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七十四. 番外 问君能有几多愁

小说:朔云飞渡作者:四下里更新时间:2019-04-04 06:03字数:1784648

……正极十七年,北堂戎渡御驾亲征哲哲。

此时天气已经颇为寒冷,城破之后,尚且有人抵抗,过了一日才彻底平定下来,由此,北堂戎渡率亲军入城,一时进到哲哲皇宫,满目所见,虽然比不得大庆,但也是宫殿重重,有皇家气派,北堂戎渡骑在马上,身穿铠甲,裹着厚厚的猩红披风,身后是数千亲军紧紧簇拥。

刚走过一道宫门,便有人上前来报:“启禀陛下,哲哲皇帝不曾走脱,此刻已在怀越宫被围。”北堂戎渡在马背上听清了那宫名,整个人忽然就好象微微一顿,但他已经是帝王,讲究的便是喜怒不形于色,因此一顿之下,随后便神色如常,只淡然说道:“……在前面带路罢。”

一时到了怀越宫,周围已被数百铁骑围得水泄不通,众人见了皇帝亲来,立刻齐齐下拜,口呼万岁不迭,北堂戎渡沉吟了一下,然后翻身下马,示意旁人不必跟着,统统留在外面,只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众将见状,却也并不担心皇帝的安全,只因如今以北堂戎渡的自身修为,天下虽大,却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大庆皇帝,更何况此刻宫殿之中只剩下哲哲皇帝一人。

北堂戎渡走进怀越殿,里面空空荡荡的,虽然陈设华丽,但一路走过来,却不见一个人影,尽显凄冷,北堂戎渡见此情景,倒也不为所动,绕过走廊之后,终于来到一处大门前,以他的修为自然可以感觉到里面有人,一时北堂戎渡停了停,便一手推开了沉重的门,跨进了殿中。

殿内空间颇大,布置得很是华丽奢贵,一张书案上整齐摆着笔墨纸砚等物,一个人正端然坐着,身穿华服,衣领与袖口处都绣着金龙,头戴镶满七色宝石的金冠,一头灿烂金发编成无数细辫垂下,面容刚毅坚韧,唇上蓄着髭须,颇为英俊,多年不见,岁月终究还是在那张脸上留下了痕迹,眼角也爬上了几道细细的纹路,只是那双蓝色的眼睛却没有多少变化,一如天空,整个人抹去了年轻时的很多东西,却也沉淀出了稳重与成熟,当年的年轻王子到如今已是登基十余年的君主,同时也成为了哲哲第二代也是最后一代的主人,眼下的亡国之君。

此时已经是黄昏了,殿中点着灯,寂然无声,毕丹端坐不动,双手按膝静静,坐在书案后面,脸色沉着而平静,在殿门被推开的同一时刻便望了过去,只见随着大门被缓缓推开,一个身影没有任何迟疑地走了进来,那人身穿银白色的铠甲,猩红的披风如血,更是映托出了满满的威严与肃穆,当真是帝王之姿,一头青丝简简单单地系在脑后,没有经过精心修饰,也没有留下半点碎发来点缀,只将光洁如玉的额头全部显露出来,岁月不曾给这张俊美的面庞留下哪怕一丝微不可察的痕迹,而那双眼睛也依旧清澈如水,有光芒隐隐流动,可从眼神中却可以看出男子其实已经不年轻了,那两条漆黑的长眉也仿佛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显凌厉,斜斜直入鬓角,细长的凤目似睁非睁,尽显睥睨高傲之态,这么多年了,还是宛然如昨。

这人的容貌如此的陌生,又是如此熟悉,迎着灯光,身材修长伟岸,肌肤雪白,十数年不见,这场景是那样的真实不虚,几乎是一瞬之间,毕丹只觉得整个人头脑一片空白,就那么定定地望着对方,一时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似乎就看见了当年那个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周围只有烛焰微微跳跃,伴随着心脏急跳的声音沉沉传入耳中,毕丹猛然间攥紧了膝上的袍摆,很多年前,同样也是在一个冬天,那个人亦是如此仪态凛然,只是后来时间过去得太久了,这种模样便只能印在脑海当中,在现实里却再也看不到了……一时不知道为什么,毕丹突然便只觉得眼眶滚烫发涩,有什么东西在眼里打转,可他身为君王,不愿在人面前失态,因此艰难忍着,却终究还是渐渐清醒过来,知道此人非彼人,即使再相象,也到底不是同一个人,因此深吸一口气,按捺住情绪,良久,才沉声说道:“大庆皇帝……你我好久不见了。”

这略显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殿中的沉寂,北堂戎渡看着毕丹,微微点头道:“……确实是很久不见了。”毕丹仍旧坐着,只是却借着灯光细细看过来,仿佛想从北堂尊越身上看到别的什么,只见灯火下,温暖的光线照亮了那张完美的脸,英姿焕发,那轮廓,那模样,真的是与记忆当中那人的样子重合,毕丹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道:“十多年不见,大庆皇帝风采依旧,朕却已经快老了。”北堂戎渡迎上毕丹的目光,心中忽然就涌出一丝物是人非之感,当年两人之间还有交情,也算是朋友,而如今一别多年,再次见面之时,却已是这种场景,然而两国之间,国家的利益凌驾于一切,个人的感受或者交情等等,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忽然间毕丹却慢慢站了起来,平静地说道:“……哲哲如今已亡,朕是皇帝,自然不能做一个怕死苟活之辈,只是朕还有儿女,身为人父,总有舐犊之心。”

大殿之中灯火静静,毕丹的语调出奇地平静,只缓缓说着:“朕也是皇帝,知道有些事情非做不可,哲哲已灭,大庆自然不能留下后患,太子以及那些成年皇子皇孙是必然留不得的,但朕有一个幼子去年出生,还在襁褓中,眼下在寿荣宫,大庆皇帝若是念及当初一点情分,留小儿一命,朕感激不尽。”北堂戎渡听了,微微沉吟片刻,便点头道:“朕会命人将他托付给一户殷实可靠的人家,这孩子不会知道自己身世,日后平安无忧一生也就罢了。”毕丹闻言,深深一揖,正色道:“……如此,朕在这里先行谢过了。”说罢,一手放在书案上搁着的一把宝剑上,轻轻抚摩着剑身,微微叹息了一声,半晌,忽然抬头看向北堂戎渡,深深地看进那对眸子深处,仿佛想透过对方看到另一个相同的身影,一时间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滋味,良久之后,才似乎有些艰涩地问道:“……多年不见故人,不知道隆武陛下如今可安好么?”

