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卫梓陌,你给爷等着

小说:爷太残暴作者:柠檬笑更新时间:2019-04-20 17:37字数:2756367

浮华如梦。

凤凌国,京都皇宫内。

凤傲天此刻正端坐在龙椅上,宽大的龙袍,是按照凤袍的款式而做的女式龙袍,金丝绣出的龙不失威严,抹胸地长裙,勾勒出她曼妙地身姿。

距离登基已经过去一月,宽大的龙袍遮挡住了她显怀的腰身,她手执着奏折,另一侧坐着慕寒瑾与蓝璟书,二人此刻正将整理好的奏折逐一地分类之后,才将重要地放在龙案上。

凤傲天放下奏折,猫公公体贴地上前轻柔地捏着她的双肩,轻声地开口,“主子,您歇一歇吧。”

“无妨。”凤傲天半眯着眸子,清冷地眸光此刻闪过一抹温柔,一只手轻轻地覆在小腹上,嘴角勾起淡淡地笑容。

“主子,您如今可是双身子,可不能太过于劳累。”猫公公心疼地劝着。

凤傲天抬眸冲着猫公公浅浅一笑,似乎这些时日她的性子也变得平和了许多,“你啊,越发地叨唠了。”

“奴才这不是担心主子的身子。”猫公公娇嗔地看着她,那脸上自然依旧扑着厚厚的白粉,遮盖住了他本来俊美的容颜。

凤傲天抬眸扫视着眼前偌大的宫殿,她依旧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抬手反握着猫公公那修长的手指,将掌心贴在她的脸颊,她才知晓自己真的是回到了这个世界。

她沉睡了三年,却在那个世界陪着李灏宸与季晖到老,过完了那个世界的一生,她以为自己要抱憾终身地死了,未料到,死却是生,她回来了,她有时候在想,那个世界的一生到底是一场美梦呢?还是真实地存在过。

她清楚地记得黑森所言,他会让她达成所愿,那么,他最后消失在了这浩海苍穹之中,难道就是为了让她回到这里?

她低头轻抚着自己凸起的肚子,嘴角挂着慈爱地笑容。

慕寒瑾与蓝璟书对望了一眼,亦是清楚,醒来之后的她似乎变了许多,敛去了那素日的锐利与威慑,反而多了本属于女子的柔美。

凤傲天自龙椅上起身,猫公公连忙小心地搀扶着,“主子,您当心些。”

凤傲天不由地失笑,“哪里那般脆弱了?”

猫公公自然知晓她的能耐,不过她即便再厉害,却也是个女人,虽然是一国之君,却也是他心爱呵护的女人,他哪能不紧张呢?

慕寒瑾与蓝璟书见她起身,二人随即也自书案上起身,二人步调一致地行至她的身旁,“可是出去走走?”

慕寒瑾温和地看着她问道。

“恩。”凤傲天微微颔首,抬眸看向猫公公,“我想吃酸梅了。”

猫公公一听,连忙应道,“奴才这便去给您准备。”

“恩。”凤傲天笑着应道,便见猫公公扭着腰身出了大殿。

凤傲天看向慕寒瑾与蓝璟书,握着他二人的手,“陪我出去走走吧。”

“是。”慕寒瑾与蓝璟书依旧是恭敬地应道,毕竟这处乃是宫殿,他们虽然是她的男人,却也是臣子。

凤傲天笑吟吟地看着他们,曾经睡梦中的画面逐一地掠过,她只是在他二人的搀扶下缓缓地踏出了大殿。

这些时日,他们皆在宫中,并未出宫远游,只不过,冷千叶与慕寒遥却都寻了差事忙活着。

她石阶而下,每一步走得都很稳,不时地看着他们二人,温雅如水的慕寒瑾,温润如玉的蓝璟书,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道,“我记起一件事来。”

“何事?”慕寒瑾温声问道,俊美如水的容颜上带着温和地笑意,一身月白锦袍,更衬托着他多了几分飘渺如县的瑰丽。

凤傲天双眸微眯,冲着他挑眉,“你凑近一些。”

慕寒瑾微微一愣,却还是顺从地凑了过去,“再凑近一些。”

