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宝篇2

小说:宠夫女王爷作者:紫飞珏阳更新时间:2019-05-06 09:38字数:309975

“爹爹,姬雅哪里去了?”

小宝宝眨巴着蓝宝石般亮晶晶的大眼睛,坐在石阶梯上托着小下巴看着院子里正在习武弄剑的银丝男子,很是无聊的问道。

“姬雅被你萧雅姐姐拉去皇宫陪她了。”

一头柔顺飘逸的银丝男子一个旋身,长发跟着一甩,在灿烂的阳光下闪耀着银色的光亮。

“那,那伊贝妹妹与晨宝弟弟呢?”

小人儿嘟着红红的嘴唇望着男子每一个潇洒、帅气而美丽的动作。

“你沁姨和依姨带他们下山买东西了。”

“天姨和莲爹爹为什么还不来回来看小宝宝?”

“……”

天影和曹莲出发去大岭国游玩最多也才五天,没想到小宝宝这么想他们。

男子撇撇嘴,心里很是吃味,为什么他的宝宝总是想着外人,而不想自己的爹爹,男子收好长剑,走到阶梯上坐下,把小宝宝抱到自己腿上坐好。

“爹爹,小宝宝都十岁了!”

小宝宝挣扎着下来,水嫩透亮的脸蛋儿白里透红,粉嘟嘟似像红苹果一般,让人很想咬上一口。

就是因为爹爹和娘这样宠着他,还把他当三岁的小孩一样经常抱着,所以姬雅他们也都跟着把他当小孩,出去玩都不带上他,还说什么害怕小宝宝有危险,他们什么事情都不让他参与,让他一个人十年来一直呆在上山的家里闷闷的。

“小宝宝再长大也是爹爹和娘的宝贝孩子。”

杨宇曼不再强迫小宝宝,让他自己坐在一旁,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爹爹,金姨为什么不带小月儿弟弟和小青儿弟弟上来陪小宝宝玩?”

小宝宝眨巴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挽着杨宇曼的手臂,声音糯糯的,煞是好听。

“……”

“娘为什么还不回来?”小宝宝鼓着腮帮子依旧闷闷地问道。

“……”

“还有姬雅哪里去了?还有……”

“……”

杨宇曼无奈地把身边闷闷的儿子搂在怀里,轻柔地抚着他那柔软细滑的发丝,眼里满是温柔、慈爱和宠溺,

“小宝宝今天一上午都问过爹爹好多次了。”

“可是,可是小宝宝很想像大家一样都可以下山去玩呀!”小宝宝忽闪忽闪着卷长的羽睫,亮晶晶的眼里满是渴望的眸光。

杨宇曼心里暗叹了一口气,心里很是自责当年如果不是自己不听琪的话走出了院子,小宝宝也不会有世人认为是妖孽的蓝眼睛。

“小宝宝想下山去玩吗?”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小宝宝一回头,看见身着一身黑衣,浑身散发着威严气势的娘笑着走了过来,心里一喜,站起小身子,跑过去就扑进萧文琪的怀里。

片刻后,露出小脑袋问,“娘真的会让小宝宝出去玩吗?”

“琪,你?”杨宇曼有些不可置信,很是想不清她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萧文琪深邃的黑眸里一片复杂,拉着小宝宝走到杨宇曼身旁,沉声说道:

“曼儿,我想过了,我们这样一直保护着小宝宝也不是办法,况且我们能保护他多久呢?”他们会老去,最后离开人世,到那个时候小宝宝怎么办?顿了顿,

她继续说着,“小宝宝总要去面对自己的生活,我们也不能夺走宝宝对外界生活的向往,我们不放手怎么就知道宝宝不能坚强的找到自己美好的生活呢?你难道没发现小宝宝最近几年来越来越不快乐吗?”