北堂戎渡心下一动,迎着毕丹深邃幽静的眼神,那眼神中分明有着希冀之色,北堂戎渡默然半刻,既而轻轻吐出一口气,道:“……他很好。”毕丹看着男子,突然间却抬起一只手,指着北堂戎渡哈哈笑了起来,道:“大庆皇帝,你事事强于朕,但有些事情,朕却敢说你及不得朕!当初你夺了皇位,将陛下囚禁,朕那时自己只是皇子,即便是哲哲之主,也没有办法替他解困,可如果朕是你,朕决不会逼宫自立!大庆皇帝,你是江山美人都要,但若是两者只可选其一,那么朕虽爱江山,却更爱美人!北堂戎渡,至少在那人一事上,你,不及朕!”

这一席话掷地有声,北堂戎渡没有争辩什么,也没有反驳,毕丹笑罢,忽然目光灼灼地说道:“朕有一件事情一直想要问你,当年你已经地位稳固,尤其是那次陛下甘冒奇险从叛党手中将你救出,分明是为了你连自己的性命都已经不爱惜了,又何况江山?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逼宫自立,那皇位明明早晚是你的。”北堂戎渡闻言,沉默片刻,然后轻声一笑,说道:“朕承认,在真南山之前朕就早已有了不臣之心,只因朕不甘受人操控,哪怕那个人是他。”北堂戎渡说着,干脆就将自己与北堂尊越之间的恩恩怨怨和盘托出,甚至许多隐秘都说了出来,毕竟眼下毕丹已是将死之人,又有什么事情不能对其说出来?一时殿中只幽幽回荡着北堂戎渡的声音,许久之后,北堂戎渡叹了一口气,道:“后来真南山之事过后,朕也犹豫过,到底还应不应该那么做,可是有一次朕却得到了消息,他夜间出宫,竟是背叛了朕。”

事到如今,北堂戎渡索性将那件事全部说了出来,之后便哂道:“你看,朕与他早已有了约定,这一生彼此再不会背叛对方,朕为此不再亲近旁人,但他又是怎么做的?朕在信守承诺的时候,他却在温柔乡里,他是皇帝,所以他有践诺的权力,他不怕朕怎么样,既然如此,朕也想拥有掌握他的能力,莫非不应该么?”毕丹听了这番话,不知道为什么,脸色忽然就有些说不出地古怪,他看着北堂戎渡,突然间就问道:“你说的那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北堂戎渡见毕丹问起这个,不免有些疑惑,但也还是说了,却不料毕丹听了,神色变幻不定,猛然间却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他一边笑着,一边努力说道:“大庆皇帝,你做了一件蠢事,真的是很蠢……”毕丹说着,渐渐止了笑:“你知道的,这些年来朕一直不间断给他写信,时间长了,或许是他心中烦闷的缘故罢,渐渐也偶尔有书信往来,这些年,朕一共得了他十一封信,想来你也不屑做那私下拆看信件之事,那么朕便告诉你,数年前他曾在信中提起过,元宵节时见到已经疯癫的北堂陨,朕也是从那封信中才知道这北堂陨与他曾经有过一夜纠葛,大庆皇帝,你可想象得到?”毕丹说着,干脆把自己知道的统统和盘托出,末了,他狂笑道:“你方才说的那夜,明明就是北堂陨与他相约的那一次!什么温柔乡,什么私下出宫偷香寻欢,这些都只是你自己在胡乱臆想罢了,只因你从来就不曾真正信过他!”

这番话既出,北堂戎渡如遭雷击,定定站在当场,毕丹笑得眼泪滚滚而下,说道:“陛下一向性情高傲,此事是他受了北堂陨的算计,自然不愿主动与你说,而你偏偏专断,一旦认定陛下是私自寻欢,便也干脆不屑去质问,只当他有负于你……北堂戎渡,你何其自大可笑!”

一时间百般滋味尽数涌上心头,毕丹看着呆立当场的北堂戎渡,忽然就走了过去,然后就是狠狠一拳打向了北堂戎渡的脸,按说毕丹虽然有些武艺在身,却万万不能与北堂戎渡相比,然而北堂戎渡却仿佛失神一般,竟不躲避或者拦下这一拳,任凭被对方这一拳击中,重重砸在了自己的左颊上,嘴角顿时有鲜血渗出,毕丹微微喘着气,道:“这一拳是替陛下给你的,朕方才还在想,究竟是否要将此事向你挑明了,但朕还是决定要说出来,因为,朕嫉妒你。”

毕丹笑了起来:“不错,朕嫉妒你,嫉妒你得了陛下,所以朕要报复一番,让你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叫你永世都心怀愧疚,叫你记得你是如何对不起陛下的……你何其愚蠢可笑。”

北堂戎渡静静站在原地,忽然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他默不作声,从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在异国的皇宫之中体会到这样疼、这样难过的情绪,这种滋味他实在不愿意去体会,但偏偏又无法忽视,他原本自以为是的东西在今日被狠狠颠覆,当以后再想起的时候,必定每一次都会是满满的讽刺,就像是毕丹所说的那样,让你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叫你永世都心怀愧疚!

毕丹转过身去,走回书案前,一只手拿起案上的宝剑,慨然道:“……北堂戎渡啊北堂戎渡,你日后若待陛下有负,当真就是天地不容。”说罢,眉目之间神色淡淡,满殿烛火中,金发的男子平静地站着,就仿佛他即将去的地方不是幽冥,而是自家的庭院,拔剑出鞘,从容地在颈间一抹,顿时鲜血立出,整个人倒了下去,自此,哲哲最后的气数已尽,天下一统。

半晌,就见北堂戎渡从怀越宫缓缓走了出来,目光平静幽幽,如同冬日里宁和的湖面,对左右说道:“……君王死社稷,哲哲虽灭,毕丹终究是有担当之人,传朕的旨意,将其厚葬。”

-------------------------------------------------------------------------------

新年即将到来,此时的京师已经提前有了喜庆的气氛,前时皇帝御驾亲征,王师直指哲哲,眼下大军凯旋,搬师回朝,胜利的无穷喜悦使得新年的喜庆之气比起往年来,越发地浓厚了。

