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钱是用来还的

小说:逃客情缘:遭遇美女冤家作者:逃也更新时间:2019-05-03 22:56字数:113730

柳梦走后,有了南方的加入,上官蝶便喝得不行了,凌枫和南方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上官蝶送回家。这次南方是真正抓住了凌枫的把柄,一路上,对他耍笑个不停。

回来躺在床上,凌枫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其实凌枫也喝了不少,按道理说,应该倒头便睡才对,但是今天他是彻底的失眠了,脑海里总是浮现出柳梦为他买单的那一幕。

酒能成事,酒的确也能误事,这就是中国的酒文化,凌枫肤浅地理解。

在北京、上海乃至广州,凌枫从来没有如此喝过这么多的酒,大多在酒桌上都是浅尝辄止,应付了事。另外,那里的人的生活节奏很快,几乎没有多少人把时间都浪费到酒桌上。但自从回到本市,凌枫已经大醉了好几回。以前几次倒是无伤大雅,只能说明自己的酒量一般而已,而这次,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如果不是喝多了酒,凌枫想他怎么也不可能把求救电话误打到柳梦那去。这让柳梦怎么看自己?一千多元对她来说虽然算不得什么,但也绝对没有为他付帐的道理。如果说她和他是纯粹的同学,那也就罢了,找女同学应急除了尴尬也不一定很丢面子。而偏偏她和他又是那种关系,她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他是同学。在她的心理,一定会想,她是他的上司,一个下属居然敢用命令的口气要求上司买单,真有点哗天下之大稽。

同时,凌枫又很感激她,她在接到他的电话后居然能那么快的及时赶到,为他解决燃眉之急,看来,同学这层关系在她心底里还没有彻底泯灭掉。

第二天上班,凌枫便抽了个空儿,趁张士成不在,去了柳梦的办公室。

凌枫想必须把钱还给她。虽然上官蝶说她有的是钱,但她再有钱也是她的,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借债还钱,天经地仪的事,如果是公事,那他自然没有什么说的,既然昨天已经表明他和上官蝶之间只是私事,他就有义务这么做,他没有必要让她和他都背上借贷这个包袱。

柳梦的办公室也在八楼,最东面朝阳的一间,这大概是中国人以东为尊的一种习惯吧。828,很吉利的门牌号,凌枫费了半天的劲,才拐弯儿抹角地从张磊嘴里套出柳梦办公室的位置。

凌枫轻轻地敲了一下门,里面有人轻声应了一声。他推门进去,正好,柳梦正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

柳梦的办公室好大,比起陈昕的来要大多了。屋里装饰没有陈总的古朴典雅,但各种高档的叫不名字的家什陈列了四周一圈,怎么看怎么有点象商会的展厅,具体在哪里像,又说不清楚。不过,在凌枫感觉里,这很符合柳梦的风格。屋里迷漫着一种淡淡而又清新的清香,不知是柳梦还是宽阔的落地窗前那几株说不清楚叫什么名字又高又大的非洲树种发出来的。

柳梦抬头看见进来的是凌枫,先是一愣,而后又仰倚在又高又大的软椅里,一双圆润的双手交叉地叠在高高耸起胸前,软椅在她娇躯的作用下不停地晃动,目不转晴地看着他。

凌枫被她瞧得有点不好意思,局促地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千二百元钱,放在她的办公桌角上。

“柳总,这是昨天的饭钱,谢谢你了。”凌枫把钱放下后,想抽身走掉,在她面前,他不想废话。

“你是什么意思,还钱呢。”柳梦眼晴里闪现出一种难以捉摸的笑。她是属于那种拥有女性温柔和男性阳刚融合一类的美,笑起来应该更阳光,更有魅力,但凌枫自从进入公司遇到柳梦以来,发现她很少笑。

“这次吃饭是我和上官经理私人之间的事,不能让你破费。”

“你很有钱呀,两个人吃掉一千多。”柳梦象是在讽刺他。

“哪的事儿,……偶尔一次。”凌枫感觉很尴尬。

“偶尔一次?不会吧,看样子为了这顿饭没少下功夫。”柳梦闪着狡黠眸子,言语有些令人捉摸不到的味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