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我们终成眷属

小说:竹马爱吃回头草作者:锦上弦歌更新时间:2019-05-02 06:37字数:285397

“妈咪。”一只小脑袋伸过来,肥嘟嘟的小脸上表情复杂,像是好奇又似关切,“你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啊。”叶臻回头,揉揉纫玉的小卷毛,温声安抚,“为什么这么问?”

“唔……妈咪的姿势好奇怪的。”纫玉趴在汽车座椅后,指指她扭曲的坐姿,“好像很难受。”

“因为你妈咪屁股痛。”他适时的开口解释,微笑。

“梁薄。”气结,琥珀色的眸子水光隐隐,愤然地扫向他,咬牙切齿,“我真是讨厌死你了。”

“哦?讨厌?”他无辜的看向她,状似一脸的茫然,却掩不住嘴角那抹促狭的笑,“可某人刚才明明还说喜欢的不行来着,嗯?说了多少声……我来想想……”

“不准想!”也顾不得某处的不适,她呜咽着扑到他身上,满面通红也不知是羞还是恼,看样子是要咬人,“听见没有!忘掉!不准再想了,老色狼!”

“哎哎!打住,我在开车。”

猝不及防的,车身一阵摇摆,他一手握住方向盘,另一条手臂强硬的一把捞过她,像是哄小孩儿一样搂着,拍着,“等会儿再闹……”

“等你个头!”她像是家里那只炸了毛的‘旺财’,气急败坏的开始挠他的胸膛,“停车,我要换座位。”

“不好。”他干脆的拒绝,不管不顾她的挣扎,硬是得寸进尺的低头亲了下她气鼓鼓的腮帮,笑得愈发嚣张灿烂,“你哪儿都不准去。”

“那妈咪屁股为什么会痛嘛!”不识相的某只依然不肯消停,拉着他摇晃,不停的发问,“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妈咪不听话。”他倒是乐此不疲,一边镇压怀里不安分的小女人,一边耐心的和女儿解释,“爸爸有和纫玉说过,不听话的孩子要打屁股的,对不对?”

“是喔。”她还挺配合的点头,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可又想起些什么,“那……”

“纫玉!”小唯终于忍不住,抬手捂住了她的耳朵,把笨笨的某只拖了回去,“不要再听啦!”

叶臻感激的泪目,果然还是贴心小棉袄,比某只胖大衣保暖的多了!

“还痛?”

慵懒的声线,盘绕在耳畔的语气被温热的呼吸熏染的无比撩人,臀部忽然一下轻微的刺痛,想要拍掉他的狼爪却反被他握住,捏在掌心肆意的摩挲,她抽不开,委屈的不行,只能徒劳抗议,“手拿开,别碰我!”

“矫情什么……”无视她的怒火,他语气愈来愈暧昧,松开她的手转而搂住她的纤腰,上移,“你身上哪儿我没碰过?嗯,刚刚不是还……”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她激昂的指控。

“那你一定是眼瞎。”他爽朗一笑,得出结论,“你看,我在你面前晃荡了这么些年,你都没看见,不是瞎子是什么?”

“你……”她气得两眼通红,也不想再和他争辩,“随你说,反正我一直斗不过你。你禽兽,混蛋!”

“干嘛要和我斗?”他自动忽略她最后两个词,揉了揉她已然乱得没了形状的发,语气宠溺十足,“乖乖听话就好了。”

为什么他总是这么有理!

为什么她总是被压制的那个?

为什么她总是要被这么欺负?

为什么她总是可以被这样肆意搓扁揉圆?

她又不是包子!又不是汤团!

可是这些问题,越想越找不到答案,越想越是来气,可这份委屈和愤懑却偏生发不出来,堆积忍耐到最后的结果就是……

她窝囊的把自己整哭了。

就缩在那处儿,很没出息的不出声的哭,梁薄发觉这一点的时候,胸口的衬衫已然被泪浸湿了,他愣了片刻,是真的懵了。

“唉你干嘛呀。”他回头瞄了眼正乖乖打游戏的两只,小声凑到她耳边,提醒,“孩子们都在后头看着呐,别丢人。”

“我就丢人!”气的狠了,原本就不高的智商瞬间更是倒退二十岁,“反正是你欺负的我,说出去,你看谁丢人!”

“多大岁数了你……”好气又好笑,他放慢车速,给可怜巴巴的她擦眼泪,“还为这事哭鼻子,要不要摸头哄哄送根棒棒糖?”

“这跟岁数没关系!”她呜咽着,不满的发泄多年的恼火,死命的打他,拍他,“我小时候你就喜欢欺负我,这么多年了,你总是这样!这事儿怎么了?你别以为我忘了,我第一次做这事儿就是被你强了的……唔唔!”