“……将近四个月在外不曾回来,京中似乎有不小的变化。”此时已经是严冬,天气寒冷,北堂戎渡骑在马背上,深深吸了一口京都之中的空气,一旁孟淳元一身戎装,道:“陛下在外数月,回宫之后还是好生休息几日才好。”北堂戎渡微笑道:“朕正当盛年,精力旺盛得很,你却担心什么。”说着,环视四周,满目所见,虽是寒冷的冬季,却仍然可见繁华,酒肆店铺林立两旁,完全是太平年月的兴盛气象,北堂戎渡骑着马,在大军前面徐徐而行,道路两旁尽是围观的百姓,万头攒动,人群中不断发出欢呼之声,山呼万岁,如今哲哲灭亡,天下才是真正统一,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再不会有刀兵征战,自然国泰民安,想必日子也越发富足,北堂戎渡见状,脸上也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不免心底叹息,转眼间这么多年过去,如今这天下,已尽入自己之手,一时感慨良多,侧首对身旁孟淳元道:“……三日后大宴群臣,这两年大家都辛苦了,朕自有赏赐。”他说着,心中却想着快些回到宫中,好去见那人。

群臣和宗室乃是在城外相迎,而外宫门前则是大批的内侍宫人,其中大多都是嫔妃派来打听消息的,此时见皇帝回宫,许多人立刻向内宫飞奔而去,迅速报信去了,一时许多繁冗的规矩过后,北堂戎渡总算腾出身来,坐上软舆,吩咐道:“不去别处了,告诉所有人也不必等着,朕要休息……启驾,回永仙宫。”顿时内侍答应一声,仪仗就向着内宫行去,半晌,到了永仙宫,北堂戎渡下了舆,一群早已等候多时的太监宫女齐齐行礼,北堂戎渡却只招手示意前面的陆星过来,问道:“……父亲近来可好么?”陆星忙道:“回皇上的话,皇爷身子康健得很,皇上离京的几个月来,并没有丝毫不妥。”北堂戎渡听了,便点点头道:“这就好。”

北堂戎渡此次御驾亲征,京中之事自然早已提前安排妥当,北堂尊越身边也有布置,只因北堂尊越虽然退位十数载,但北堂戎渡既然率大军出击哲哲,不在京中坐镇,那便要以防万一……一时间北堂戎渡进了永仙宫,此刻他尚是一身戎装,更增添几分威严,却片刻也不停留,只径直由太监引着进到里面,须臾,一道朱门出现在面前,不需北堂戎渡开口,两边的宫人已经自动将门打开,北堂戎渡走进其中之后,却只定定站在原地,久久不曾再动上一步。

此时正是下午,殿内明亮,足够看清楚每一个角落,一个身穿黑色绣金线便服的男子正坐在一张椅子上,聚精会神地看着一卷书,黑发在脑后系着,神态十分放松,在看到对方的一刹那,北堂戎渡忽然就生出一种极其微妙的感觉,有些酸,有些涩,有许许多多的话想要对这个人倾诉,但当下却努力按捺住了这些情绪,慢慢走了过去,道:“……二郎,我回来了。”

父子相见,自是欢喜,北堂尊越放下手里的书卷,凝目看向北堂戎渡,只觉得他似乎清减了些,一时顿了顿,终究站起身来,似乎准备说些什么,却不防北堂戎渡突然快步走了过来,猛地将北堂尊越紧紧抱住,沙哑道:“二郎……二郎……”北堂尊越只当他是久别重逢,要宣泄这思念之情,便用手拍一拍北堂戎渡的肩头,道:“不过是离京几个月罢了,作这种模样干什么!”北堂戎渡却只是表情似哭似笑,将脸埋在北堂尊越的颈窝处,低声道:“抱歉……”说着,更是将双臂收紧,用力搂住男人:“我这一路上,总是在想你,你可也在想我么?只怕也是日日都想着的,是么。”北堂尊越听了这话,顿时心中微微一滞,一只手却不自觉地揽了北堂戎渡的肩,道:“……朕可不想听你一回宫就说这些肉麻的东西。”北堂戎渡贪婪地深嗅北堂尊越身上的气味,说道:“便是再肉麻些,那也只是对你一个人说的,有什么要紧。”

北堂戎渡说着,轻轻吻上北堂尊越的脖子,缠绵无尽,温柔无限,若是没有深切的爱意,若是没有愧疚辗转的心情,就不会有这样的一吻,北堂戎渡忽然很想告诉北堂尊越自己知道了些什么,曾经又误会过什么,他想要告诉这个人自己错了,错得有些可笑,很自大,很愚蠢,可是纵然说了这些又能怎么样呢,终究不能够抹去已经发生的事实,他只能给予对方这样一个温柔如水,却又迟到了十七年的吻,北堂戎渡忽然间就理解了当年北堂尊越将那决绝如斯的一剑刺在自己肩头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深爱深恨……北堂戎渡拥住北堂尊越,轻声喃喃道:“我做了很多错事,不过总算还好,现在我们到底还是在一起的,你说对吗,二郎。”

晚间两人早早上榻安歇,半夜里北堂戎渡忽然惊醒,坐了起来,这么一来,将身旁正拥着他熟睡的北堂尊越也扰醒了,北堂尊越剑眉微皱,看着额头微渗细汗的北堂戎渡,沉声道:“……怎么了?”北堂戎渡已经缓了过来,闻言便有些歉意地抚了抚北堂尊越的黑发,想说什么,但到底没有说出口,只道:“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北堂尊越听了,便不在意,翻身面向床内,重新合上双目,道:“……那就睡罢。”北堂戎渡却搂住男人,下巴轻轻压在对方的肩头,柔声道:“……二郎,你告诉我,这么多年了,你还恨我么?”北堂尊越的眼皮顿时微微一动,半晌,才仿佛有些不耐烦地道:“……聒噪!”北堂戎渡却不以为忤,只轻舔着北堂尊越的耳垂,道:“其实我也不太在乎这个了,反正你一辈子都是我的,下辈子也还是我的,你最多恨我做事可恶,恨我有负于你,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点恨那些怨又怎么能及得上你我绵绵情意,恩爱如海。”

北堂尊越似乎有些抹不开面子,仍旧闭着双眼,不耐地道:“……你大半夜将朕吵醒,就说这些?”北堂戎渡忽然笑了,柔声道:“不,我是想说……我想说我欠你的会慢慢还你,若是还不完,下辈子继续还你就是了。”北堂尊越嗤笑一声,道:“……你倒打的好算盘。”北堂戎渡也不恼,温柔亲吻着北堂尊越的耳际,微笑道:“二郎可是觉得不公平么?……那么,下辈子就让我来做爹罢,二郎来做儿子,向来儿女是父母的债,那你就向我来讨罢。”