“可,可是……”可是他还是很担心小宝宝出去会受到危险和别人的歧视。

“娘,爹爹,小宝宝没有不快乐,只是感觉很闷而已,如果……如果爹爹和娘开心,小宝宝就不下山了。”小宝宝低着头,声音低低地说着。

看着爹爹和娘为难的样子,他心里微微有些内疚,如果不是他整天吵着要下山去玩,爹爹和娘也不会不开心,都怪他不懂事。

“傻孩子,心不对嘴。”

杨宇曼欣慰地拍了拍小宝宝的脑袋,笑着与萧文琪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过几天让你萧雅姐姐与姬雅带你下山,有他们陪在小宝宝身边爹爹和娘就放心了。”

萧雅毕竟是大人了,她现在也是凤鹰王朝的太女,没有人敢轻易动她,那孩子做事也比较细心谨慎和稳重,有她带着小宝宝出去他和琪都会放心的,更何况还有一向疼爱宝宝的姬雅。

“嘻嘻……谢谢爹爹和娘。”

十日后,萧文琪一封飞鸽传书到皇宫,萧雅与姬雅立马就赶到了山上。

“小姨,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小宝宝的。”萧雅一脸严肃认真地着自己一直都很崇敬的小姨保证道。

“爹爹你就不要担心了,路上有萧雅姐姐和我,小宝宝不会有危险的。”萧姬雅上前安慰着自己泪眼蒙蒙的爹爹。

“好了,你们出发吧!”萧文琪看着两人身上已经准备好背在肩上的包袱,走到小宝宝面前揉着他的小脑袋,嘱咐道:“小宝宝下山后要多听萧雅姐姐的话,一个人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

“嗯”小宝宝眨眨大大的眼睛,乖乖的应着,“爹爹和娘都放心吧,宝宝一定会听话的,不会给姐姐惹麻烦。”

说完,三人向两位长辈行礼了离别礼,萧雅便牵着小宝宝小心翼翼地往山下走去。

萧文琪和杨宇曼眼睛定定地望着那抹小身影渐渐消失在眼中,弥漫水雾的泪眼里满是不舍。

小宝宝从小就长得粉嫩粉嫩的,煞是可爱美丽,也是萧文琪与杨宇曼美丽部位的综合体,狭长的凤眼微微上翘,纯洁明亮的眸子里总是带着无辜的魅惑,性格更是俏皮可人,随着年龄的不断长大,不难看出那精致如玉的白皙脸蛋儿更胜杨宇曼当年的容貌几分。

他的一颦一笑,一表一言都无不牵动着人们的心儿。

如果把杨宇曼比着桃花仙子,那么小宝宝便是让人望尘莫及的嫦娥,给人一种干净和纯美的舒心美好的感觉,特别是那双闪烁着蓝色水晶般光芒的星眸,让人甘愿溺死其中。

就像萧雅曾玩笑的说过,如果小宝宝不是她弟弟,她定会再等四年就娶宝宝为正太女妃,像母皇一样弃后宫三千只取一人相守相爱到老,遗憾的是天不遂人愿,她也只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宝宝以后嫁做他人夫。

“宝宝,是不是累了?”萧雅顿住脚步,回头看着被自己牵着,却还是依旧落后几步的小宝宝,抬袖擦了擦那小红脸蛋儿上粒粒汗珠,心疼地说道“宝宝,萧雅姐姐背你可好?”

小宝宝微笑着摇了摇头,“你们身上还背了那么多东西,小宝宝只是空手而已。”

小宝宝咬了咬红唇强忍着酸痛的脚,眸光坚定。

“宝宝,要不我来背你。”姬雅以为宝宝不习惯别人,所以上前就蹲下身子让小宝宝上来。

姬雅虽然与宝宝一样大,但看起来她比宝宝高大许多,这两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的高矮越来越明显,现在她更是比宝宝高了大半个头。

“姬雅,你干嘛呀?还不快起来。”小宝宝弯腰拉起自己的妹妹,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红红的嘴儿轻启:“我既然想下山玩,就得像你们一样,自己走下山,你们能做到的事情小宝宝我也能。”

“哈哈……”萧雅看着小宝宝的样儿开心地笑道:“姬雅,我们就让宝宝自己走吧!”

