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好的,景悄悄

小说:非爱,是爱作者:夏远远更新时间:2019-04-04 06:03字数:179647

周晓萌也打了哈欠,说,“你和房筠凯两个人真是够了啊,有福同享,享受到医院来了,你昨天晕菜的时候差点就吓死我了。”

而雨橙画着精致的妆容,但是难以掩饰她自己的疲惫,我醒过来的时候雨橙拍拍周晓萌的肩膀,说,“这里我来,你先回去休息休息吧。”

周晓萌的确是熬了几个通宵了,之前赶稿子就已经很累了。要是再不休息,估计该倒下的就是周晓萌了。等到周晓萌离开了,雨橙坐在我的身边,她给我端了些粥,“先吃点东西吧。”

我肚子很饿,肚子微微的隆起来,就是自己不饿肚子里面这个也要吃。我吃了三碗粥,才算是有了些力气。问了雨橙,“我一觉睡了多久了。”

雨橙说,“一天多时间,医生说你是压力过大,加上紧张所以才晕倒的,孕妇要保持身心平稳才行的。”

我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不过雨橙却问了我,“孩子都快七个月了,是大哥的吧。”

我点头。

雨橙就笑了,“你之前出国,其实也想偷偷的生下孩子,然后不告诉任何人?”

我还是点头,雨橙就笑了。“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你有了孩子,要不是看见了照片,我们估计还被蒙在鼓里呢,你知道大哥知道你有孩子的时候多激动吗,定了机票就往这边赶。”

雨橙跟我说这个,我心里面跳了跳。问,“房筠凯怎么样了?”

雨橙笑了起来,“你放心吧,大哥已经醒过来了,不过就是伤了筋骨,可能活动不方便,接下来要好好休养,相比之大哥,还是你比较重要的。”

我想要下床,不过雨橙按住了我的肩膀,“大哥吩咐过了,你不能下床的。你就躺在这里吧,而且,你现在的的的确不适合多动。”

我是想要看看房筠凯,不过这会儿我嘴硬,说了,“既然你们都来了,我就应该回去了。雨橙,就算你们知道了这个孩子是谁的,你们也不能抢走他,我就这么一个孩子,可是房筠凯以后还会结婚的。”

我说,说完以后就准备下床去,不过,雨橙还是按住了我的肩膀,“悄悄,或许你应该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雨橙不允许我坐起来,我也就躺在那里,雨橙看着我笑了笑,说了,“悄悄,其实大哥跟你离婚的时候,又想跟你复婚,后来又让你走,你就没有发生这里面有什么原因吗?”

安森和周晓萌都说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可我想不透,里面有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我那时候以为房筠凯误会我,而且他已经讨厌我了,所以才跟我说了不要再见的话。”我说,那时候听着那句话,心里面就跟在滴血一样。

“其实不是那样的。”雨橙坐在那里,思绪飘回了很远的地方,“大哥这个人有什么事情都不会愿意说出来,宁愿自己扛着也不会想要说出来,悄悄,大哥是个好人,他没你看见的那么坏。”

我知道。

“他跟你离婚的时候,私人医生告诉大哥,他的身体报告出现了一些问题。”房雨橙一句话,将我的思绪点燃,浑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

“什么意思。”我问。

“那时候医生跟大哥说,他得了眼癌。”这句话很平淡,没有什么高低起伏,可是却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胸口。‘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也希望是在跟你开玩笑,可是不是这样。”雨橙看着我说,“那时候我不光是我们觉得可怕,同样也是不敢相信的。”

“后来呢。”

“后来,医生说是误诊。”雨橙笑了起来,就像是峰回路转,现在又转了回来,不过事实不会那么简单。“只是后来大哥的眼睛还是出问题了,那次有人冲出来找大哥的麻烦,依照大哥的身手是很容易躲过去的,但是,大哥没有躲过去。后来去了医院住了好几天,但是都不敢告诉你。到了后面大哥的眼睛越来越不好了.....有时候会很模糊,视线也在下降,医生说怕癌细胞扩散,也采取过一些治疗。”

可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也根本不在房筠凯的身边。

“那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就想,如果能够跟我说说多好啊,至少让我能够陪着房筠凯。

“大哥不许我们告诉你的,其实你出国之前在医院见到你的那一天,我让你去看大哥也是有原因的,至少你去能够给大哥一些鼓励。那时候大哥正在准备接受手术。”雨橙说。

“只要手术成功,那就好了吗?”我刻意让自己很冷静。

“手术之后的痊愈率很大。”雨橙说,“不过,现在大哥还没有接受手术,因为大哥同样也怕....或许手术之后还是不能阻止细胞的扩散...”