“……就算讨不清也没关系,我们还有再下一世。”

作者有话要说:

三百七十五 番外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正极十八年,冬。

上书房里点着安神香,烟雾静静,周围虽有七八个内侍等着随时伺候,却都不闻一声,北堂戎渡一身便服,家常的打扮,只是唇间却已蓄了短髭,平添了几分帝王的英武与威严,一时北堂戎渡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提了提神,把书案上的折子给稍微归拢了一下,这才又从中取了一本,翻开细细阅览,一旁的中年内侍忙卷袖重新磨墨,然后取御笔蘸好墨汁,递进北堂戎渡手里,见皇帝批了这半天的折子,神色之间似乎已经有些疲乏,便低声说道:“……陛下,小厨房里正熬着素粥,不如取一碗来?陛下热热地喝上一碗,也能休息片刻。”

“也好。”北堂戎渡想了想,便答应了,又道:“熬的是什么粥?”内侍道:“回陛下的话,是枣仁粉核桃小米粥。”北堂戎渡听了,便笑道:“……父亲倒是也喜欢喝这个,叫人盛一盅送回永仙宫。”内侍躬声应道:“是。”朝下面比个手势,一个小太监便轻手轻脚地下去办理。

不多时,粥送了上来,北堂戎渡拿起汤匙慢慢喝着,热乎乎的粥水入肚,确实舒服,北堂戎渡喝了一碗,觉得那点疲倦之意已经消去了许多,便接过内侍递来的丝帕擦了擦嘴角,重新拿起折子看了起来,他批了几本之后,又喝了一口热茶,目光却落在了另外一堆的折子上,北堂戎渡动手翻了几下,很快找到了一张折子,乃是有关恭嘉公一事,北堂戎渡仔细看了看,面上忽然就露出了一丝微沉之色,顿了顿,落笔批了,又问道:“恭嘉公已经势沉至此了么?”

内侍听皇帝问起,便躬身道:“回陛下的话,太医院已经有了论断,恭嘉公……只怕就在这几日了。”北堂戎渡听了,放下笔,脸上的表情动了动,却看不出喜怒,只道:“……朕知道了。”一时起身命小太监取大氅来,又对那中年内侍道:“叫人去备驾罢,朕去一趟国公府。”

眼下已是严冬时节,天气很是寒冷,北堂戎渡轻车简从,出宫前往国公府,车厢里生着暖炉,虽然暖和,却似乎微有些闷烦,北堂戎渡坐在车内,闭目静思,心里静静想着一些事情。

一时到了国公府,钟家人眼见皇帝登门,自然是忙乱不迭,有下人急忙飞跑入内通报,很快国公世子匆匆迎出,北堂戎渡示意不必做这些繁琐礼节,只让人带路去恭嘉公所在的居处。

房内一片沉寂,榻上躺着一名中年男子,容色憔悴,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两名太医在侧,恭嘉公的子女陪在床前,几个生育了儿女的妾室原本也陪着,但方才听到消息,皇帝已经亲临,她们身为姬妾,哪里有觐见天颜的资格,都已经退下,一时外面有人道:“……陛下到!”室中众人立刻伏地拜下,只见厚锦帘子一掀,一个裹着黑色中毛熏貂大氅的男子便走进屋内。

男子身材高大,戴着赤金镶红蓝宝石冠,容貌俊美无比,正是北堂戎渡,说来也巧,就在这时,原本已经处于昏迷的中年人居然微微醒转过来,两眼一瞬不瞬地盯着皇帝,嘴唇轻轻翕动着,北堂戎渡眸色幽幽,示意恭嘉公的几个子女起来,一面自己走上前去,在床边坐了,他看着床上的中年男子,心情忽然就有些复杂,顿了顿,沉声道:“……钟愈,朕来看你了。”

皇帝亲自到病重的臣子家中探望,这已经是极大的荣宠了,钟愈原本已经很虚弱的呼吸开始变得激烈起来,突然就连连咳嗽了几下,目光却直直地盯在北堂戎渡的脸上,然后又移到室中其他人那里,他咳了这几下之后,精神却似乎好了起来,蜡黄的脸上竟然也依稀有了一丝红润,众人见状,知道这已经是回光返照了,几个儿女忍不住掉下泪来,钟愈却摆了摆手,很有些精神地道:“……不妨事。你们都下去,本公与陛下有话要说。” 北堂戎渡会意,便沉声道:“……都下去罢。”两名太医便躬身退下,几个孩子抹着眼泪,也只得一起出了房间。

一时室中只剩下了君臣两人,北堂戎渡知道钟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因此并无他言,只道:“……卿有什么话,不妨与朕说来,有什么不放心之事,朕自然会替卿结了心愿。”钟愈点点头,道:“臣有二子二女,大儿已经是朝廷封的世子,臣死后自会继承这爵位,只是他年纪不过十六,还望陛下看在臣面上,照拂几分。”北堂戎渡道:“这是自然,卿便放心就是,卿有功于社稷,只要钟凌不曾有大逆谋反之罪,朕便保他一世无忧。”钟愈面露笑容,似乎有些安慰,又道:“钟兴今年十四,武艺倒还过得去,陛下看臣一点薄面,将他补进侍卫里罢,替陛下护卫宫廷……”北堂戎渡点一点头:“那便提个御前二等侍卫,常在朕面前行走的,日后自有他的前程。”说着,不待钟愈再开口,只道:“两个丫头还小,将来朕亲自指一门好亲事,不叫她们受了委屈……卿这些年替朕做过些什么,朕都有数,不会亏待你后人。”

钟愈笑着点头,却忽然颤颤握住了北堂戎渡的手,那只手雪白晶莹如美玉,骨脉修长,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曾有什么变化,钟愈眼眶已经有些红,却笑着道:“一转眼这许多年过去,陛下还是一如当年,臣却早已经不年轻了,好在如今尚不算老,还看得过去,如此想来,得了这病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不然等到日后垂垂老矣,鸡皮鹤发之际,实在不堪见陛下。”