“是。”慕寒瑾又倾身上前,只觉得她淡淡地气息渐渐地萦绕在他的身旁,他的心也随之一动。

凤傲天见他靠近,的慢慢地凑近他的脸颊,轻轻地落下一个吻,而后笑看着他,“好了。”

“恩?”慕寒瑾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呆愣地注视着她,却不知该如何反应。

蓝璟书安静地立在一旁,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不过心里头却有些不是滋味。

凤傲天笑着转身,反握着蓝璟书的手,轻轻一拽,他便向她靠了过来,她趁势在他的唇上碰了一下,随即便左拥右抱地揽着彻底呆愣地二人向前漫步。

猫公公捧着酸梅笑吟吟地赶了过来,见慕寒瑾与蓝璟书面色微红,狐疑地瞅了一眼,便凑上前去,“主子,酸梅。”

凤傲天浅笑着张嘴,猫公公连忙捏了一颗喂给她,“可合胃口?”

“不错。”凤傲天轻轻地咬着酸梅,见蓝璟书与慕寒瑾还未缓过神来,不由得笑了,怎得过了这么久,还是这般地呆呢?

她凑上猫公公的耳畔,低声说了什么,猫公公幽怨地看着她,“主子,奴才不要。”

“为何?”凤傲天挑眉,正色道。

“为何要让奴才去?”猫公公不情愿道,他可不想离开她半步。

凤傲天勾唇浅笑,抬手轻抚着他的脸颊,“你若不去,那我便去了?”

猫公公哪能让她累着,只能低声应了,便不甘愿地离开。

“皇上这是……”慕寒瑾见猫公公不情愿地离开,温声询问道。

“让他去寻梓陌。”凤傲天笑吟吟地说道。

“他好像出宫了。”慕寒瑾沉吟了片刻,却不知她为何要让猫公公前去寻卫梓陌回来。

凤傲天也只是浅笑不语,“不过是答应他的事还未办。”

“何事?”慕寒瑾温声问道,双眸闪过淡淡地水光。

凤傲天斜靠在他的怀中,如今只是微微地走上几步,便觉得有些乏累,她在那个世界上亦是育有一双儿女,想起那两个孩子,她低头看着小腹,也不知他们会不会再次投胎到她这呢?

慕寒瑾见她总是出神,他抬眸看向蓝璟书,低声道,“皇上,可是回去歇会?”

凤傲天轻轻摇头,“让我靠会。”

自从醒来的凤傲天,再未在他们跟前自称“爷”,她乃是女帝,更是主宰这凤凌百姓的王者,可是,却是他们的女人,也是他们的天。

女子为尊,他们曾经无法想象,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却都觉得甘之如饴。

“好。”慕寒瑾抬起手臂,将她轻轻地揽入怀中,她半眯着眸子,大殿外,端阳高照,偶尔吹来轻轻地微风,一旁并未有内侍跟随,只有他二人陪伴着。

蓝璟书一身浅蓝锦袍,慕寒瑾一身月白锦袍,二人仿若承载了这天地间的灵气,将她轻轻地护在着暖阳之下,他看着她,他看着她,只是如此,便已经觉得此生无憾。

慕寒瑾总是会想起她昏迷的那些日子,总是会想起她曾经说过的话,可是如今,他只想好好地配着她。

蓝璟书看着在外头待着的时辰差不多了,便提醒道,“皇上,还是回去吧。”

凤傲天微微睁开眸子,抬眸看着他,浅笑着应道,“好。”

蓝璟书对上她那凤眸内闪烁着的华光,莫名地面色微红,而后垂眸看着她自始至终都未曾放开的手。

他只觉得如此能够天长地久下去,那该多好。

凤傲天牵着二人的手重新回了大殿,她斜靠在软榻上,额头噙着一丝薄汗。

无风此刻缓步行至大殿内,淡然的看了慕寒瑾与蓝璟书一眼,而后抬步上前,行至她的身侧,仔细地把脉之后,低声道,“胎位正常,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些,毕竟你的身子还未痊愈。”

“我自是省得。”凤傲天邪魅一笑,似是想到什么,“他还未回来?”