他赶紧捂住她的嘴,心虚的回头又看了眼那两只小的,然后摁下一个按钮,一座挡板缓缓降下,将车子前后隔住,与此同时,她狠狠咬了他一下,他吃痛松手,再无顾忌的朝她吼,“你小狗啊,还咬人?”

她“哼”了声,继续哭。

他也不再哄她,忽然想起刚刚那茬儿,“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我强你的?你良心呢!被你自个儿吃了?明明是你情我愿的好伐?”

“情愿个鬼!”这事就像一处逆鳞,被抚到了的小软肉顿时一点也不软了,她暴起,愤愤的指责他,“你骗我,你骗我说是做好玩儿的事情,结果一点都不好玩……”

“打住。”他及时打断她。

她本能的遵从,乖乖闭了嘴,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对,“干嘛?你想抵赖?”

“无须抵赖。”他冷笑,“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了,这罪名我可担不起。”

“……”她没有说话。

“我们上床的时候,是恋爱关系对不对?”

“对。”

“你成年了没有?”

“……成了。”

“我事先是否征得你同意?”

“是,但是……”

“衣服是不是你自己脱的?”

“是,可是……”

“我衣服是不是你帮脱的……”

“没错,但……”

“我们是否有一方饮酒?用药,或是有任何一方是处于不清醒的状态,或者我拿任何东西限制了你的自由?”

“没有……”她越来越懵,越来越没有底气,可是明明,明明……

“那还算我强迫你吗?”他突然切入。

“不算。”她顺势回答,还有点迷迷糊糊的。

“成了。”他打了个响指,微笑着将手机塞回了口袋。

“嘟——”的一声。

冷不丁的,这才反应过来。

“你耍我?”她怔怔的,连哭也忘了,又想起他刚刚那个小动作和那短促的一声,“你还录音?”

“放心。”他严肃的拍拍她的脸颊,“不会成为呈堂证供,绝对私人珍藏,也免得你以后老是在孩子们面前败坏我名声,这可不好。”

“我……”

叶臻倒抽一口凉气,几乎呆掉。

这男人!这男人不光无耻,原来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我恨你。”她木然开口。

“我爱你。”他淡然一笑。

……

“Arien,再帮我拿个杯子。”clavin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头也不回地吩咐道。

薄如蝉翼的水晶杯递到他面前,他有些诧异地看着那只手,立刻转身看向来人。

“锦年?”他眼里闪过讶异,浅笑地望着他,“舍得回来了。”

“不是都要走了嘛……我怎么会不来。”她蹦蹦跳跳的闪身上前,帮着他一起摆放餐具,一边问道,“leung叔叔他们还没有来吗?”

“吵架了吧好像。”他淡淡的回答,语气就像是在阐述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刚刚给他们打电话,是小唯接的,说是把车子停在路边在前面打架,也不开车门,车内窗关着,什么都看不见。”

“确定是‘打架’?”锦年狡黠的笑,总有那么点邪恶味道。

“小东西。”他笑骂着敲了敲她的脑袋,语气却并不十分严厉,“小女孩子家家,天天琢磨什么呢,当心嫁不出去。”

她吐吐舌,明面上并未反驳,却在转身之时小声嘟哝了句,“我怎么会嫁不出去。”自信满满的笑容,挂在唇边再盛不住。

他从光洁的餐具上看见了她的表情,停了下,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发问,“刚刚就想问,家里不是雇了菲佣和厨师,怎么一个都见不到?他们人呢?”

“哦,那个。”她无所谓的耸肩,“都让我给辞了,不需要。”

“不需要?”他挑眉,“你确定你能……”

“反正Arien做饭比他们都好吃咯,菲佣什么的……改成小时制,我不喜欢外人住在家里。”

他蓦然僵住,愣愣的回过头,“他天天……在家里给你做饭?”

脑中一幕很诡异的画面闪过,他用力摈弃这个荒唐的念头。

“干嘛,心疼你弟?”锦年不满地瞪他,“就算我不是亲生的,好歹喊了你这么多年爹啊,要不要这么差别对待?”

“不是……”还没有从愕然中抽身,仍旧有点懵懵的,他说,“只是……有点不可思议。”

半开放式的厨房中,即使隔了道磨砂屏风,那道挺拔的背影也分外显眼,clavin低头,继续轻声喃喃,“你知道,除了为臻惜,他极少做这种事情。”

“真的?”眼中似乎浮现出朵朵梦幻的气泡,她差点没翘起尾巴,可很快又发现了什么,敏感如她,并非表面上那么的没心没肺,小步走上前,她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软声,“别难过嘛,会好起来,他今天这餐饭也算为你做的呀……”

“那是因为我终于要离开中国,而且再也不会来烦他。他高兴,所以要庆祝一下。”唇边不由扯出一丝苦笑,他语气却依旧淡定,“这是他的原话。”

锦年站在板凳上,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多大仇?”