北堂戎渡心中有些难言的滋味,道:“何必说这些无用之事。”钟愈攥着男子的手,目光痴痴看着北堂戎渡俊美的面孔,轻声道:“当年与陛下初见,想来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只是臣直到如今,也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时候陛下与臣都还年轻,臣当时就想,世上怎会有这等美人,莫不是精怪变化的?”钟愈说到这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北堂戎渡看着男子尚且残存几分英俊的面孔,想说什么,却到底没有说出口,钟愈忽然止了笑声,将北堂戎渡的手拿到唇前轻轻一吻,说道:“臣曾经想过,这一生是不是就因为贪慕陛下美色,所以甘愿以供驱使?陛下只要一句话,臣便无有不从,臣究竟是爱慕陛下,还是爱慕陛下容貌?臣想了许久,也想不清楚究竟是什么答案。”北堂戎渡听着对方的话,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他对面前这人从头到尾似乎都只是出于利用的目的,然而,这个人也并不是不知道的……

钟愈微微一笑,却贪婪地看着北堂戎渡,他伸出手,缓缓抚上了男子光洁的脸,轻柔地抚摩着,北堂戎渡也不阻止,只任他抚摩,钟愈摸了片刻,就道:“……陛下对臣,应该不曾有过情意罢?”北堂戎渡听了,没有回答,钟愈似乎已经料到了男子会有这样的反应,因此也并不失望,只笑道:“臣年轻的时候很多事情都不明白,后来渐渐看清楚了一些事,可惜还是心甘情愿……都说天心难测,陛下所想,做臣子的又岂能揣测得到,只是,在陛下心中,即便不曾有过情意,至少也总有臣一个位置,毕竟臣还是有用之人,如此,也没有什么不好。”

说到这里,钟愈的眼神似乎开始渐渐明亮起来,他攥紧了北堂戎渡的手,笑说道:“北堂,我一生不曾娶妻,只许姬妾为钟家留下香火,绵延子嗣,在我心中,唯有你是我共枕之人,你可明白?你身为帝王,坐拥江山,只怕不会在意一个微不足道的钟愈,钟愈却可以为你抛家撇业,只博美人一笑……”说到这里,男子的眼前开始模糊,周围的景物都渐渐看不清楚了,只能看见北堂戎渡一个人,方才还有着红润之色的面庞迅速灰败起来,抓着北堂戎渡手掌的右手也越来越无力,却还笑着,贪婪地看着北堂戎渡,低声道:“我遇北堂,此生又哪有什么遗憾……”北堂戎渡眼见男子不好,立刻回头朝向门口,扬声喝道:“……太医进来!”

话音方落,两个太医已经急匆匆地快步跑了进来,钟愈的四个儿女也跟着进来,北堂戎渡回过头,却见床上的男子已经面带笑容,再也不动了,其中一个太医伸手在钟愈的鼻下和心口探了探,便轻声道:“陛下,国公大人已去了……”几个年轻人听了,立刻放声痛哭起来,北堂戎渡微微一闭眼,心中有一丝波澜翻过,他站起身,看了床上的人一眼,想起二十多年前那个初次相见之下,看他直看得发呆的青年,忽然就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淡淡滋味涌上心头。

---------------------------------------------------------------------------------------

永仙宫。

桌上的青花瓷碗已经空了,碗底还有一点残余的粥渍,北堂尊越坐在一张矮榻上,面前跪着一名年轻女子,鸾衣璀璨,凤目长长,一张绝色面孔上有着桀骜英隽之色,正是北堂佳期。

北堂尊越面色冷冷,道:“……你想也不必想,此事朕决不会替你做主,你再拖几年也一样没用。”北堂佳期倔强道:“出家人又怎么样?我心里喜欢他,根本不在乎他是什么人。”北堂尊越冷喝道:“你知道什么!”他心中烦躁,却又不能把有关那人的事情告诉北堂佳期,偏偏这丫头的脾气和他太像,只怕是拗不过来的,一时不免心烦意乱,索性喝道:“……出去!别在这里让朕看着心里添堵。”北堂佳期也是极犟的人,闻言便站了起来,紧咬着下唇道:“我就是认定他了,祖父和父皇即便不答应,我也不会嫁旁人。”北堂尊越闻言大怒,重重一拍矮榻,道:“……混帐东西,还反了你了!那牧……木头和尚也不待见你,你堂堂一个公主,倒还自己贴上去,莫非你要逼婚一个和尚不成?朕和你爹的脸面都叫你丢干净了!”

北堂佳期满面坚定之色,只站着不动,一副倔强之极的模样,北堂尊越看着就来气,呵斥道:“滚下去,没想清楚就别来见朕。”北堂佳期眼圈红了,却硬气地不说话,转身出去了,北堂尊越深吸一口气,忽然有点苦笑,摇头道:“这混帐丫头,倒跟朕以前一个德行……”一时殿中再无旁人,北堂尊越安静了一阵,忽然脱了靴子,在矮榻上盘膝坐好,闭上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闭起的双眼忽然无声无息地睁了开来,北堂尊越伸开腿,穿上靴子,下一刻,门便开了,有人走了进来,北堂戎渡脱下黑色大氅随手放到一旁,见北堂尊越正坐在窗下的矮榻上,便柔声道:“……听说刚才佳期那丫头来了?”北堂尊越微微哼了一声,冷然道:“她来这里无非就是给朕找气。”北堂戎渡顿了顿,皱眉道:“又是那件事?”一时双眉深锁,坐到北堂尊越身旁,抚膝道:“这丫头……”心中想起牧倾寒,不由得百味陈杂。

北堂尊越却是瞥了他一眼,冷笑道:“……那混帐东西从小到大让你宠得无法无天,如今连朕也敢顶撞!”北堂戎渡苦笑,道:“别总说我,你不是也一样?要是认真说起来,你比我更宠她,咱们大哥不笑二哥。”北堂尊越听了,倒也有些哑然,便不再说什么,北堂戎渡心中暗道果然是孽缘,却没有什么法子,只得叹息连连:“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原本咱们也不必管她,她即便是以堂堂公主之尊看上一个出家人,朕也不会阻拦,可偏偏那人却是……”

北堂尊越冷哼一声,不接话,北堂戎渡继续道:“若真的是两情相悦也还罢了,朕也不是不能答应,可牧……那人对佳期……朕又怎能由着她的性子?只会害了她一生罢了!”说着,也觉得苦恼,很是烦躁,北堂尊越看他如此,沉默了片刻,却是伸臂揽了北堂戎渡,北堂戎渡见状,便凑唇过去,吻上了男子的薄唇,北堂尊越剑眉微皱,想来是被胡子扎到,就有些不耐烦:“……你留这胡子做什么!”北堂戎渡微微一笑,道:“我都这个年纪了,又是皇帝,总该威严些才好,难道二郎不喜欢我蓄须么?”北堂尊越扬眉道:“你留了这胡子以后,看起来倒比朕的年纪还大些。”北堂戎渡嗤嗤笑了起来,说道:“不如二郎也蓄上,与我一样?”

