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完整

小说:小凰不是仙作者:蜀客更新时间:2019-05-02 01:33字数:147045

魔神大笑。

强大的庇护神回来,魔界上下欢腾,路冰河早已率众将等在魔神殿上,与他同登神阶受众魔参拜,直到回了寝殿,田真的脸还在发烫。

寝殿墙后,池水依旧清澈见底。

魔神扶着她的肩,问道:“为吾受的伤吗?”

语气虽然没多大变化,却能听出其中的爱惜之意,田真心内甜蜜,口里道:“没什么。”

魔神道:“随吾沐浴,吾为你疗伤。”

听到要沐浴,田真迅速转身就走:“不用了不用了......”

“扑通”一声,人已被丢进了池里。

田真扑腾着冒出水面,怒斥:“陛下!”

岸上已空无人影。

人呢?

田真正在疑惑,忽然觉得身体被什么东西缠住,慌得她低头看,只见清波荡漾,一条威风凛凛的赤磷龙盘旋在身旁,龙身鲜艳如火,紧紧缠着她的腰,不容抗拒的强势。

理论上,大家都属非人类,神鸟神兽的原形都见惯了,没啥稀奇的,龙作为神界最优越的种族,寻常凤凰女见到它,反应应该是仰慕加星星眼,心想这位龙帅哥生的真漂亮真威武才对。

可惜,田真却是个披着凤凰外壳的人类,而且有点叶公思想。

这是......

龙啊龙......

田真下意识尖叫,挣扎。

“你怕吾?”那双龙目盯着她,有愠怒之色,索性将她缠得更紧了。

田真颤抖道:“陛下的原形太威武了,吾是爱......而生畏。”

那龙低哼了声,将她卷到池中间。

冷静,冷静......

忽略那长满鳞片的龙身,田真深深地吸了口气,忽然也摇身一变,现出黑凤原形,扇动着翅膀脱离控制,跃出水面,用爪子去抓他的角。

伴随着沉沉笑声,池中水花四溅。

寝室内,数粒明珠串成花状悬于头顶,散发着温柔的光,墙上换了新的巨幅壁画,榻上换了新的垫子,地毯美丽的花纹如波浪,榻旁精致的衣架……这些田真已经精心布置了五年。

醒来后,田真发现身体的伤势已痊愈,寝殿内空无人影,殿外隐约传来路冰河的声音,内容是汇报近几年的工作。

 等到路冰河离去,田真才踮着脚走出殿门。

这是全魔宫地势最高的地方,魔神立于栏杆边,夜风吹得背后的长发颤动。

“吾很久不见这熟悉的天空了。”

“陛下。”

魔神侧身将她拥入怀中,低眉道:“凤凰,你自何处而来?”

果然是睿智的神,早就看出问题了,田真眨眼:“我能不说吗?”

“嗯。”

万里石山绵延不尽,珠光接天,如同夜空之星,温柔的光芒映照着熟悉的眉眼,高高的鼻梁投下阴影,立体生动。

不敢相信他真的回来了,恍惚间手已抬起,迟疑着,最终轻轻抚上俊脸。

魔神微微侧脸:“凤凰,你看这夜色美吗?”

五年来忙于应付神界来犯,竞没有认真看过,田真依偎在那怀抱内,望着远处,心头隐隐委屈酸痛,低声反问:“陛下会永远陪着我,一起看这虚天夜色吗?”

“不要担心,凤凰,”魔神抚过她的头发,道,“太上镜已毁,吾再无后顾之忧。”

“要是他们重造太上镜怎么办?”