没想到宝宝这么坚强,全然没有以前的柔弱的样儿。

由于小宝宝以前没有走过这么久的路,而且还是崎岖不平的山路,他也不愿意让萧雅两人背着下山,所以一路为了照顾小宝宝,走走停停数十次,方才赶下山,可还是没有趁天黑之前赶到附近镇上找个客栈,便只能委屈地在山下一座破庙里暂住一晚。

小宝宝觉得带来的干粮很无味,萧雅便一人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野味可打来给宝宝吃,而姬雅则是留在庙里照顾好小宝宝的安全。

他们在破庙里燃起一堆篝火,熊熊火焰照得整个空旷的破庙通明。

顿时,正在火堆边烤火的宝宝看见破庙角落里有个黑漆漆的东西在动,不知道那是什么?

回头瞧了瞧正在拿出包袱里衣服在草堆里铺成床的姬雅,亮晶晶的眼睛一转,好奇地慢慢向那个微动的似动物一般的东西走去。

墙角草堆里的东西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人接近,警惕地动了一下,随即霍地一转身,看见来人,警惕的眼神在看清那双漂亮干净的眸子时愣住了。

小宝宝被墙角里突然转过来的黑东西吓得后退了一步,借着火光看清那黑呼呼的脸蛋确定是一个人,方才松了口气。

小宝宝眨巴着大眼,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一头凌乱黑发披散在肩的人,全身上下似乎只剩下那双冰冷明亮的眸子还能看清楚,其他地方都是黑呼呼的,对方只是楞楞望看着他,小宝宝把双手撑在膝盖上,半顿起身子也同样看着对方。

墙角的黑脸人在小宝宝钻石般闪亮、美丽的眼睛盯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撇过头,最后小声地试着问道:“你……你是谁?”

声音本欲冰冷疏离那人,但一抬头触及到那清澈无辜的水汪汪的大眼,心下一软,说出来的语气却带着一丝自己都不相信的温柔,似乎有些害怕自己一个大声,吓着了眼前美丽的人儿。

“我是小宝宝,你呢?”小宝宝甜甜一笑,声音很小很小的应着,回头见姬雅没注意到自己方才舒了口气。

“我——”黑脸人眼神似乎有些暗淡,垂着脑袋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要告诉他自己是没人要的孩子吗?

“不想说就别说了。”小宝宝见姬雅快铺好床,笑着安慰那人,便转身回到了火堆旁。

“不是——”黑脸人本想告诉他,她不是不想告诉他,只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姓什名谁,她从五岁开始被父母丢掉以后就一直行乞到现在,早忘了自己是谁?

黑漆漆的手缓缓抚摸上自己的脸颊,自从她五岁中毒后另一半脸就变成黑的了,家里人都说她是妖怪,把她赶了出来,八年来她一直住在这个唯一能为自己遮风避雨的破庙,为了不吓着其他人,她用锅恢把自己的另一半脸也弄黑,甚至全身也弄得黑漆漆的,这样别人就不会说她是妖怪了,也不会不倒饭给她了吃了。

八年来没人愿意与她说话,所以也致使她养成了孤僻冷漠的性质,没想到那个漂亮的娃娃不嫌弃她,还笑着和她说话,心里顿觉一种陌生的感觉注入心田。

而另一边的姬雅不是没有发现小宝宝的一切动作,只是她感觉那人对宝宝没有危险,方才没有阻止宝宝的好奇心。

“宝宝,床铺好了,过来试试。”姬雅用手掂了掂感觉还是有些不满意,虽然她已经尽量铺得软一点,舒服一点,但她看着宝宝那较弱的身子,心里很是愧疚与心疼。

不像她从小就跟着萧雅姐姐走南闯北的到处跑,什么脏乱的地方没住过,更何况宝宝还是男孩子,也是他们捧在手心的小宝贝,在家里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怎能让她不心疼。

小宝宝一屁股就坐在上面,虽然与家里的舒适柔软的床不能比,但他还是觉得很是满足,如果他不下山又怎么能知道还有人竟然连睡觉几本的床也没有?

