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斩获(四)

小说:超级练级作者:教主吃苦瓜更新时间:2019-04-29 05:02字数:191255

第100章 斩获(四)

最后的那几天军训时间里,任逸超按部就班,没有迟到和缺席了,训练之余他除了陪段洁静就是扑在电脑前,全心全力地钻研黑客技术,逐渐地,他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了,能将自己在学习空间吸收到的高端黑客理论知识娴熟自如地运用起来了。

军训完后,段洁静黑了一大圈,仿佛也瘦了不少,任逸超担心她的身子,便特意去附近的一家中『药』医院抓了『药』材,熬制了几副滋补养颜的『药』。

段洁静吃不到两天,便有明显的起『色』了,肌肤逐渐地又恢复了原来的白莹丰润。

这天傍晚,任逸超刚带段洁静去食堂吃了饭,坐到电脑前准备编辑程序的时候意外地接到了赵正辉的电话。

“小超,现在有时间吗?”赵正辉冲口便问,语气听上去似乎不对,想必是遇上令他忧心的事情了。

“有啊。怎么了?你要是有事找我的话,能不能来我们学校附近一趟,我不能走得太远。”任逸超说出这话之时柔和的视线瞟向正坐在书桌前看书预习功课的段洁静,大晚上的,自己可不放心把胆小的她一个人扔在这儿太久。

赵正辉干巴巴地笑了一声道:“就想找你聊下天,唉,在t市这边,除了你,身边连个能说话的朋友都没有。要不这样吧,我干脆去你们学校找你。你这会儿应该是在寝室里头吧?你别出来接了。我直接去找你。几栋几室?”

任逸超听到他这么说,好是好,只是自己并不是在宿舍里面,而是在跟段洁静同居的租房,如果把他叫来,想想有点不方便。

其实也没什么,任逸超心下瞬即恍然了,自己和段洁静的关系又不是偷偷『摸』『摸』的孽情,将来自己与她结婚了,亲戚朋友自然都会知道,早一天晚一天又有啥子关系。

于是,任逸超没再犹豫了,对赵正辉说了自己租房详细的地址。

赵正辉答应着,说很快就会到。

“啊?他是你在b市认识的朋友?那我要不要回避一下?我看我今天晚上还是回寝室睡觉吧。”段洁静听有熟人来访,心里难免有些紧张,一张俏脸都涨红了。

任逸超却一把揽住她的纤腰,笑道:“没事的。你还怕别人说你吗?我们的事都是板子上的钉钉了,永远都拔不掉的。即使会有人说闲话,我不在乎,你也不在乎,那岂不成了?”

“可是……”段洁静脸上的红晕却越发地显眼了,任逸超知道她脸薄害臊,也不想为难她,便道:“那你先去你们宿舍呆一会吧。我送走那个朋友再去接你。”

段洁静低头像是沉思了片刻,而后一脸粲然的抬起了头来,说道:“算了。我马上去烧了点开水,来了客人可要上茶的。呵呵。”

她嘻嘻一笑,然后欢快地跑去厨房备茶水了。

“这才是我听话的乖乖老婆嘛。”任逸超凝望着段洁静倩丽的背影,心上泛出一丝欣慰,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他又接到了赵正辉的电话,对方说人已在社区门口等候。

任逸超招呼了段洁静,随后快步跑下去迎接赵正辉。

赵鹏亮也来了,不过他人在车里头,任逸超一眼便看出来了,这胖子肯定又遭受打击了,一副那么惨兮兮的样子。

“就让他呆在车上清静一下吧。走,小超,我去你租房看看。”赵正辉见到任逸超后,脸上的愁容显然有所收敛了。

赵正辉非常惊讶,他怎么也想不到,任逸超已经有了同居女友,而且是个格外清纯亮丽的女孩子。

“我女朋友,段洁静,也是b市人,我高中时就一直喜欢她了。”任逸超大大咧咧地向赵正辉介绍了段洁静。

这时的段洁静反而表现得十分自然,给赵正辉一种清新自然落落大方的好感。

“你好。”

“你好。”

赵正辉吃惊归吃惊,但不能失了见面之礼仪,当即伸出手去与段洁静握了握手。

段洁静搬来椅子给赵正辉坐下,并端上来了一杯热茶。

“小超,很不错啊,真是看不出来,你小子原有还有这么一套。追她不容易吧?”段洁静走去厨房收拾东西之后,赵正辉笑『吟』『吟』地跟任逸超低声几句,他替这对相亲相爱的小恋人高兴,并默默地祝福他们,只愿他们能走到最后。

“……小超,一个男人,这一生找个真心对待自己的红颜知己不容易啊。看得出了,你女朋友对你很真,是掏心掏肺的那种感情。呵呵,你小子可得好好珍惜了。对她好,想尽一切办法地对她好。”

赵正辉目光炯炯地说开了,忽然,他微微一声叹息,话题扯到了李靖丹身上,只听他说道:“在你面前,我也不隐瞒什么了,其实,我一开始就喜欢上了你姐姐。我在想啊,如果有一天她要是真真接受了我,那我心甘情愿为她付出所有。只是可惜啊……”

说到这儿,赵正辉顿了一顿,眼神之中也多了一层忧虑的光芒。

“什么可惜?”任逸超忍不住追问道,他在内心深处始终放不下姐姐,自己对她的感情确实超脱了寻常的姐弟关系,他有点儿矛盾,既希望姐姐不要和别人谈爱恋,可又不希望看到她不快乐不幸福。

对,只要她幸福就行了,倘若她和赵正辉是真心相爱的,我又能干涉他们什么,恋爱是自由的,我没权利也没能力阻住他们彼此吸引互相走近的步伐。

“可惜你姐说我们之间暂时还只能做普通朋友。但是没关系,我们还年轻,我会付出比之前的还多几十倍的努力去对她好去追求她。”

赵正辉信誓旦旦似的点了点头道。

“是吗?”任逸超的笑容僵在了嘴唇边,他不知该为姐姐感到高兴,还是应当替自己着急。

赵正辉沉默了一小会儿后,突然岔开了话题,唉声叹气地说到了他们公司和“凌云高科”的官司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