“什么?”他没听懂。

“老爸,你除了抢了他老婆以外,还做了多少对不起他的事情?”

他低头,很认真的想了一会,还没有得出结论,只听见门口一阵嘈杂——

“梁薄你烦不烦,我自己能走!”

“你以为我稀罕扶你,我是不想带着一个摔成猪头的蠢货四处晃,连我一起丢人。”

“我为什么会摔跤?要不是为了躲你,我怎么会被绊倒?”

“那你干嘛要躲我?”

“姐姐……他们还要吵很久的样子,你摁门铃好不好,纫玉够不着。”

“可是我也不太能够着呢,纫玉你扶着我点,我试试……”

二人盯着玄关,良久,也没听见门铃声,大约是失败了,门外的争吵声犹在,那两位谁也不让谁,似乎也没心情关心叫门这等小事。

“这一家子也挺热闹的。”他轻轻一笑,摇头,吩咐,“去给他们开门吧。”

……

“真的要离开了吗?再也不回来了?”梁薄拿起酒杯和clavin碰了碰,“你舍得?”

“有什么舍不得?”他无所谓的笑笑,“我这辈子挺累的,做了很多人几辈子也干不完做不到的事情,付出的太多,失去的太多,而得到的实在寥寥,亏得一塌糊涂,还是早早收工安享晚年来的实在。而且锦年也会陪我一起,嗯,只待几年,之后可能会回上海,还希望你们多多照看她一点。”

“照看她当然没问题,只是安享晚年?你才多大年纪?”梁薄问,“是不是早了些?”

“不,不早。已经迟了太多年。我答应过臻惜,会带她回苏格兰,然后住在那里,永远也不走。”神色蓦然柔软了一片,他怔怔的,有几抹伤痛顺势蔓延,“她十八岁的时候就答应了,蹉跎了十几年……我不想再耽搁了。这几年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了,该交接的程序也走过了,我现在是无事一身轻,终于可以好好陪陪她。”

看见了友人眸中温柔却无比坚定的决心,他没有再多劝,“也好。”

“你别总是说我。”调侃一笑,他朝着一边正在和刀叉生气的某个小女人扬扬下巴,拍了拍梁薄的肩,“多哄哄人家。”

没有想到会被突然点出来,叶臻局促的红了脸,磕磕巴巴的分辩,“clavin,不,不是的,我没跟他生气……”顿了顿,又小声补充道,“哪儿敢呐。”

“你说什么?”他忽然笑得如沐春风,和蔼可亲的看向她。

“纫玉……”小唯轻轻拉扯她的裙角,小声,“我们先撤吧,我有种预感,爸妈又要吵起来……”

“唔?”纫玉从甜羹上恋恋不舍的抬头,油乎乎的小爪子抓了抓脑袋,“可是纫玉还没吃饱呀!”

“……”小唯看着她,沉默。

“跟我来呗。”锦年的脑袋突然凑过来,贼兮兮的模样,“小胖子想吃更好吃的吗?”

“唔,讨厌……”尽管被无视抗议喊了很多次,纫玉依旧不是很满意这个称呼,不满的蹙眉,却还是没抵挡住美食的诱惑,“有什么好吃的?”

“锦年姐你看起来很不靠谱。”小唯认真的打量了她一会儿,残酷的下了结论,“你是不是想和我们一起混水摸鱼跑路啊?”

锦年不满地瞪她:“你要不要戳穿的这么快啊?”

“到底哪里有好吃的?”另一只小脑袋伸过来,纫玉只关心这个。

二人回头,同时叹了口气。

“锦年,你要去哪儿?”

一直坐在一旁看叶臻和梁薄好戏的clavin,在她们三只集体跑路的时候出声唤住,“站住。”

“老爸……”不尴不尬的停住脚步,她一把拉过挡箭牌,“小胖子饿了,我带她去找吃的。”

“这里没有么?”叶臻插了进来,“纫玉,这么多东西你还没吃饱?”

“纫玉,纫玉……”憨厚老实的纫玉即使被坑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可怜巴巴的将目光投向依赖的姐姐……

“Arien在打电话,我建议你现在不要去打扰他。”他直接戳穿了她的小心思。

“才不是。”她索性也不掩饰,“你明明也知道他只是……”

“心里明白和非要拉上台面是两回事。”他打断她,苦恼的揉揉眉心,“算了,你一定要再见他单独告别,可以,只是千万不要再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他毕竟是你名义上的长辈。”

“我哪有?”她像是受了天大的侮辱,“什么叫奇奇怪怪的事?”