“凡神,力量远不足。”

眼泪夺眶而出,田真又哭又笑:“我还是不放心,我不只要看虚天夜色,还要走遍六界,走遍十方虚野……”

魔神“嗯”了声,拥着她道:“要下雨了,陪吾共赏这第一场夜雨吧。”

宽大的怀抱里,感觉不到半点风寒,田真点头:“好。”

于是这一夜的飒飒雨声中度过,田真记不清何时睡着的,只知道第二日醒来是躺在殿内榻上,出门后发现,七层阶下,礼物堆得如同小山高,再看到众魔不怀好意的视线,田真觉得相当郁闷。其实昨晚真的什么也没发生,就是两人安安静静地拥抱着,纯洁地看了一场夜雨而已。

任众魔调侃,田真只是扶额。

路小残歪着脑袋瞧了她许久,等到众魔各自散去,才拍手下结论:“哎呀,你还没勾引到我父皇?”

田真大怒道:“小孩子,成天想些什么!”

路小残拉拉她的黑袍,鄙视:“你长得真丑,比不上蛇女。”

“说谁丑?”田真狠狠捏他的小脸,咱不绝世,好歹也五官端正,身材火暴,虽然目前六界这样的美人很多。

路小残笑嘻嘻地跳开,跑了。

表面不计较。田真内心却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这几年为了守护魔界,跟着大天王他们练兵,哪里顾得上别的,现在魔神大人回来了,自己仍这么灰头土脸的样子,很危险。

于是这天晚上,等到神柱上的珠光熄灭,确认九死沧等人都回房间之后,田真才悄悄往寝殿溜。

“谁!”巡逻的魔兵呵斥,“擅闯陛下寝殿,转过来!”

 田真无奈地转身。

两个魔兵张大了嘴巴,所幸二人悟性很高,马上掉头望天,表示刚才是在看星星。

不出所料,魔神早已等在殿内。

整理了半天衣裳,田真怎么也提不起勇气,郁闷地站在殿外吹风。神啊,请教玉杨娇,前后试穿了几百套新衣裳,被打扮得像个花瓶,被打扮得像个花瓶,能不紧张吗?

“凤凰,归来太迟。”

被发现,田真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心虚地笑:“陛下在等我?”

魔神留意到异常,看了她片刻,下结论:“玉杨娇之物。”

这也看得出来!

田真强装淡定地提着衣摆转了个圈,道:“是她送给我的,她说我穿这身很……。”

“庸俗的装扮。”

……

“浅薄的凤凰。”

……

受到批评,田真的紧张反而消失了,垂头丧气道:“亏我还试了那么久,以为你会喜欢。”

魔神道:“吾虽觉庸俗,亦无不喜。”

田真笑出来。

“刻意装扮,是想令吾高兴?”

“你看出来了?”

魔神拉起她,缓缓走到榻前:“吾看出了引诱。”

头顶有乌鸦成片飞过,田真面红耳赤,知道你狠聪明,可是咱就这点自尊,没必要说得这么明白吧!

“陛下你想多了!”

“是吗?”

“真的没有,绝对没有!”田真被那目光看得更加紧张,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下意识地后退,哪知脚底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下,顿时整个人一歪,竟仰面倒在了榻上。

魔神仍是很有面子的模样,仿佛被迫接受礼物:“不承认吗?”

正直的大神居然也会有这样的手段,田真觉得很不可思议:“卑鄙!卑鄙的陛下!”

额饰上的碎金片晃动,魔神俯下身来:“你成功了。”

“你故意的!”

“吾只是接受。”

身体被重重压住,动弹不得,田真悲愤又紧张:“明明是你自己想要儿子!再说……我没准备好……你先放开吧,其实我还有很多事要跟你说……那个……神界有大事!”

“你的话很多。”一只手毫不客气地捂住她的嘴。

田真快被气晕了。

神啊,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这么暴力!

事实上,魔神大人的兴趣从此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对战斗的迷恋程度明显降低,好战的本性得以收敛,此神不再热衷于找神界的麻烦,而是不断试验凡神的造人方式,过程相当暴力,其余五界反倒安全了许多。

田真难以忍受。

“陛下还是去打神界吧?”

“吾不能恃强凌弱。”

“那陛下以前怎么欺负神界?”

