,某些人士窥视这个可以为仕途路做跳板的位置,而居心不良的火上浇油。

就在这样的危机中,姚建锋曾经的战友李萧学出现在了汉江市,顶替了姚建锋的位置,而姚建锋也被贬去汉江市教育局工作,虽说是贬职,但其实和以前校长位置差不了多少,还落个清闲。

几天后,姚建锋才了解到,自己的战友是从首都下来的,自愿来到汉江做校长。要知道,李萧学是之前是在国家教育部任职,很有可能会被选上下一界的教育部部长,而如今走出了首都在外面影响力就要大打折扣了。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李萧学顾念战友情来帮老战友解围来的,姚建锋自己心里也明白。在一次两家人的家庭聚会上,姚建锋非常的感谢这老战友的不顾自己前途的帮忙,可是李萧学却不以为意,只说道:“首都政客太多,做事情放不开手脚。来汉江做校长,多么的自由,也算是一方的土皇帝了!”

姚建锋心理明白才不会是这么的简单,但见自己的老战友不愿意把话说名了,深深的感激之情放在了心底。到这是才感觉到,什么是战友情。

“哔~~”一声公车的喇叭声把姚思祺从思绪中拉会了现实,自己要等的公车来了。

可等公车停下来之后,姚思祺才看见那公车里人头篡动,拥挤不堪。身边还有很多人正努力的挤上这辆公车,使得原本已经拥挤的公车更加的拥挤,下车的却没有一个人。车上的乘客也抱怨着司机还让人上来。

这时姚思祺才想起,今天是礼拜天,四月的第一个礼拜天。人们都要趁今天这个阳光明媚的天气上街购物。

打车吧,姚思祺想了想还是觉得打车去。拦下一部的士,姚思祺对司机说到:“去汉江医院。”

姚思祺并没有身体不适。在今天早上,她接到了一个电话,徐浩学长昨天晚上醒了!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起夜枫的情况,所以姚思祺在赶紧去医院看望学长。

坐车来到医院的门口,姚思祺买了一个水果花篮,就直径的来到了学长了病房。打开病房门一看,只见病床上学长正躺着而边上却没有其他的人。

走进学长的身边,姚思祺看见徐浩学长露出在被子外的身体都包裹着厚厚的纱布,一条腿也悬挂在空中,手上还挂着吊瓶。更让姚思祺触目惊心的是,徐浩学长的右脸上有一条长达10厘米的伤疤,占据着他的整个右脸,额头上赶缠着纱布,头发因为开刀被剪而显得时分的稀疏和凌乱。此时徐浩学长正闭着眼睛,安详的睡着。

看见学长如此的样子,姚思祺的心里不由自主的一阵疼痛,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双脚也站立不稳。轻轻的放下手中的水果蓝,在病床的边上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可能是拉椅子的声音太响,吵醒了正在睡觉的学长,徐号睁开眼睛,看见姚思祺已经到来,于是故作轻松的摸样,胆胆的对姚思祺笑道:“你来啦。”说完,还想起身坐立起来。

姚思祺赶忙扶住学长那有些颤抖的身躯,从病床上拿起一个枕头放在了学长的背后,帮助学长靠倒坐立在病床上。眼睛里那泪水早已落了下来,颤颤巍巍的叫了一声:“学长!”

徐浩看见姚思祺那泪眼婆娑的样子,心中暗想女人真是感情动物,什么事情都是哭啊哭的,女友也哭,母亲也哭,现在姚思祺也哭,搞的徐浩心神不宁。不过徐浩可不敢这样的对姚思祺说,只能用之前同样的安慰方式安慰道:“别哭啦,我又没事,意外嘛。看不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塞瓮失马,焉之非福。”

“恩,没事就好。”姚思祺拿起纸巾擦了擦眼泪,最近这段时间姚思祺天天都带着纸巾,可能她心里潜意识觉得会经常哭吧。

眼泪越擦越多,徐浩看不下去了。于是赶紧换个话题,对姚思祺说道:“对了,夜枫怎么会被抓去了,还判了无期,他的案子漏洞很多的,警察都没有仔细的查证。夜枫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

不问还好,这一问可就出了大事了,原本渐渐收起的泪水又突然像绝堤了的洪水汹涌而出。姚思祺流着泪水痛苦的说道:“他哪有和我说什么?他什么都不愿意和我说,见面就见了一次,还是已经判行后了。我问他什么他都不回答。”

徐浩心里暗骂自己白痴,哪壶不开提哪壶,赶忙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他就是这样的人,反之还是会有机会翻案的,我们只要有证据一定可以的。”

“我是怕他自己都已经放弃了。我们在努力也没用了。”姚思祺擦擦眼泪提出了自己的担心。

徐浩依旧安慰着说道:“没事的,谁也不愿意在监狱过一辈子。”徐浩心里突然有一种感觉,感觉进去的是姚思祺而不是夜枫,感觉姚思祺比夜枫还紧张。深想了之后也释然了,关心则乱,这说明着姚思祺深爱着夜枫。自己的女友在听见自己撞车之后也不是哭的死去活来吗?

在徐浩的刻意下,两人之后的话题没有聊到有关于夜枫的事情。徐浩连连给姚思祺讲了几个笑话,这才让姚思祺那阴霍的心情慢慢的转好了起来。两人一直聊到了中午,等徐浩家里的人给徐浩送午饭了姚思祺才告辞离去。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