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我是千岛(1)

小说:云之岸作者:静香更新时间:2019-05-09 03:36字数:102882

  如今你们已经明白,我没有告知孟建林,我就独自上路了。我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所面临的生命危险,我知道,我们在那老屋的最后一次见面,将成为我们永恒的记忆!

  我站在高高的墙头上,仰望着明晃晃的阳光,阳光像一个年迈的老人一样,慈祥地望着我,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母亲,这让我忽然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我忽然就对这尘世多了一份浓浓的眷恋!是的,我就要死了,而且明明就在此刻呢,我的脑海中出现了我对自己怎么死法的种种猜疑,是的,我就是要赶赴一个未来的刑场!是的,我不想让我的好朋友孟建林看到我那个可怖的刑场,如果我死的话,我希望我能够默默地死去,不惊动任何人!

  像我这样的人,也就是,以爱情、悲伤、快乐和痛苦为借口的,维持着永恒的孤独和忧郁的永恒状态,我没有大喜大悲,那些变化剧烈的情绪不属于我!当然,我的这种状态也不希望被任何人所打破,我实在是一个聪明的人啊!

  风吹着我的衣裳,让我忽然象鸟一样展开了翅膀,让我忽然有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再过几个时辰,我将真的变成一个快乐逍遥的仙人了,我的灵魂将飞回到我的北海道,飞回到我的爱妻身边!我崇尚那快乐而极致的死亡,我的心里并不惧怕死亡。有时我会觉得自己正举起一把利剑,划向我的肚皮,于亮晃晃的街道上淌出鲜红鲜红的血,我告诉你们啊,我一直崇尚那日本武士的勇敢死亡,我常常问自己,你是一个勇敢的真正的日本武士吗?你的血管里淌着属于日本人的尚武的鲜血吗?但这时,我的耳朵里传来那个传听器的问话,它问我,“千岛,你个叛徒,你昨晚儿上,你为什么吹灭了蜡烛啊,为什么要让我面对无尽的黑暗?但是,你一切想要欺骗横田的阴谋,已经被我识破了!你不是不让我看到发光的东西吗?你不是以为谁也不知道你把那张破画放在什么地方吗?但我告诉你,你不要太猖狂了,除了我,横田还有一种叫做定位器的东西,它同样也可以安装在人的身上,只要有人带着那个定位器来,就能查清你的阴谋了,没有你和孟建林,我们照样能够办得到的!……”

  它在我的耳朵里,像一个聒噪的孩子一样喋喋不休,我想要将它从我的耳朵里**来,但无奈的是,它的这种声音是装在我的神经里面的!我不知道,这些话是从我的嘴里出来的,还是从那个小巧的仪器里面出来的!我没有办法了。但我没有向它屈服,我沉默了下来。我的脚只轻轻一迈,我就像一只美丽的飞鸟一样,扑扇着一对双翼,从墙头上轻轻地落到了地上,我打发了一下我的羽毛,迈动着无比轻盈的脚步,我又上路了。

  但不知怎么,总有一股莫名的哀愁拉扯着我的心,它让我的心剧烈地疼了起来,——孟家大院正慢慢地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我回头望了一眼苍茫的大平原,大平原上竖起了几座新坟,冬天的大风,扬起了一阵混合着纸钱气味的冷清,——我缩了一下脖子,我感到了冷!

  我的双脚踩在了一座新坟上,那盖在新坟上的白雪还没有化干净,我坐在了一座新坟上,要歇一歇了,我回想着我在这孟家大院里所度过的这几天时光。我又开始问自己了,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你要在这里定居吗?这里是你的故乡吗?你为了这方寸之地而死去了,你感觉值得吗?你在这里预测死亡,召唤死亡,有人信你吗?现在的那个孟建林也很有可能在怀疑你了?你又如何对他解释啊?

  我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底下,自己的脚下飘起了几片没有烧净的纸钱,我捡起了一枚纸钱,想起了昨夜里我在黑暗中所做的一切。是的,我把那幅画放在了书信下面,那死亡和死亡所叠加在一起的腐血,让所有居于地下的嗜血的动物们疯狂,那何止于小小的老鼠们呢?哈哈哈,哈哈哈,我笑了起来,我的笑声格外刺耳,连那坟地里的新鬼都说我了,他狰狞着双眼说,你想死,那你为什么不死呢?为什么整了这么些恐怖的事情来吓唬我们呢?真真是日本人最坏最坏的啦!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的。虽然我很愿意死在这里,我要是死在这里,比死在日本军营里要幸福的多,要迅速的多!但我在这里死了,我将没有一块象征我曾经活过的墓碑竖在这里,那我的亲人们,将不能找到我,你说,在未来的日子里,那他们将如何纪念我呢?我的死,那就将成为一个谜!这个谜将牵动着整个孟家大院,将牵动着我的好朋友孟建林,那我在横田先生心中也成了一个不能完成任务而且还不能保全自己性命的懦夫了,所以,我不能这样死!死要死得其所,死要死得壮烈,死要死得无悔,那我在天堂或者在地狱里,我才能安心啊!

  我想要继续赶路,我想要从这座新坟上站起来了,但我的双脚却被那新鬼死死地拽住了,我喊起来,我说,“你这是干什么啊,等不多久,我就会和你去做伴的!你现在着什么急啊?”但是他仍然死死地拽住我,不放手,他一定要让我说出那画中和那信件里的死亡,他说,“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虽然死了,但我怎么也弄不清这死亡的过程?如果那些东西就是昭示着活生生的死亡的话,那就请你告诉我!”

  我欠了欠身子,说,“说真的,天机不可泄露!”“哼哼,你又在摆架子!你们日本人就爱摆架子,你们的那个臭架子比中国人摆得还足呢?”新鬼说。我拂袖转身,但我发现,那么多那么多的新鬼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说,“你们要干什么?”他们说,“让你解释死亡,让你把中国人的死亡解释在鲜艳明媚的阳光之下!你就给我们乖乖地张开嘴,说出那些死亡的秘密吧!”

  但奇怪的是,我的喉咙却被某种巨大的力量死死地扼住了,我张开了嘴,有流动的气流流出来,但我怎么也发不了声了!——我知道,是那幅埋在黑暗中的画救了我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