“谢谢你,姬雅。”小宝宝满意地笑得月牙儿弯弯。

“傻瓜,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姬雅宠溺地揉了揉小宝宝的头,一副姐姐照顾弟弟样儿,“不舒服可要告诉我,我再弄弄。”

“不用了,已经很舒服了!”

墙角的黑脸人看着不远处温馨的一幕,心里很是羡慕和期盼,但她心里知道,她只是她永远不可能拥有的奢望。

第二天天一亮,萧雅三人便打算收拾好东西打算离开这里,在刚到门口的时候,小宝宝顿下了脚步,转头看了看那黑脸人望着他们不舍和期盼的黑亮眼神,回头对着萧雅恳求道:“姐姐,我们把她也带上好不好?”

小宝宝手指指着墙角的黑脸人,萧雅顺眼望去,只见她漆黑一片,但略小的身子也最多不过十三四岁,回头看着小宝宝一脸期望地望着自己的大眼,便不忍地点头答应了。

此人对他们应该没有危险,不然依姬雅对宝宝过分疼爱的脾气必定在危险来临之前就杀掉她,而昨晚她回来之时见她还好好的待在墙角,这足以证明她没有对宝宝构成威胁。

来到小镇街上,萧雅买了几套衣服让那黑脸人换上,本想让她把脸也洗掉,不料她却死活不肯,竟是选择与宝宝一样带着黑纱帏帽。

“姬雅,你怎么能答应让那么奇怪的黑脸人做宝宝的贴身护卫?”

虽然经过试探得出结论那小孩武功不错,但那小孩的脾气也太怪了吧!除了对宝宝言听计从外就只听姬雅的话,连她这个大人也拿她没办法。

“因为她看着宝宝的眼神很真挚,而且没有一丝杂质。”姬雅随口说说道。

“就因为这样?你是不是太冒险了吧!要是宝宝——”

萧雅对姬雅小丫头的想法很是惊讶。

“她不会对宝宝不利的,危机关头她甚至能一死保护宝宝的安慰。”姬雅似看到那奇怪的黑脸娃拼死保护宝宝的现场一般,威严冰冷的黑眸里满是坚定的眸光。

因为是宝宝让她再次重生,一个曾经受过伤害的人,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得到了帮助,那么她便一辈子也会记得这个人,而那黑脸娃也一样会用自己一辈子来保护着小宝宝,因为她眼里除了忠诚还有其他别的情素,这一点也足于他们控制她。

“哪她的那个脸也太奇怪了吧!你不怕她晚上吓到宝宝吗?”萧雅不再纠缠着刚才的问题,继而又担心起她恐怖的面容。

虽然她极力反对洗掉脸上的黑乎乎的东西,但以他们敏锐的眼睛也发现了她脸上毁了一半的容貌。

“外祖婆婆一定能治好她脸的。”姬雅不以为然的说道。

在她心中,除了自己崇拜和尊敬的娘之外,就是外祖婆婆的医术和毒术了也是让她佩服了。

“我重新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小宝宝坐在马车里,掀开窗口的帘子看着外面带着帏帽的人征询道。

“谢——谢宝宝!”黑脸娃先是一愣,随后感激地应道。

“要不你就姓黑。”小宝宝歪着小脑袋,手指放在樱唇边,转动着灵动的大眼思考着,“就,就叫黑诗雨,我就叫你雨姐姐好不好?”

小宝宝很是满意这个名字,因为他很喜下雨天在房间里读诗绘画,所以他就取了这两个字。

“好!”黑脸娃木愣地应了声,心里却是一股暖流涌起,她终于有名字了。

直到几年后,黑思雨方才明白宝宝取这个名字还有另外的含义,那就是诗与思谐音,雨与宝宝的名萧姬宇的宇字也谐音,也即是思宇,宝宝是想让她时时念着、想着他的意思。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