 “是吾之过。”

……

“为吾诞下子嗣,是你的职责。”

田真怒目:“现在没有人能再造太上镜,陛下的时间有很多,这个可以不急!”

“那——”魔神伸手,“吾陪你去人间。”

魔帝回归,已将瓦解的神、仙联盟以极快的速度恢复,妖界作为盟友,也假惺惺地遣人来道贺,背地里却在观望。

只可惜的是目前六界已无人有能力再创一个太上镜,好在魔神的兴趣发生转移,暂时没有打谁的意思,时常与田真外出游玩,或是去人间“维护正义”。整整十年内,六界都没有生出任何大事,唯有仙界那次地力大爆发,田真与魔神过去帮忙,阻止了一场灾难。

变化最大的反而是魔界,魔界人民又恢复了相亲相爱其乐融融的生活。

至于十年后——

暖洋洋的阳光里,十方虚野的草地上炊烟无数,魔界人民三五成群,欢乐地围坐着烧烤。

“出了陛下和大天王,都到齐了吧?”

“哥哥在那边呀。”

田真意外:“他怎么来了?”

路小残悄声道:“因为叶姬也来了呀。”

田真马上不怀好意地笑。

路小残哼了声道:“你又想捉弄我哥哥?”

“我没那个闲工夫,他又不认我是娘。”田真看着炊烟,慢条斯理地道,“制造环境污染是不对的,小残宝宝乖,去拿个葫芦把它吸了。”

正在此时,两个十来岁的男孩子走过来。

一个紫发紫眸紫边白袍,金色腰带,金色额饰衬得皮肤白如玉,美丽又温顺的样子,步伐也放得慢些。

另一个黑发黑眸黑色银边袍,银色腰带,银色发饰与额饰,他大步走在前面,下巴扬得高高的,傲气十足,比太阳还要耀眼,浑身散发的气势与魔神倒有七分像。

高高的鼻子,细长的双眸,秀窄的眉毛,两张水嫩嫩的小脸一模一样。

九死沧挥着手里刚烤好的肉唤道:“大王子,要过来吃吗?”

紫色小孩儿闻言微微一笑,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接过肉串道谢,声音柔和又好听:“多谢沧护法。”

原来九死沧修炼有成,屡立军功,已经升职当了护法。

黑袍小孩儿见状也大步走过去,伸手将架上的烤肉串全抓过。

九死沧急道:“哎哎,小王子你……”

话没说完,一道力量直接将他掀开两丈。

黑袍小孩儿不理会众多抗议的目光,举着十几串肉,往紫色小孩身边坐下,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九死沧闭嘴,过去重新取新肉烤。

谁家的小孩儿不讲礼貌呢?田真坐在旁边看得直咬牙,小家伙出生起就被夸赞为“优秀的继承者”,先天神体,承袭神力,结果就是只肯听父亲的话,贯彻了实力就是硬道理的作风。

 不远处,另一队里的古石护法转头看见,他资格老,忍不住站起来开口教育道:“小王子,你怎么能把皇后的也吃了?”

黑袍小孩儿闻言觉得有理,当即站起身走到田真面前,单漆跪下,递了两串给她:“母后。”

田真很有面子地接过肉,朝古石护法竖竖大拇指,不愧是老前辈。

小魔星肯听话了,古石护法颇为得意,摸着胡子循循善诱道:“还有小天王和大王子呢,他们是你的兄长啊。”

黑袍小孩儿走到路小残与紫发小孩儿面前,弯腰各递了两串出去:“哥哥。”

古石护法指着九死沧道:“还有沧护法他们呢?”

“嗯?”