“恩。”无风点头,“许是还要些日子。”

“怒了。”凤傲天低笑道。

“醋了倒是真的。”无风随即起身,“我回去了。”

“好。”凤傲天微微点头,知晓他性子如此,又喜静,最不喜欢这大殿内的气氛,便也未阻拦。

无风缓步离开,凤傲天半眯着眸子小憩。

不一会,便见猫公公回来,身后跟着那抹艳红冷艳的身影。

依旧戴着红色的面纱,通身散发着绝世高贵之气,自成一道决然的风景。

凤傲天睁开眸子,笑吟吟地对上他的眸子,“可是累了?”

“还好。”卫梓陌不知凤傲天为何突然将他唤来,只因这几日并非他侍寝,故而也便出宫去了自己的地盘。

猫公公嘴角微撇,虽然他与卫梓陌乃是兄弟,可是,碰到凤傲天时,他只剩下了满满地醋意。

凤傲见猫公公幽怨不已地看着她,她笑着开口,“你新做的酸梅不错,不过下次加点盐,似乎更好。”

“那奴才这便去重新做。”猫公公顺着凤傲天的话回道,显然知晓她有话与卫梓陌说。

凤傲天微微点头,“去吧。”

猫公公越过卫梓陌的时候还不忘白了他一眼,而后才缓缓地出了大殿。

慕寒瑾与蓝璟书向来最是默契,二人对看一眼,便一同起身。

凤傲天摆手道,“无妨,我与梓陌出去说。”

“可是,您的身子?”慕寒瑾担忧不已。

凤傲天低笑道,“你啊,怎得如今越发地唠叨了?”

慕寒瑾双眸溢满柔光,“许是紧张,因着头一次当爹吧。”

凤傲天轻轻抚着小腹,“是啊。”

慕寒瑾微微一顿,这才知晓失言,许是让她想起了龙隐,他连忙开口,“皇上可是与逍遥侯有话相谈?”

“哈哈……”凤傲天突然豪爽大笑,也许,她还未从那个世界转换过来,故而才会多出了一些多愁善感,这可不是凤傲天的风格。

她抬眸看向慕寒瑾,“我与梓陌出去走走,不碍事。”

“是。”慕寒瑾见她又恢复了原来的神色,这才松了口气。

卫梓陌亦是看出了凤傲天的不同,他上前扶着她,“走吧。”

凤傲天微微挑眉,“看来我这双身子,如今被你们看得像是羸弱了不少,一个一个的都不怕我了。”

卫梓陌冷哼一声,“我何时怕过你?”

凤傲天嘴角微勾,邪魅一笑,凑上前去看着他,“当真不怕?”

“恩。”卫梓陌揽着她的腰际,扶稳她的腰身,带她直接出了宫殿。

蓝璟书看向慕寒瑾,“我怎么觉得这逍遥侯如今性子越发地古怪了?”

“许是有心事吧。”慕寒瑾温声道,“我们早些忙完,回宫殿去,无云临行前埋了不少的好酒。”

“今夜是谁侍寝?”蓝璟书突然问道。

“这还未翻牌子,不过瞧着她特意将逍遥侯唤来,想来今夜便是逍遥侯了。”慕寒瑾淡淡地开口。

“不过,猫公公怕不是滋味了,对了,安王这些时日一直跟着叶峰闭关,也不知何时出来。”蓝璟书面露担忧。

“安王睡了这么多年,如今醒了,性子也变了。”慕寒瑾想起凤胤麒,隐隐有些担忧。

蓝璟书何尝不担忧,毕竟,当年安王年岁虽小,他们都能看得出安王小小年纪,便舍了自己护了皇上,如今醒了,而且刚刚出落成少年,这样花样的年纪,难保明白心思。

二人心照不宣地不再提及,只是垂眸各自忙着。

凤傲天被卫梓陌带着去了他的宫殿,待入了殿内,卫梓陌小心地将她放在软榻上,而后拿过靠枕放在她的身后,随即便坐在一旁看着她,“你特意寻我前来何事?”

