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归(2)

小说:云之岸作者:静香更新时间:2019-05-10 09:23字数:102882

  建胜的双脚一迈,他就迈出了门槛,他站在刺骨的寒风中,遥遥地指着我,说,“有种的,你将你的朋友叫出来啊!那千岛不是你最要好的朋友吗?有种的,你让你的朋友出来澄清他偷盗旧信件的事实啊!说什么他要在咱家找识画之人,都他妈的是他的幌子,他的幌子!你孟建林是上了日本人的当了,可你这个傻蛋却还蒙在鼓里呢?你甭这样看着我,我看你小子,自从进了咱这孟家大院,你看我的眼神就不对!你兄弟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还一而再再而三地隐瞒我!你敢对爹爹说那千岛的企图吗?你敢对爹爹说,你来孟家大院的企图吗?你知道千岛那幅破画里隐藏着什么吗?其实这幅画本该就属于咱家,本来就是咱家的东西,他却……”

  “够了?!”我打断了他的话,我说,“你有完没完啊!人家千岛现在在我的房里呢,你们真要是让他出来,好,我这就去叫他!只是你们真要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你们可得集体向人家道歉啊!”

  我恨恨地迈动脚步,跑到了我的屋里,一掀门帘,——呀,这千岛却不见了!书桌上平放着一封简短的信,那信上说:“孟兄,我已打扰多日,还请不辞之罪,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要走了啊。不要问我去哪里,如果你再能够见到我的话,那我一定就在那里了,而且我一直将在那里等着你!千岛青朗致敬。”

  我的手指碰着那纸上的墨迹,墨迹散发出一种沁人的清香,我用手指一划拉,那墨迹竟然还没有干透呢!我从书桌上抬起头来,两眼望向窗子,望向那敞着门的门口,我确实看不见他的踪影了!

  寒风将屋檐上的雪粒又吹下来一片,哗啦啦地向下落,雪粒们轻盈地随风旋转着,刹那间,它们就将太阳的白光转变成了彩虹样的彩光了,只听咔嚓一声,窗外的树枝断了一根,我听见那断枝飘浮起来的声音了,我的目光循着那断枝,心也跟着飘浮了起来!哦,我的感觉很不好!昨天晚上我和千岛回来之后,千岛一句话都不对我说了,那时我感觉这千岛就一定会出事的!从他这简短的信中,我就能看出他并不想解释什么,他知道一些事情一旦发生了,是解释不清楚的,所以,他是聪明的,他从来就不需要解释!但我现在的怀疑越来越重,我却需要一个他明确的解释,……!

  我把这封信藏在了我的衣袋里,我不想让爹爹看到,更不想让建胜知道,我一直坚信这是我和千岛之间的事情,必须得由我们两个人来解决,不许第三个人插手的。

  我揣着那封信走到了阳光里,建胜晃荡着他的两条长腿,脸上挂着莫明其妙的笑,问,“怎么样,我的猜测没错吧!那小子已经提前跑了!你可知道那小子是什么人物吗?他可能是江洋大盗,也可能是跨国间谍,更有可能是他妈的谋财害命的主儿,咱家这么一个大家子人,你竟然敢把他领到咱家来?你不怕他将咱爹杀了,占了咱的家业啊……”

  “哈哈哈,”突然我就笑起来了,建胜的脸在我的笑声中沉沉地拉下来,胭脂和秋萍也回过头来一起看我,而爹爹则一直叭嗒叭嗒地抽着那支烟筒,侯叔一听我们争吵起来,他就拿起扫帚去后院扫院子了。

  我明白是我凛厉的笑声,让他们的头皮发起麻来,其实,我自己听到了这样的笑,我的头皮也发麻了,我为什么要这样笑呢?我不知道。我说,“建胜,你多虑了,千岛根本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我和他出生入死已经很久很久了,我对他的了解确实多于对你的了解!但我可以告诉你,他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复杂,他是一个极其单纯的人,单纯到心里只有他的家,只有他的吃饭和睡觉,所以,请你不要将他复杂化了!我还要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根本就没有在咱家偷走任何东西!——他也不需要这些东西!你所说的那些东西,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那会成为他的累赘的!再有,他给咱爹看得那幅画,也值不了多少钱,所以,还请那打着发财梦的人,早点将发财的心收一收才好啊!”

  “好啊,孟建林,你竟然替一个日本人说话!你竟然这样和我说话?我简直受够了啊!”建胜跺着脚一脸怒气的说。

  我以为像胭脂这样的女人,不会插足我们兄弟们之间的矛盾,没成想,她却袅袅婷婷地走过来,直直地望着我的眼睛,一直望到我两眼发虚,她才说,“那千岛青朗可不像你说的那样单纯吧!如果他要是单纯的话,他还会死抱着那幅破画不松手吗?如果他要是单纯的话,那他看着我花容月貌的秋萍,不致于不动凡心吧!可他居然就没有动凡心啊,他好好地羞辱了我的秋萍啊!我这口气岂能咽得下啊?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可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日本人啊!大哥对日本人的了解可不要局限于表面现象吆!”

  这女人说话像蹦豆在跳,掷地有声而逻辑紧密,我不得不佩服起她来了,我心里想,她,她莫不是哪个方面的要人?要是哪个方面的要人,能嫁到我们孟家来?

  我正在迟疑,秋萍却装作给爹爹重新沏一杯浓茶,轻倩地走过我的身边。我知道,她这是嗅闻我的身上,是否有千岛留下的气味,她可能要借助这气味做做文章吧。我不禁仰头又笑。

  爹说,“建林啊,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但我对这千岛还是有些怀疑的,这日本人不同凡响啊,能胸揣藤野利一的画,何其简单啊!即使像你说的这幅画值不了几个钱,但如果能够临摹这样一幅画,也可见此人的绘画**底和用心独特啊!所以,你还不要把建胜的话当耳旁风,他也是为了你好啊!你们兄弟之间,一定要团结,只要你们团结了,我们这个大家庭才不会散啊!你不是说要走吗,如果你真的想走,那你现在就走吧!爹也不想耽误你的时间啊!”

  “爹!”不知怎么我却哭了起来,但我不敢让建胜看到我的眼泪,也更不想让胭脂秋萍看出我的脆弱。我仰起头,将眼泪回渗到眼睛里,我背起我的包袱,推开大门,朝着前方走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