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残阳之乱

小说:玄傲作者:云玄更新时间:2019-04-25 04:20字数:255344

残阳府域,据说是竖立在杨雨县以东,最为庄严的一块修炼宝地。杨雨县之内民风剽悍,几乎全部都是修炼者,而残阳府域之内,居住的则全是先天!

残阳府域建筑的时间,如今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可是,残阳府域的规矩,在整个杨雨县,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泉州,那都是相当有名的!残阳府域只收先天,至于后天修炼者,想进也可以,只要打赢府域中的先天就成。

“什么破规矩!”景扬早从大宝那里听说了整个事情的原委,不由对残阳府域嗤之以鼻,他双手拽住缰绳,驱使着风生兽便向内冲,顷刻之间,残阳府域的朱漆大门轰然倒塌,整个庭院赤裸裸的展现在景扬的面前。

景扬抬眼望去,整个庭院占地十亩,周围有湖水环绕,一条庄重的大道将整个府域分为两半,在景扬的右手边上,是一排排鳞次栉比的宅院,而在左手边,则是一所所矮小的茅屋。整个府域,便只有这两种景象,对立而统一,显得极为不协调。

“这是,什么构造啊!”景扬犹自轻吟间,却见从两边屋舍之中,跑出一堆人来。从宅院中出来的人,都穿着红色的劲袍,和刚才肖离打晕的那个长发男子相同;而从茅屋中出来的,却一个个穿着土黄色的衣袍,长袖翩翩。

“阁下是谁?为何擅闯我残阳府域!”残阳府域中所有的修炼者,好像全部出动,一个身形高大的红衣男子,此时却厉声喝问着景扬,“鄙人残阳府域武宗副宗主厉豪,不知你是!”

“厉豪?副宗主?”景扬根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官衔,当场边说道:“看来整个残阳府域,是你在管事吧。很不巧,今天我们听说了残阳府域的规矩,想进来叨扰几天,刚才我们已经有三个人通过你们的审核了,你们不会说话不算话吧!”景扬说话之间,四十二骑、大宝小雯已经进入了府域之内,肖离重重地哼了一声,将刚才守卫门口的三个红衣男子掷在地上。

这一掷,当时便让府域之中掀起轩然大波!

“张师兄,还有老赵和老苏!”

“怎么回事?他们三个都被打倒了?不对啊,张师兄的实力惊人,就算是厉副宗主,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赢他,这——敌人也强的离谱了吧。”

“按照规矩,他们之中,有三个先天能够入住在我们府域之内,厉副宗主,你怎么看?”红色劲袍打扮的人,基本上都聚在一块,除了人群后面的几个女子之外,剩下的男子都乱哄哄的,当下,厉豪身边的人便出言问道。

“嗯,既然打败了我们的人,这规矩就不能……”厉豪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厉宗主,就这么给你说吧,我们这里,两个先天,四十三个后天,今天都要住在这里。如果照你们的规矩,只要我们再打败四十二人,就可以了吧!”景扬说话之间,含着一口火之元力,说话期间,声音极具穿透力。

“什么?只有两个是先天?其他的全是后天!”厉豪听到景扬的言语,瞬间脸色就冷了下来。

“混帐东西!你们是来挑衅的?还想打赢我们,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一石激起三层浪,景扬的话语,就犹如火药一般,瞬间便让整个府域之内炸开了锅。

“可恶的东西,残阳府域的声誉,怎么能让你们败坏了?”残阳府域的修炼者,在杨雨县之中,可谓养尊处优,眼高于顶的存在,刚才景扬的一席话语,当真是狠狠地打脸。当下,便有三个红袍男子率先冲出,冲向景扬。

“很好,看来你们是同意我的说法了。”景扬看见三人攻来,不怒反笑。三名红袍男子各自催动自身元力,不一时,景扬的面前,便出现了一道金光,一个木藤和一阵尘土。

“灵气实质?奇怪,像武道,又像法道,真是不伦不类!”在景扬看来,三人的攻击之中,包含了武道、法道的灵气运行路线,在突破人劫的这条道上,业已落了下成。

“景扬,这次就交给我了!”看见景扬一动不动,夏侯文抢险冲出,手中剑意不断凝聚,一道道龙吟之声在空中传了开来。紧接着,夏侯文纵身而起,在跳跃之中跃到三人后方,手中剑化为一弯圆月,晃得在场众人眼睛不适。

“吼——”月痕剑低鸣一声,夏侯文便化作一道清光,从红袍三人组身边掠过,仅仅一瞬过去,三人便纷纷倒在地上,手捂着头,看起来极为痛苦的样子。

“好快!夏侯文的剑道,好像又成长了!”一直注视着夏侯文,景扬不由感到暗自咂舌,短短三个月时间,他身边的人,全部都有成长!每个人的表现,都让景扬没来由一阵兴奋。“再这样下去,夏侯文的实力,也会追上我。目前我已经到达了一个瓶颈状态,可是这些家伙,他们的底蕴,还是很丰厚啊!”景扬道心通明,眼神在夏侯文、肖离、苏烨甚至大宝和小雯身上闪过,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微笑。

“喂,景扬,怎么样?这次还算干净利索吧。”将对手击败之后,夏侯文惬意归阵,向景扬显摆着。“程先生说过,后天的潜力,比你们这些先天来的还要大。毕竟,你们这些先天,还有着许多条条框框——”

“得得得,现在说这些干嘛,那边又有动静了!”夏侯庆最受不了婆婆妈妈,当下便吼叫着冲了出去,适才被长发男子击败,夏侯庆总要找回场面。

“呃——大哥!”看到夏侯庆出击,夏侯文也赶快跟上,以免自家兄弟吃亏!