黑袍小孩儿眼一眯,开始不耐烦。

古护法没注意他的变化,仍自顾自道:“身为王子,你怎么能抢大家的东西呢……”

黑袍小孩儿微露恼怒之色,他这回并没有如愿将肉还给他家,而是大步走到古石护法那队,毫不客气地将那边架上的肉串全部抓起,走回来坐下。

那边众魔全部都望着古石护法,怨念无比。

不理会被气得直抖胡子的古石护法,黑袍小孩儿想了想,又站起身走到田真面前跪下,将刚抢来的一半肉串递给她,再走回去,将另一半分给路小残和紫发小孩儿。

田真叹气,将肉串递还给众魔,示意平均分。

黑袍小孩儿见状扬眉:“嗯?”

众魔受到警告,默默地将肉串递回到田真手上。

田真道:“我真吃不了这么多!”

黑袍小孩儿大声道:“母后吃不了便给我,我能吃得了。”

田真无语。

小家伙就是这么强权无理,虽说孝顺,实际上除了父亲谁都不曾放在眼里,让人气得牙痒痒。当然也有优点,那就是自从有了他,魔神大人的武力终于有了发泄之处,时常拿这个强大的儿子练习,六界因此变得安全。

旁边的紫发小孩儿见状轻笑了声,道:“弟弟,你天生神体,前日父皇还夸你有长进,将来必能与父皇一样六界无敌。”

黑袍小孩儿骄傲地扬起脸。

路小残摸摸他的脑袋,笑嘻嘻道:“先天神体无须进食,叫父皇看见你吃这么多,定然会说你失格。”

黑袍小孩儿看看他道:“你想让我不吃。”

路小残道:“我说的是真话呀。”

黑袍小孩儿没有反驳,小家伙显然很崇拜父亲,也清楚父亲的个性,明知道两位哥哥说这些话的目的,却还是迟疑了,他看看手中大把散发着香味的肉串,狭长的双眸露出许多不舍之色,半晌目光忽地坚定起来,毅然将肉串放回架上,真的不吃了。

众魔对两位救星感激不已,争着上前取肉。

黑袍小孩儿怒道:“你们,也不许吃!”

众魔简直想哭了。

“他们并非神之体,不吃会饿的,”紫发小孩儿温柔地拉他坐下,“父皇若是知道,肯定要责怪你不体谅部属。”

黑袍小孩儿冷着脸挥手:“都吃。”

众魔获得允许,高高兴兴开吃,草地上又热闹起来。

九死沧提过壶倒了杯酒,递给紫发小孩儿:“这是万年朱果酿的酒,属下存了多年舍不得喝的,大王子尝尝。”

紫发小孩儿微笑着接过酒,却没有喝,而是转向了在旁边发呆的弟弟,喂到他嘴边:“这酒好,你尝尝。”

“不喝。”

黑袍小孩儿别过脸。

路小残拿过一串肉喂他:“乖,少吃点。”

“不吃。”黑袍小孩儿紧紧抿了嘴。

“你让他们吃肉,他们自然就不会告诉父皇,父皇就不会知道了,”路小残低声道,“要是他们敢多嘴,二哥替你揍他们。”

“我自己揍!”小孩子到底喜欢好吃的,黑袍小孩儿终于服从肉香的诱惑,警告众魔,“你们,敢说吗?”

众魔连连摇头。

……

肉香飘散,酒香四溢,众魔兴起,比试的比试,表演的表演,正当烤肉大会即将进行到高潮的时候,现场猛然沉寂了。

明明是艳阳高照,所有人却感到背后冷气飕飕,肉在嘴里的不敢嚼,酒在嘴里的不敢吞,表演的姿势僵硬地定在原地。

来者非常不满:“嗯?”

“陛下!”

众魔迅速跪好。

田真暗暗发笑,站起身走过去,抱住他的手臂:“你不是说不来的吗,怎么来了?”

魔神道:“吾无聊了。”

早就知道你无聊,田真道:“我们一起烤肉喝酒吧?”

魔神表示不感兴趣,扫视四周,看着黑袍小孩儿手里的酒杯皱眉:“吾儿,先天神体无须进食,你在吃什么?”