“难道我不去寻你,你便不回来了?”凤傲天歪头笑吟吟地看着他,只是双眸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幽光。

卫梓陌与她对视着,也不知为何,只是心里头有些憋闷烦躁,却也不愿意与她开诚布公地谈一次,如此便这样压抑着,久而久之,便弄得有些寡言少语起来。

凤傲天周身散发着冷冽地气势,半眯着眸子注视着他,低声道,“说吧,否则,不给肉吃。”

卫梓陌幽幽地叹了口气,“你如今这幅样子,我能吃得了?”

凤傲天挑眉开口,“怎么吃不得了?这几日你们不是吃得挺欢的?”

卫梓陌知晓她向来如此,即便换了女儿的装扮,可是依旧是那副样子,他扶额望天,那眉心的朱砂闪过一抹妖冶,忽然凑上前去,便吻上了她的唇。

隔着面纱,那温热的两片唇瓣亦是柔软不已,凤傲天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地笑意,一手勾着他的腰际,一手探入他的衣襟内,准确无误地寻到他的敏感,轻捻着。

卫梓陌双眸划过一抹夺目的风情,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却独独避开了她的小腹,双手撑在两旁,二人吻得天翻地覆,却也是将他心头的那口郁气消散了出来。

凤傲天卷起舌尖回味着他的滋味,彼此气息相抵,暧昧直线上升,卫梓陌冷艳的双眸闪烁着妖冶的华光,似懂非懂地注视着她。

凤傲天直视着他,彼此之间靠的很近,她能清楚地听到他的心跳声,也能察觉得到他每个呼吸所表达的情绪,她历经了这么多的磨难与是是非非,在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在这里与他们历经生死,又重回那个世界,陪着那个世界的他们共度了一升,她觉得这一切都是上天的恩赐,让她可以与他们在一起。

她只是想要好好地珍惜,不论用什么法子。

卫梓陌神情恍惚地看着她,朦胧之中,他似是看到了一丝哀伤,还有那从未有过的坚决,他抬起手,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地抚过她绯红的脸颊,几不可闻地叹息道,“凤傲天,告诉我,你不会再离开了。”

凤傲天知晓他最是敏感脆弱,他想要的不过是她能够活着,好好地活着。

她凑近他的唇,轻轻地浅啄着,“我离开了,你该如何?”

“不知。”卫梓陌摇头,垂眸似是记起了那些的痛苦,他们牺牲了这么多,到最后,却还是让她用自己的性命换得他们重生,兜兜转转间,时间还长,往后的日子,还会发生什么,他真的无法确定,更不得而知。

凤傲天突然低笑道,“卫梓陌,我在你便在,我不在,我自会带你走。”

卫梓陌听着她霸道的话,嘴角勾起一抹艳丽的笑容,“这可是你说的。”

“自然。”凤傲天挑眉,“君无戏言。”

“好了,知晓你如今是皇上,我不过是你的后宫。”卫梓陌冷哼一声。

“你啊。”凤傲天抬起手指着他的鼻尖,“你这脾气,还真是变幻得快。”

“怎么,你想退货?”卫梓陌即刻沉下脸。

凤傲天冷哼一声,“爷既然要了你,哪有退货的道理?就算是亲手将你毁了,也不可能便宜了别人。”

“如今又自称爷了?”卫梓陌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如今哪里还有的爷的样子?”

“莫非你如今才发现自己喜欢的是男人?”凤傲天突然眸光一沉,凑上前去低声问道。

“凤傲天!”卫梓陌咬牙切齿地瞪视着她,也不多言,便封住了她的唇。

凤傲天低笑一声,“好好好,真是极好,如今爷这习惯你也是学到了,话不投机,二话不说,便直接上嘴。”

卫梓陌盯着她看着,“我未咬你便不错了。”

“哈哈。”凤傲天见卫梓陌眉目间染过的怒意,配上那冷艳的眸子,越发地迷人魅惑。

她想起夜魅晞昨晚缠着她,一直折腾到天亮,才不舍地去了巫月,怕是回来之后定然又有一番磨蹭的。

卫梓陌冷哼一声,“原来在你的心中,夜魅晞比我可人疼。”

凤傲天看着他,啧啧道,“卫梓陌,你何时学会这般小肚鸡肠了?”