“众位兄弟,跳下风声兽,我们也去!”景扬目光一扫,看着残阳府域的一百多余的先天修炼者,当下吩咐着,“肖离,你看那边那个白发老头,凭着他们的实力,估计对付不来,就由你去对付他吧!至于我,则去对付厉豪!”景扬看着双方的人不断交织在一起,各种武道、法术、元力漫天乱飞,心想眼下的局势已经不受控制了。

既然乱了,就索性乱个彻底!景扬快步疾行,权衡剑被他牢牢抓住,径直走到厉豪的面前,两人的目光相对,释放出丝丝火花。

“厉豪,我是景扬!”景扬自报家门。

“景扬!很好,不管你是谁,今天敢打扰我们,就要付出代价!”厉豪也火了,早已而立之念的他,如何受得了一批野小子在他的地盘之上耀武扬威。厉豪顿时躬身,指勾为爪,锐利地金之元力便涌上全身。

“咻——”厉豪瞬间冲出,空气中只是轻轻划过一道残影,便抵达到景扬面前,之后,一爪挥出。“哈哈,给我死吧!”厉豪不断叫嚣着,可是他慢慢感觉到,自己的攻击,不太对劲!

空气!他刚才抓过的,不过是空气而已。明明景扬就站在他的面前,可就是让他攻击不到!

“这是什么古怪功法!”厉豪绝对不可能了解,将“如梦似幻”全面发动的景扬,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被他攻击到。

“轰——”残阳府域之内,到处都有人在厮杀缠斗,火之元力、风之元力,甚至水、雷、木……各种各样的攻击此起彼伏。而景扬只是盯着厉豪,报上一个歉意的微笑。同样,厉豪也一动不动,两人就这样悄然无息的对峙着。

不远处,肖离将白发老头轰到水中,夏侯庆也风卷残云似的卷走了很多的敌人。残阳府域中一百多号先天的数量越来越少,同样,景扬的一批人中,也有不少慢慢退到了后方。战斗仍在继续,每个时刻都会发生无端的变化,整个场景,让人眼花缭乱!

乱!乱!乱!

“残阳府域,多会儿受过这种奇耻大辱!”厉豪悲愤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幕,总之残阳府域的人数居多,可他们的败势,却早已彰显!“吼——”厉豪大吼一声,一头牛的虚影便附着在他的身上,“不管了,这次一定要动用法神!小子,你把我逼到这个份上,我饶不了你!亢金牛,出击!”

厉豪大喝一声,金色的巨牛便向景扬猛冲过来,巨牛的尖角,早已化成了根根利刃,势要将景扬穿透!

“亢金牛!无坚不摧!无物不破,就算你是虚幻,他也会将你践踏成渣!景扬,就你那两手古怪功夫,绝对不可能逃脱!”

“无物不破?”景扬听着厉豪的叫嚣,感到自己几乎被奔驰而来的亢金牛锁定,便丝毫不敢托大,瞬间将权衡剑气收拢到右手之上,解除了如梦似幻的状态。紧接着,景扬大喝一声,一股股古怪的火元力便冲到权衡剑气上,形成了那把火色剑形。

火色剑形的威力巨大,景扬已经用巨石试过,只见他稍微用力,火色剑形笔直冲出,与亢金牛法神对抗在一起!

“啵——”依旧是一声轻响,火色剑形撞击到亢金牛身上之后,发出强烈的火光,瞬间便把亢金牛吞噬,与此同时,二者都化成了最简单的灵气,消失在天地之间。

“喝——喝——”景扬发出这一招之后,登时感到自己体内的火之元力消耗殆尽。一日之内,他已经两次发出这样的招式,身子骨当然支撑不住。

“怎么可能!”先不论景扬的表现如何,厉豪看到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攻击被轻松化解,当下感觉自己腿脚发软,“域主和宗主现在都不在,残阳府域,就这么被人……”厉豪想都不敢想,他的眼睛在整个府域中扫过,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飞快的便跑向府域的深处!

那时一片森林,隐隐约约中,里面有一个极为狭小的房子!

“老先生!老先生!残阳府域灭亡在即,您可千万要出手相救啊!”

“老先生?”景扬听着厉豪的尖啸,不由狐疑,但他的心头,却是一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