两人说着说着,便渐渐缠在一起,倒在了榻上,半晌,忽然只听北堂尊越沉声道:“……还不下去?莫非等朕踹你下去不成!”另一个声音却懒洋洋地道:“二郎怎么这样狠心……我已经很久没有与你亲近了……”男人不耐烦地道:“……少来聒噪!”话音方落,只听‘扑通’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原来却是北堂戎渡被北堂尊越从身上一脚给踹到了榻外。

一时北堂尊越坐起身来,略略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袍,北堂戎渡坐在地上,前襟大开着,露出一抹雪白的胸膛,嘟囔道:“真是不近人情……”北堂尊越懒得看他,只道:“跟你说了多少遍,冬天别想着做这码事,你自己身子自己知道。”北堂戎渡无奈,只得从地上爬起来,又百折不挠地缠上去抱住北堂尊越,道:“那你陪我说说话……对了,我叫人送的粥吃了么?”

接下来是两人独处的安静时光,下午北堂戎渡又在殿中批了一会儿折子之后,便在窗下的矮榻上睡午觉,午间的阳光很是稀薄,冷冷淡淡的,风吹过窗外,拂落了枝上的沉甸甸积雪。

北堂尊越坐在一把椅子上,翻看着手里的书,半晌,他放下书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看外面的风景,忽然,不远处架子上的鹦鹉却振了振翅膀,叫了起来,北堂尊越微一皱眉,同时右手一弹,那鹦鹉顿时就仿佛被什么打中了一般,当即晕了过去。

此时榻上的北堂戎渡鼻息沉沉,睡得很香,并没有被吵醒,北堂尊越转过身,看着对方的睡颜,俊美冷静的脸庞上终于显露出一丝柔和之色,北堂尊越弯下腰,在北堂戎渡的唇上略略一吻,然后重新走到窗下,面色复杂,窗外风声阵阵,道不尽心中百般滋味。

-----------------------------------------

三百七十六 番外 输赢

正极二十年,皇宫。

大殿内安静如止水一般,床前的明黄帐子掩得严严实实,里面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两个人。

北堂戎渡正自熟睡,齐胸盖着薄薄的锦被,此时外面的天还是刚刚亮,在他身旁,北堂尊越却是已经醒了,正侧身半撑着身体,凝目静静地看着北堂戎渡,北堂戎渡显然睡得很香,神情安然,北堂尊越一根修长的食指轻轻在他散开的长发间滑动着,凤目中有着柔和的光泽。

一转眼,已经是二十年……北堂尊越眸色深沉,他凝视着面前的人,心中有些莫名的滋味,未几,北堂戎渡的眼皮开始颤了颤,既而打了个呵欠,悠悠醒转过来,很快便睁开了眼睛,顿时视线里就映入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北堂戎渡有些惊讶,笑道:“怎么醒得比我还早。”一边说着,已习惯性地伸出手,去抚摩北堂尊越的脸颊,北堂尊越微眯着眼,捉住男子的手,道:“……时辰已经不早,你还要懒到什么时候?”北堂戎渡索性展开双臂抱住北堂尊越,在男人结实的胸前蹭着,抱怨道:“二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原来我马上就要四十岁了……”

北堂尊越听了这抱怨,貌似有些不耐烦地一拍北堂戎渡的脑袋:“你也知道自己快四十了?那就别再向朕撒娇作痴的!”北堂戎渡紧搂着男人不撒手,在对方胸前又拱又蹭,嘟囔道:“你也不知道安慰安慰我……再说了,我就算真的撒娇又怎么样?我即便年纪再大,也是你儿子。”北堂尊越忽然扬手在北堂戎渡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今天不是有早朝?那你还打算在床上赖到什么时候!”北堂戎渡哼哼唧唧地抱怨道:“不早朝了,我干脆就做个昏君算了……”

两人罗嗦纠缠了好一会儿,这才起床,唤人进来伺候,北堂戎渡伸着胳膊让内侍为自己穿衣,忽然却对北堂尊越说道:“二郎,我近来练功之际总有些气息紊乱……”北堂尊越微微一凛,道:“若是如此……你要多当心些才是,不可躁进。”北堂戎渡笑了起来,道:“我知道的,你不要担心。”一时间穿戴梳洗妥当,又陪着北堂尊越一起用了早膳,这便上朝去了。

法华寺。

柔软雪白的裙角无声拂过细草,草叶上的露水打湿了裙沿上精致的刺绣图案,也湿了雪白的靴帮,女子凤目长眉,青丝半挽,斜插一支七宝琉璃簪,神色匆匆,半晌,她终于来到后山一处安静的所在,就见河边一个身穿灰色僧袍的人影正在练功,女子见状,金色的双目中闪现出一似淡淡的情绪波动,却并没有继续走上前去,只是就那么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

许久之后,那人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在河边蹲下,掬水洗了手脸,北堂佳期这才走了过去,却不说话,只是看着对方,牧倾寒站了起来,英俊的面庞依旧微显苍白,并不见老态,唯有眼角却已经有了一两道细细的纹路,北堂佳期就这么看着他,半晌,才道:“……你就当真不肯给我一个机会?戒尘,你我已经认识这么多年,我的心思你最明白,你告诉我,我究竟有哪里不好,你为什么就不肯与我在一起?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北堂佳期说着说着,心中已酸涩无比,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这个人,可是偏偏又不能不爱,她有着尊贵的身份,有着动人的美貌,有着高强的武艺,这一切明明可以让天下绝大多数的男子趋之若骛,但是这个人却不为所动……可是真的是不为所动吗?那么曾经的某些眼神,某些笑容,难道统统只是她自己的错觉?不!