“他昨天有告诉我,你经常对他缺乏一些必要的尊重,而且总是试图……”他顿了下,似乎是在斟酌一个合适的字眼,“调戏他?”

锦年瞧了一眼他的脸色,不由吞了吞口水——完蛋了,老爸的笑容好恐怖。

“怎么可能……”

“那么,你是否对他说过……”慢条斯理的,他一字一顿,微笑,“’Arien,你脸红的样子很性感‘?”

叶臻突然拉了拉梁薄,小声,“其实我更关心他为什么会脸红。”

梁薄低头看她,忽然觉得这是今天第一次和这个笨蛋小女人达成某种共识,却还是有点难以置信,“他真的会脸红?”

……

“Arien!”

听到了这个声音,整个后背都僵住,他放下手中酒杯,当机立断起身就走,头都没有回。

却在没几秒,眼前一花,一个灵活的小身影窜到了眼前,有点生气,“你跑什么?”

他冷淡的把脸别向一边,“有事就说。”

“我是来向你道别的。”她跑得显然有些急,还有些气喘吁吁。

“可喜可贺。”他忽然笑了,这回的笑容倒像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快乐,“上帝啊,我这么多年这么多个的心愿您老人家总算听见了一个,以后每年的今天我都会沐浴熏香,诚心去教堂还愿!”

“别着急啊。”她却丝毫不恼,挑眉轻笑,一派的气定神闲,“教堂什么的,以后去的机会多,结婚的时候,记得叫上我啊。”

“温锦年。”他轻轻的喊她的名,脸色铁青,双目泛红,却还得努力保持着那抹镇定的微笑,“你究竟准备……”

“我要嫁给你。”她坦然公布自己的心意,不遮不掩,“爱情需要门当户对,这还是你告诉我的,对不对?勉强看在你气质教养还过的去,多金不难看而且干净没有病的份上,和我在一起不会自卑,所以我想嫁给你,你有意见?”当然重点是我喜欢你。

他闭了闭眼,指节被握的啪啪作响,快要到极限的忍耐。

她择偶的见解真是独特!他真是受宠若惊!

“那我还得多谢温小姐抬爱啊?”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些字,僵硬的嘴角开始抽搐。

“不客气。老爸说过,对于谦逊的男人,女人也要对其宽容。”她大度的挥挥手,从桌面跳下,几步踱到他面前,扬起精致的小下巴,骨子中的骄傲矜贵呼之欲出,“因为我是一定要嫁给你的,所以你要记住,我不在这几年,你可不准再拈花惹草,我很快就长大了,到时候我要验收。”

“我……”他捂住拧成了一团的心脏,眼前景物一片片模糊,努力的喘了几口气,保持清醒,四处张望了会儿,再也忍不住,可实在是找不到目标,挣扎良久抬手指向不远处厨房里正乖乖吃沙拉的小纫玉,朝她吼道,“温锦年,听好。我就是娶这个小胖子都不会娶你的!”

“咣当——”一声巨响。

纫玉无辜的抬起头,怯怯的看了眼硝烟弥漫两人,脸上粉粉嫩嫩的婴儿肥很应景的抖了抖。

像是吓坏了。

一秒,两秒,三秒……

“呜哇哇……妈咪,救命!纫玉不要嫁给他!”

“啊呀!”

她横冲直撞的幅度太大,直接把端水果出来的小唯撞翻在地,却还是逃命一样飞快的跑向客厅,呜呜哇哇的大哭。

笑闹声,哭叫声响彻整幢豪宅,窗外阳光暖暖,春意正浓。

一切都已经结束,一切,又即将开始。

四月,草长莺飞。

作者有话要说:本书到这里就彻底结束了,该交待的总算没了遗憾。其实还有很多零碎的脑洞和萌梗没有写,所以以后还会偶尔有番外,但不想再有任何压力了,所以不会在这里出现,只当作随笔,会另开一个坑作为番外合集,也当作一个小福利吧,这周应该就会开的,有兴趣的伙伴可以偶尔去翻翻看,收藏随意。

另……

昨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推一下我的新书,结果因为河蟹被锁章一整天,欲哭无泪啊我,运气简直了……今天厚着脸皮再宣传一次,已经看见的伙伴就无视吧。没看过的伙伴还请戳一戳看看感不感兴趣呢?《听说你要嫁给我》小萝莉倒追男神的故事哟~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