“弟弟替我斟酒,”紫发小孩儿不动声色,伸手自弟弟手中取过酒杯,“你不是还有敬母后的吗?”

魔神没有表示,只是瞪着眼睛看着黑袍小孩儿。

黑袍小孩儿显然听懂了哥哥的意思,咬着唇沉默。

魔神道:“是吗?”

“不是!”黑袍小孩儿终于决定放弃说谎,大声道,“是我想喝酒吃肉。”

说一就是一,明明不笨,偏又这么老实,幸亏有两个聪明又懂得变通的哥哥,田真看得没好气,这性子哪点像咱……

魔神赞道:“虽有失格,诚实可嘉。”

“既然无聊,我陪陛下走一走吧。”

田真不由分说拉着他就走。

背后传来一片吐气声,众魔总算得以解放,继续狂欢。

十方虚野的沙漠之上,烈日高照,黄沙如金波,两道身影立于古老的巨石上,宛如一幅古老的神话画卷。

田真从袖子里取出一壶酒:“陛下喝酒吗?”

魔神侧过脸:“先天之神,无须进食。”

田真“哦”了声,慢悠悠道:“这是万年朱果酒,沧护法好不容易才酿成的,我一个人喝太没意思,陛下又不肯陪我。”

魔神负手道:“吾虽觉不必,亦无不喜。”

……

这本书篇幅不长,花的时间却不少,主要是修改期间很忙,心情也难以平静,好在总算完成它并出版了,很欣慰,呵呵。

受篇幅限制,文里人物不多,我要特别说的是魔神。调查显示,多数读者看此文,对这个角色的印象是最深的,本书正是因他而产生。主要是写《重紫》时,作者对魔神亡月很有感觉,萌发写魔神的念头。有看过的朋友会说两个魔神的形象完全不同,的确,一个邪恶一个正直,一个智力为特点一个武力为特点,联系到一起简直不可思议,这主要是我写此神前无意中接触到了某角色,再受到其他诸多因素的影响,例如堕天使路西法的形象等,顺便,这个魔神在网络版本里就叫路西法,营造了雷人效果,后修改了。

这种绝对强势唯我独尊的形象,在我以往的书里从未出现过。武力设定无敌,通俗点说,这是个所有人围殴都殴不过的角色,他太强大,强大得像游戏里的NPC,我又不想将他写得聪明外露,毕竟曾经写过的亡月、上官秋月都是那类魔头,所以我想尝试一种全新的性格设定,于是就有了这个先天杀神。

此神相当不完美,你能说出的缺点肯定比优点多,爱面子,爱听奉承话,脾气不好,动不动就使用暴力,又能装,哈哈,若放到现实,估计也有很多人想要围殴他。不少读者开始都说此神很“二”,看到后来才发现,他其实什么都清楚,只不过,他有他的一套道理和处理方式,不跟你解释计较而已。

他是聪明还是笨?有待各位自由评价。

关于此神的自称问题,我很费了一番精神。用“我”难显身份,用“朕”又太俗,且于形象不符,后来才决定用“吾”,这个称呼偏于文言,符合上古大神的身份。原打算将他的“你”也改为“汝”,语言再古风点,但转念一想,果真一板一眼起来,那岂不是真成文言了,毕竟读者是在看现代小说,不是看古文,何况古代小说也有“吾与你”的用法,遂作罢,让它半文半白算了。唯一的问题是,此文完成后,不只女主,作者自己说话也习惯冒出个“吾”了,汗颜。

这位大神拥有不计较不记恨的风度,正因为我们都是人,很难做到这点,但是我们可以尽力放宽心,不跟自己计较,这样才能过得更快乐嘛,呵呵。

本书原名《神啊》,至正文结束,喜欢番外的同学可以将其当正文,不喜欢就当恶搞,吾在此代表魔神大人——

祝每一位读者阅读快乐!

蜀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