“也是你教得好。”卫梓陌不妨多让。

凤傲天正要开口,突然卫梓陌自袖中拿出账本来,“你瞧瞧吧,欠我多少肉了?”

凤傲天嘴角明显抽搐了几下,盯着那账本,已经记了满满三页,她抬眸看着他,“还真是……多啊,你不怕撑着,腻味了。”

卫梓陌嘴角一撇,“今夜我看还是免了,省得有人冲进来诸多不满,索性便先欠着吧。”

凤傲天见他将自己这几日特意做的水笔递给她,“签字画押。”

凤傲天抬眸看着他,“不成,爷还没翻牌子呢,你怎得知晓今夜是你?”

“那不是我,你为何要唤我回来?”卫梓陌不讲理地回道。

凤傲天再次地啧啧了几声,“卫梓陌,你是越发地精明了,当真是无奸不商啊。”

“多谢皇上夸奖。”卫梓陌说着冲着她挑眉,“签字吧。”

凤傲天见他已经翻了页,第四页了,她仔细地回想着,何时都欠了这么多了?

当初也不过是为了表达愧疚,未料到,如今反倒欠了一屁。股的债,肉偿啊!想想凤傲天都觉得心有余力不足,这些人,各个都是如狼似虎,即便她如今身经百战,也经不住如此地折腾啊。

凤傲天低头轻抚着小腹,看来她要另想法子才对。

卫梓陌见凤傲天签字画押,而后便满心欢喜地将册子收了起来,而后便将她抱在怀中,“今夜你想做什么?”

凤傲天抬眸看着他,“卫梓陌,你越发地狡猾了。”

“是你变笨了。”卫梓陌得意地说道。

“是吗?”凤傲天抬手将他推开,而后起身便下了软榻。

“走吧,反正今夜欠的债迟早要还的。”卫梓陌也无所谓地起身,见她走出宫殿,而他则是慢悠悠地开口。

凤傲天前脚刚踏出宫殿,后脚便定在了里头,嘴角微勾,觉得自己亏了,她转身看向卫梓陌,双眸微眯,抬手冲着他勾着手指,“过来。”

卫梓陌站在原地看着她如此,那冷艳的双眸波澜不惊,不过脚步却不自觉地向她靠近,而后立在她的跟前,“恩?”

凤傲天抬手握着他的手臂,“爷去翻牌子,今夜你在一旁服侍着。”

“那可不成。”卫梓陌随即将册子拿了出来,“上面白纸黑字,你不能在欠债时期对我提出无礼的要求。”

凤傲天低头一看,可不是嘛,她抬眸看着卫梓陌,她素日那般地精明,何时落了他的套了?

卫梓陌收起册子,抬眸瞧见猫公公端着酸梅妖娆地走了过来,他凑近凤傲天的耳畔说道,“我还有事要处理,便不陪你了。”

他说罢之后,便带着一阵香风翩然离去。

凤傲天站在原地怔愣了半晌,磨牙道,“卫梓陌,你给爷等着。”

------题外话------

哈哈……卫梓陌这是要逆袭咩,咩哈哈……

亲耐哒们,柠檬开了新文哦,同类型的恩批女强爽文《卿本无赖之驸马不好惹》,表忘记收藏哦!啦啦啦……

世人皆知,大炤国几百年出了个镇国公主,娶公主者,得半壁江山。

*

试问,谁敢娶?

*

传闻,镇国公主亲率三千铁骑,讨伐篡位逆贼,屠城三日,为胞弟夺了皇位,因杀伐太重,煞气缠身,乃不祥之人……

传闻,镇国公主长相吓人,身高七尺,五大三粗,野蛮粗犷,乃凶恶之相……

传闻,镇国公主出嫁三次,驸马皆死于非命,乃克夫之命……

*

如此凶恶霸道野蛮的公主,谁有命娶?

*

当闭关三年出来的楚凌昭听到这传闻之后,怒了!

楚玉轩,你敢造谣败坏我的名声!

于是乎,镇国公主开始了洗冤之路,耍起了流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