牧倾寒看着面前容颜绝美的北堂佳期,忽然就再次想起那个人,那个人啊,那个人,他敲碎了多少木鱼也断不了对她的思念,念了多少遍佛经也无法真正斩去那一缕尘缘,那人就是烙在他心里的一个疤,刺在上面的一道伤口,是一生也褪不去的印痕,哪怕用时间刻意地去渐渐将其掩盖,可是只要某一日再次想起,那么无论上面已经盖上了多少尘土,所有的一切却还是重新浮现出来,历历在目,清晰无比……牧倾寒缓缓捻动着手里的一串佛珠,口中颂着佛号,面色无喜无悲,北堂佳期银牙紧咬着嘴唇,袖中的指尖轻轻颤抖,她眼中有着情意,也有着恨,久久之后,她突然笑了起来,道:“我们北堂家的功夫,若是练到一定的阶段,就需吸取别人全身的精元,男子会通过交合来达到目的,而对于女子,则未必是一定要通过这种手段,而是可以采取另一种方法,只是如此一来,所吸取的人数只怕会是通过交合所需要的三倍甚至更多……我练了这功夫,在几年前就已经到了这个阶段,为此,我取人性命无数,你是出家人,而我却满手沾着血腥,你是不是认为我是心肠狠毒的妖女,不愿意多见我?”

朴素的灰色僧衣被风吹起了衣角,牧倾寒念着佛号,想起当年那人说的‘我生性狠毒,心思狡诈,我不是什么仙子,而是妖女’的话,一时间无端心中一滞,佛号便念不下去了,他深深看一眼北堂佳期那如花容颜,忽然说道:“……公主,贫僧未出家之前,已经有过妻子。”

北堂佳期闻言,顿时全身一颤,她不愿意相信,可是牧倾寒此刻的样子却又不由得她不信,北堂佳期的嘴唇微微翕动着,半晌,才用力镇定下来,一字一句地道:“……那么,她是谁?”

牧倾寒却没有回答,他只是抬头望向天际,蔚蓝的天空明净如宝石,就像某个人那双清澈的眼睛,然而,他却并不是她……牧倾寒缓缓道:“贫僧未出家时,已有了妻子,贫僧曾经对她许下一生一世只为她一人簪花的诺言。”事隔多年再次说起此事,牧倾寒的语气平静如水,但心中却在想起那一世簪花的承诺时微微一痛,一股无法止歇无法忘怀的感情忽然就这么涌上心头,挥之不去,北堂佳期眼睁睁地看着牧倾寒苍白的脸上那种难以言说的神情,不禁死死咬着唇,那是她从未在对方脸上见过的神情,那样浓郁,那样深沉,让她嫉妒得就仿佛心头被谁狠狠刺中了一剑,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人曾经在她之前就已经得到了这个男人。

--那个女人是谁?是谁抢在了她的前面?北堂佳期心中泛着苦,又有恨,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早出生,为什么没有早些遇见这个男人,可是这一切却偏偏都是已经注定的,任凭她再如何身份尊贵,再如何美貌无双,有些事情也依然永远不可能改变或者重来。

牧倾寒仿佛恍然不觉,薄薄的嘴角化为平和的弧度,他看着天边,说道:“……公主大好年华,出身高贵,日后自有良缘,又何必要与一个出家人纠缠下去。”北堂佳期稳住心神,只问道:“她……是谁?”牧倾寒听了,右手不由自主地按上心口,在他怀里的这个位置,二十年来一直都贴身存放着一只锦囊,里面装有他和那人的头发,或许就已经是结发了罢……牧倾寒决然转身:“……她早已去世多年,贫僧此生不会再言及男女之情,公主请回。”

然而北堂佳期却不动,她定定站在原地,嘴唇已被咬得渗出了血丝,她紧握着拳头,看着牧倾寒缓缓远去,突然扬声说道:“你走,你走,你看你如何走得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将来总有一日,我定要登上那皇位,到时我看你又能去到哪里?你入山,我便铲平那山,你出海,我便填平那海,这一生你休想避开我,我定要与你纠缠不休!”

牧倾寒听了,脚步微微一停,他沉默了片刻,忽然就说道:“……殷公子为了公主,至今不曾婚娶,公主与其青梅竹马,何必一定要跟贫僧苦缠不休?”北堂佳期忽然涩声笑了起来:“终日相见或无情,一朝偶遇为知音……戒尘,我与子蘅自幼相识,也许在旁人眼中,我与他真的是天生一对,可是在我心里,即使我与他终日相对,却从来没有对他有过男女之情,而你,在当年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么亲近,这是其他人都没有给过我的感觉。”北堂佳期笑声不断,她抬手指着不远处的牧倾寒,道:“你可以走,可以对我避而不见,可是我就是认定了你,一年,十年,二十年,我总会有一天彻底捉你在手,让你再也离不开我。”

------------------------------------------------------------------------------------------------

北堂戎渡下朝之后,便登上龙舆,一时刚要命人摆驾回永仙宫,却见北堂新与北堂蔚身着亲王袍服,正一前一后地向远处走去,便扬声道:“……阿蔚,你过来。”北堂蔚闻言就回过头去,见是兄长招呼,便快步走了过去,北堂新也跟在后面,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龙舆前,北堂蔚恭谨施了一礼,面上含笑道:“皇兄召臣弟有事?”北堂戎渡笑道:“……你是就快要成亲的人了,府里可都准备妥当了?要是有什么缺的,去内务府知会一声就是,不必向朕禀报。”

站在一旁的北堂新面色平板,蟒袖中的手却已无声攥起,北堂蔚听了北堂戎渡的话,心中有些滞涩,面上却不显露出来,只轻声道:“谢皇兄。”北堂戎渡坐在舆上,微笑道:“淳元家的丫头朕是见过的,容貌不坏,性情也温婉,与你也算良配了,成婚以后莫要亏待了人家。”

北堂蔚几不可觉地垂眸,道:“孟大人跟随皇兄身边几十年,孟家小姐想必自然是没有错的,臣弟自会礼遇有加。”北堂戎渡点了点头,目光又转到一旁的北堂新身上,说道:“……新儿,你也老大不小了,等你皇叔大婚之后,朕也要留意给你物色一个好人家女子,赐与你作王妃,替你打理王府里上上下下的琐事。”北堂新听了,却淡淡道:“儿臣还没想过这些事,并不愿意这么早就成亲。”北堂戎渡皱一皱长眉,轻斥道:“胡闹,说这种孩子气的话,你莫非还小么,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自己也出宫开了王府,府里若是没有正妃打理,像什么话!”