已经不用再说下去,我已经能够明白雨橙的意思。如果有意外的话,房筠凯的路就是死。

“所以,房筠凯才想让我离开,对不对?”突然知道了里面的真相,我自己都接受不了。“你们觉得我是那种人吗?房筠凯是我的丈夫,他在病痛的时候,我却没有在他的身边。”

还没有等雨橙过来,我已经跳下床去了,推开房筠凯病房门的时候,几个医生都在里面,医生给房筠凯例行检查完毕离开之后,我走过去,房筠凯躺在床上冲我笑。

我没忍住一个拳头就砸到了他的身上,“房筠凯,你混蛋!”

房筠凯还是傻笑,“我是混蛋,你也不比我好哪里去。”

“这没有可比性,房筠凯,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你是要我以后都后悔一辈子吗?”我问,恨不得想要扑上去咬死他,就像是之前那次在他的肩膀上面留下的那个伤口一样。“你觉得自己这样很伟大?”

“至少这是我觉得最好的办法。”他说都还理所当然,我我觉得这分明就是狡辩。

“你都没有问过我,你怎么就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样想得。”我问,“房筠凯,我从来都没有跟你说过,我要离开你,就算你哪一天真的逃不过,真的会死掉,我也希望我能够陪着你。”

我抹了一把眼泪,“所以上次算是对你的惩罚,你骗了我一次,我也骗你一次,我们算是扯平了,以后我们谁都不欠谁的了。”我说,拉着房筠凯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我听雨橙说了,房筠凯,下次我不想你的事情从别人哪里知道,以后有什么事情你都要告诉我,要是有一天你真的瞎了,看不见了,我就是你的眼睛。我和毛毛都在你的身边。”

房筠凯拧着眉毛突然就问了,“谁是毛毛?”

房筠凯的关注力根本就不在我煽情的那条道上,倒是我问了我谁是毛毛。我搓了搓肚子,说,“就是里面这个。这个就是毛毛。”

房筠凯的脸上颜色更加好看了,“你就让我儿子叫毛毛?”

“鉴于你空白了这么长的时间,你也就只有听从的权利。”我说,就算是我蛮不讲理吧,可我就是想要说,“房筠凯,要是你下次在敢说出那些不负责任的话,以后,我会让毛毛见到你都装成不认识你。以后,你连看见我们的机会都没有。”

房筠凯裂开嘴笑了笑,牵了我的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说,“景悄悄,过来、”

我的肚子太大了,行动不方便,就怕会碰到了房筠凯哪里,不过我躺上去的时候,房筠凯的手就搁在我的肚子上,就像是每次我跟小孩说话的时候那样,摸着我的肚子。

下一秒他在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好的,景悄悄。我听从你的吩咐。”

我点点头,只能够微微的侧着身子,然后靠在房筠凯的胸前。突然就感觉到了一种归属感觉,好像飘散了这么多年了,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地一样。

房筠凯的医生是约在法国的一家医院里面,眼球部分的癌细胞并未扩散,采取了保守治疗,摘除眼球以后再移直眼球进来就好。而眼球则是一直都在等待中,等待是个很长久的过程,运气好或许很快就能够等到,但是运气不好,或许要等很久的时间。

但是房筠凯却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去了。

为了房筠凯的恢复,我们就住在我的那套小房子里面,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房筠凯的视线越来越不好,有时候能够看清楚,有时候模模糊糊,甚至是完全看不清。我挺着一个肚子还得去照顾房筠凯。

生毛毛的时候房筠凯的手术也快要准备开始了,一个捐献者出了车祸,眼球完整,这边都已经安排准备手术,但是戏剧的是在房筠凯还没有进行手术之前,突然阵痛就已经发作了。

雨橙和司青一大波人顿时从手术室转移到了另一个手术室,阵痛发作的时候,我都觉得好像是有什么在撕裂自己的身体一样,抽丝剥茧,身体里面一点儿的力气都没有。直到听见小孩洪亮的叫声我才觉得轻松了一些。还没有来得及看小孩,自己就已经晕过去。

是个很健康的男孩。

房筠凯做了手术以后病房挑了过来,就在我的旁边,雨橙他们抱着毛毛过来的时候房筠凯也就只是能够摸摸毛毛,小孩子出生之后本来就是皱皱巴巴,房筠凯倒是吐出一句,“怎么就跟毛毛虫一样。”

周晓萌拉仇恨,“诶,房筠凯,景悄悄还在旁边呢。”

不过房筠凯就笑了,“我说的是说话啊,我其实是在称赞景悄悄你,取名字取得好,毛毛啊,就跟虫一样,挺好的。不过,最丑的时候我是看不见了你们记得给我拍照片,等过段时间我就能够看见他的样子了。”

房筠凯笑着。

拆开纱布的时候,我们都围在房筠凯的身边,都屏住呼吸等着他睁开眼睛,那双眼睛还是幽深的,像是落着星子一样。我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房筠凯挑眉说,“景悄悄,我看得见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
易旺彩票