北堂新听了父亲的话,有心想说些什么,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口,北堂戎渡便摆一摆手,随意地说着道:“好了,朕也不拘着你们年轻人了,莫要忘了时常去永仙宫给上皇请安。”两个年轻人齐齐躬身:“……是。”北堂戎渡便吩咐起驾,队伍就向着永仙宫的方向缓缓去了。

一时皇帝离开,周围就只剩下北堂蔚与北堂新两人,北堂新眼见父亲北堂戎渡的仪仗已经走远,便一甩蟒袖,大步向前而去,北堂蔚见状,立刻快步紧跟了上去,道:“阿新……”北堂新却是面色十分冷淡,脚下也不停片刻,只如常道:“皇叔有什么事?”北堂蔚见状,俊美的面孔上闪过涩然,正色说道:“阿新,我知道你心中愤恨,只是……”北堂新冷冷道:“不必说了!事到如今,你还说这些有什么用?你自去娶你的王妃就是,与我有什么关系!”

北堂蔚见他如此冷淡的模样,心中又气又急,索性一把拽住青年的衣袖,道:“……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又何必这样激我!”北堂新停下了步子,定定瞧着对方,忽然间就低低地笑了起来,道:“那又怎么样?莫非你要去跟祖父和父皇说,你不娶那孟家小姐了?因为你与我有私情?与你的亲侄儿?你会么?”北堂蔚顿时一滞,一时说不出话来,北堂新轻声道:“我很怀念小时候,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懂,整天只会在一起练功玩耍,一起读书……可惜,我们为什么这么快就长大了呢?”他说完,转身便走,身后北堂蔚一动不动地站着,北堂新大步而行,风吹得他的头发微微拂在俊美的面孔上,却吹不去他转身时倏然落下的泪水。

……

一时北堂戎渡回到永仙宫,北堂尊越正拿着剪刀在修剪花木,北堂戎渡从身后搂住男人的腰,笑道:“二郎好悠闲!”北堂尊越回头看了北堂戎渡一眼,道:“……这么早就下朝?”北堂戎渡舒舒服服地抱着情人的腰身,道:“今天没有多少事情要议,自然散朝要早些。”说着,双手开始不老实地在北堂尊越腰间揉捏着,暧昧道:“昨夜批奏折批到很晚,都没时间跟你亲热一下,现在时辰尚早,不如……”北堂尊越手上拿着剪刀,岿然不动地仔细修剪着枝叶,道:“……莫非你没看见朕正在忙?”北堂戎渡不肯撒手,纠缠道:“几盆破花草而已,难道在你眼里竟是比我还重要了?我明明比它们好看多了……二郎,你也理我一理啊……”

北堂尊越被他缠得受不了,沉下脸轻斥道:“……你能不能有些正形?有这个工夫,你怎么不去把正事办了!”北堂戎渡见他真的不耐烦了,只好灰溜溜地松开了手,自己去批折子。

午间两人用过膳,北堂戎渡便在一旁运功调息,北堂尊越坐在窗下闲闲逗着鸟,不知过了多久,北堂戎渡突然呼吸急促起来,眨眼间额上便沁出了密集的细汗,北堂尊越正给鸟添食水,一时忽然觉得不对劲,顿时回身看去,只见北堂戎渡紧皱着眉,忽然间‘噗’地张口吐出一口血来,北堂尊越脸色立变,想起北堂戎渡今早说的话,只怕是近来他有突破的迹象,但修为到了这种高度,所谓的突破同时也意味着凶险,一个不好,只怕走火入魔也未可知!

北堂戎渡吐出一口血之后,只觉得全身筋脉仿佛针刺一般的疼痛,胸口气血翻涌,他勉力运功想要压住,却似乎力有不逮,竟是提不起什么力气来,脑子也开始昏沉,北堂戎渡顿时心中一凛,知道自己只怕是有了大麻烦,他艰难忍着,想开口,却只觉得全身酸软,内息渐渐不畅……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将他紧密地环住,一只手贴在他的小腹位置,同时耳边已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抱元守一,气固成真……”与此同时,一股磅礴的真气徐徐注入丹田,将紊乱的气海逐渐理顺开来,北堂戎渡在昏迷前的一刹那,只余下一个念头:怎么会是他?

……再醒来时,已经是掌灯时分,北堂戎渡渐渐清醒过来,只觉得身上并没有什么不适,他缓慢睁开眼睛,周围是熟悉的景物,灯火通明,身下高床软枕,满目所见,静悄悄地没有一个人影,若非口中还隐隐残余着一丝血腥气,几乎就以为下午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北堂戎渡慢慢坐起身来,灯光中,面上神情隐晦,他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有些难以相信,可偏偏当时那熟悉的声音,那比从前还要磅礴浩大的内力,那个怀抱,除了那个人,还会是谁?可是,若真的是他,那么又为什么……一时北堂戎渡心神已乱,他勉强镇定下来,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殿外,见外面有听候吩咐的小太监,便问道:“……上皇呢?”

小太监道:“回陛下的话,皇爷正在书房。”北堂戎渡哦了一声,便顺着走廊行去,半晌,来到一扇朱门前,他迟疑了一下,然后伸手轻轻推开了门,紧接着就看见北堂尊越正坐在书案前,神色安然地看着手内的一卷古书,见他进来,便道:“醒了?”一面说,一面放下书,取过旁边的小银剪子,将案上搁的蜡烛剪去一截发黑的灯芯,让烛焰渐渐明亮起来,北堂戎渡站在门口,万般言语积聚在胸腔里,最后出口的却只有一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这话问得有些没头没脑,北堂尊越却明白是什么意思,他重新将灯罩给罩上,道:“……正极十年。”北堂戎渡听了,面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半晌,才沙哑着声音问道:“十年了啊……那你为什么……”他顿了顿,向前走了几步,定定看着不远处的男人,表情艰涩,一字一句道:“你既然早已恢复了修为,为何却什么也不做?你明明可以……明明可以……”

北堂尊越深深看了北堂戎渡一眼,良久,才忽然低低笑道:“不错,朕一向是争强好胜之人,只是……有些事,总比输赢更重要。”他悠然拿起案上的书,闲闲翻过一页:“……朕认了。”

室内一派寂静,北堂戎渡忽然间无声地笑了起来,表情似哭又似笑,他捂住脸,却有什么东西从指缝里流下,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知道,原来他在这场只有两个人的战争中,在这场与北堂尊越持续数十年的战争当中,从来都没有赢过,从来都没有,曾经他以为自己赢了,却不料,早已输得一塌糊涂。

灯光下,男人看书的样子认真而平和,北堂戎渡的心跳忽然加快,他很想问这个人,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开始,可以回到过去?这一次,可以吗?

他缓缓地走向这个人,这个让他输得溃不成军的男人,一步一步地走着,这一次,可以重新开始吗?

--可以吗?

--全书完

(新书《崩原乱》已经上传)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